筆趣閣 > 明王首輔 >第1057章駙馬何在
  李大義和陶仲文這兩個首腦分子被干掉了,不過針對整座京城的大清洗才剛剛拉開序幕,所有城門很快便接到了戒嚴的命令,許進不許出。
  崇北坊的駙馬府此時還在張燈結彩,賓客盈門,李炳財穿著一新,站在門口迎接四方來賓,一邊忐忑不安地等侯著“兒子”李純把兒媳婦(永福公主)接回門。
  然而,李炳財沒有等到李純和公主,卻等來了兇神惡煞的錦衣衛和五城兵馬司的軍卒。
  近千名五城兵馬司的官兵把駙馬府圍得水泄不通,司馬轅則率著百來名錦衣衛直闖進門,李炳財嚇得面色煞白,戰戰兢兢地迎上前道:“軍爺,這里是駙馬府,你們這是作甚?”
  司馬轅冷笑一聲道:“老子抄的就是駙馬府,你就是李純之父李炳財吧?”
  “不是……是……噢不是!”李炳才聽聞錦衣衛是來抄家的,登時嚇得語無倫次了。
  司馬轅揚手就一個大耳刮子把李炳才抽得原地轉了個圈,罵道:“媽的,消遣老子呢,管你是不是,綁了!”
  身后兩名錦衣校尉立即上前把李炳才五花大綁了,司馬轅抽出繡春刀一馬當先沖出了前院,頓時像一群惡狼進了羊群,正在這里飲宴的賓客頓時嚇得雞飛狗跳,尖叫聲不絕于耳。
  司馬轅晃了晃手中的繡春刀,威風凜凜地大聲喝道:“駙馬李純實乃彌勒教反賊李大義,現在已經被擊斃,爾等識趣的便全部給老子坐下,屁股膽敢離開座位,一律當成白蓮反賊格殺勿論。”
  此言一出,賓客都嚇得駭然不敢動了,乖乖地坐在座位上等候錦衣衛核實身份!
  其實此時在前院飲宴的都是與李家關系淺的一些人,而且相當一部份是跑來拍馬屁拉關系的,真正的彌勒教眾都在后院吃小席呢。
  不得不說,這些彌勒教徒的警惕性確實高,前院的動靜很快便驚動了他們,在得知被圍后,這些家伙立即抄起家伙試圖突圍逃跑,然而,此時的駙馬府已經被圍得像鐵桶一般,又能逃得到哪里?
  經過一番激戰,這些彌勒教成員無一漏網,當場被擊斃十二人,活擒三十六人。
  話說李大義在京城一帶經營多年,以各種手段發展了一大批教眾,雖然去年偷襲徐府時中伏,絕大部份好手都成了神機營的槍下游魂,但京中還潛伏著不少漏網之魚。
  這次李大義化名為李純試圖騙婚公主,最后竟然得手了,于是李大義便把這些徒子徒孫全都召來喝喜酒,也好順便顯擺一下自己的神通廣大,如此一來倒是省事,直接一鍋端了!
  駙馬府被端后,清理行動還在繼續,第二個被查抄的是禮部右侍郎嚴嵩家,嚴嵩的原配歐陽氏、兒子嚴世蕃,還有兩個出嫁了的女兒均被收押待審,緊接著道士邵元節也被捕了,因為當初是他把陶仲文推薦給蔣太后的。
  駙馬(又)掛了,婚禮自然不可能再繼續下去,然而慈寧宮那邊顯然還沒收到消息,一身盛裝的蔣太后還在等著駙馬前來給她見禮呢,現在等到脖子都長了。
  此時的慈寧宮大殿內,蔣太端坐在主位上,一眾命婦則陪坐在兩側,大家喜氣洋洋地聊著家常,謝小婉、費如意和費吉祥也在其中。
  “太后,約定的時辰都過了!”老太監湊到蔣太后耳邊低聲提醒道。
  蔣太后不禁皺起了眉頭,面有不悅之色,暗道:“豈有此理,嚴嵩這個主婚使怎么辦事的,時辰都過了還不帶駙馬來來凝寧宮,倘若誤了永福出門的吉時,哀家饒不了他!”
  殿內一眾命婦顯然也察覺了異常,神色各異地向蔣太后望去,相熟的甚至交頭接耳,低聲地議論起來。
  別說是公主出嫁,就算是普通人家,倘若誤了吉辰都是了不得的大事,嚴嵩這個主婚使是怎么辦差的,竟然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莫非……又出了什么夭蛾子?
  唉,話說永福公主品貌都是上上品的,偏生在婚事上卻屢遭波折,本來早就到了出嫁年齡,結果張太后薨了,婚期只能延遲一年,緊接著第一任駙馬湯顯繼去年死在韃子手下,只能重新選婚,一拖又是一年,而眼看婚期就要到了,第二任駙馬孫斌又得病暴斃,只好把作為替補的李純扶正!
  倘若永福公主今日還是嫁不出去……!
  蔣太后雖然聽不到底下的命婦們在議論什么,但心里還是極不舒服,此時終于耐不住了,對著身邊的胡大海吩咐道:“去看看怎么回事!”
  然而蔣太后話音剛落,外面便傳來一聲高呼:“皇上駕到!”
  蔣太后不由吃了一驚,皇兒怎么來了?難道真的出事了?因為按照正常程序,駙馬在奉天殿叩拜完皇上便會馬上到慈寧宮,而現在駙馬還沒來,皇上卻來了!
  整座大殿頓時為之一靜,因為蔣太后能想到的,一眾命婦自然也想到了,她們神色古怪地往大門外望去。
  稍傾,便見身穿明黃滾龍袍的嘉靖神色凝重地邁了進來,身后還跟著一名身穿赤羅衫,頭戴梁冠,罩貂嬋巾的英俊青年,赫然正是靖國公徐晉。
  由于距離有點遠,徐晉身上的朝服又與駙馬朝服十分相似,起初大家還以為皇上親自領著駙馬來給太后叩頭呢,待到近前一看,這位唇紅齒白的英俊青年根本不是駙馬,而是靖國公徐晉。
  “相公!”
  “夫君!”
  謝小婉、費如意、費吉祥三女同時失聲輕呼,美眸齊刷刷的落在徐晉身上,滿眼都是濃濃的喜悅和思念,要不是在眼下這種公眾場合,三女都恨不得立即撲到男人的懷里。
  蔣太后估計是上了年紀,有點老眼昏花了,或許徐晉的相貌和氣質與李純也有點相似,她老人家此時竟然還沒認出來,疑惑地問:“皇上,怎么是你親自把駙馬領來的,嚴嵩呢?”
  嘉靖支吾著不知如何解釋好,徐晉連忙上前跪倒行禮道:“臣徐晉參見太后!”
  蔣太后愕了一下,定神一看,這才認出眼前的原來是徐晉,不由尷尬地輕咳一聲:“噢,原來是晉哥兒啊?你幾時回京的?”
  “臣約莫一個時辰前入的城!”徐晉答道。
  蔣太后露出和藹的笑容道:“平安回來就好,快快起來吧,今天是永福的大喜日子,晉哥兒回來得倒是及時。”
  “謝太后!”徐晉站了起來。
  蔣太后往殿門方向看了看,疑惑地問:“皇上,駙馬何在?”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