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敵從霸道開始 >第671章國公之子被狗吃了
    國公之子被狗吃了
    姬辰出手特別的慷慨與闊綽,每個人的獎賞都很豐厚,讓他們喜出望外、怦然心動。
    特別是柳無恨和許胭脂,每個人都得到了一株頂尖的藥皇,一個個樂的眉開眼笑。
    他們雖然都是人人懼怕的青鸞衛高官,但像這種級別的寶藥還是無福擁有的,如今從姬辰這里得到了,讓他們喜出望外!
    有了這樣的寶藥,眾人都有信心將自己的修為再度拔升一個臺階,而在這個世界上,有了實力,就擁有了一切!
    “謝指揮使大人!”
    所有人都在道謝,幾乎都是五體投地了,一個個開始死心塌地為姬辰辦事!
    短短一個白天的功夫姬辰就已經收服了這一個衛所,有這么多官員全心全意的為姬辰服務,很快姬辰就已經將這個衛所的一切都給收入了囊中。
    世上沒有不漏風的墻,更不要說姬辰做事風風火火這么兇殘了,青鸞衛死了這么多人的消息早就已經傳出去了,當天晚上古都督就來興師問罪了。
    這位從一品的右都督這一次率領幾百尊武圣高手而來,紫色長袍隨風飄蕩,金色的麒麟在夜空之中爍爍放光。
    “王紫氣,你上任之初就乖張暴戾,藐視國發家規,殺我青鸞衛大好兒郎五百三十九人,殺指揮使僉事一位,罪大惡極,該斬!”
    古都督怒氣咆哮,聲音之大震顫了整個衛所,幾乎所有的青鸞衛都沖了出來,聚集在了中央大堂面前。
    “來人,將他給我抓起來,明正典刑!”古都督大手一揮,頓時十幾位剽悍的武圣就沖了過去,要將姬辰給抓起來。
    姬辰身上黑龍戰甲出現,他大手一揮,擋住了那十幾位的沖鋒,帶著譏諷的說道:“古都督好大的威風啊,不調查清楚發生了什么就要斬掉下官,下官可是不服啊。”
    “調查清楚?某早已經調查清楚了!”
    古都督現在心里真的是很憤怒,沒想到姬辰竟然用這種掀棋盤的方式來對付自己,血粼粼的大清洗讓他心里很憤怒。
    “哦?原來古都督很清楚啊,青鸞衛指揮僉事黃伯光,聚眾謀反,公然刺殺上官,原來都督都已經知道了啊!”
    姬辰轟然起身,毫不畏懼的與對方對視,目光極具侵
    略性:“黃伯光此子罪大惡極,在刺殺之時被本官格殺當場,難道有罪嗎?”
    “你說什么?一派胡言!黃伯光會刺殺你?他一個區區指揮僉事,會去刺殺你堂堂指揮使?他瘋了不成?”古都督被氣的肚子疼,大聲咆哮。
    “對啊,下官也在想呢,他是瘋了不成嗎?”姬辰攤了攤手,繼續說道:“但是事實就是事實,黃伯光行刺是在大庭廣眾之下的,本官人證眾多啊!”
    “胡說八道!”古都督厲聲詢問:“白天到底發生了什么?誰來告訴本座!柳無恨,你說,一個字都不要說謊!”
    “末將遵命!”柳無恨認真的說道:“今天中午指揮使大人前來訓話,結果黃伯光此獠膽大包天,竟然敢刺殺指揮使大人,被格殺當場!”
    “嘎!你說什么!”古都督一顆心就沉淪了下去,他覺得今天的事情有些麻煩了:“是黃伯光刺殺王紫氣嗎?”
    “沒錯,就是這么回事。”柳無恨頂住對方強大的壓力,鄭重其事的說道。
    “一人之言不足為證,許胭脂,你說!”古都督看向了另一個人。
    許胭脂恭敬的說道:“回右都督的話,今天白天的確是黃伯光意圖刺殺指揮使大人,罪大惡極,被格殺當場!”
    “還有誰能證明?”古都督大聲喝問。
    那二十八位千戶還沒有離開,此刻齊齊站了出來,為姬辰證明,一個個斬釘截鐵,說的毫不含糊,完全無視了他這個右都督的威勢和暗示。
    一時之間氣勢洶洶的古都督為之一凜,突然之間,他發覺這個自己在麾下的衛所,變得如此陌生,無論是人還是物,似乎都牢牢打上了王紫氣的烙印!
    “好小子,算本座看走了眼,你還真有點本事。”古都督最后冷冷說道:“不過你還是要記住了,你不過是我手下的一員,我想怎么拿捏你就怎么拿捏你!”
    最后這些是古都督傳音給姬辰說的,就是要敲打他,但是姬辰當然不在乎,直接拱手送客。
    古都督吃了一肚子氣就轉身離開了:“這個王紫氣,手段不俗,不能留啊!”
    就在古都督心里正在盤算怎么對付姬辰的時候,跟他一樣想法的還有另一個人,那就是小國舅方乾!
    之前被姬辰如此折磨羞辱,又連累自家老爹和貴為皇妃的姐姐都當了對方的馬前卒,這讓驕傲不受委屈的方乾
    如何能忍。
    當命魂回歸的那一刻他就差點瘋了,將幾十個不如意的侍女、仆人都給殺了,紅著眼睛仰天怪叫,一定要殺了姬辰。
    不過他畢竟不是輔國公和古都督,想要殺一位青鸞衛指揮使可是需要很多籌劃工作的,轉眼五天的時間就過去了。
    時至今日姬辰已經完全掌控了自己手中的衛所,并且拜見了其他的兩位右都督乃是左都督,他出手闊綽,在一眾同僚眼中留下了很不錯的印象。
    這天晚上姬辰正一個人溜溜達達的走在路上,突然面前光影一閃,一道人影跪伏在了面前:“稟告大人,輔國公之子方乾要刺殺大人!”
    “胭脂老虎啊,呵呵,你起來吧。”姬辰滿意的笑道:“不愧是青鸞衛啊,連輔國公府里的隱秘消息都能打聽出來。”
    “大人,那方乾小王八羔子好像是找了有名的吳中四鬼來殺您,可要小心。”許胭脂神色凝重的說道。
    “放心,這種小風雨還不可能讓我翻船。”姬辰不以為意,繼續朝前走去:“你退下吧,不用跟著我。”
    再往前走,有風吹著濃霧席卷了過來,很快便將姬辰
    給籠罩在了其中,然后有幽幽鬼哭狼嚎之聲傳來,漫天都是白花花的紙錢灑落了下來。
    隱隱之中,有四道人影從濃霧和紙錢之中走了出來,這四人身形佝僂干癟,一個手持哭喪棒,一個握著喪門刀,一個手持判官筆,一個掌握生死搏!
    “這么快就來了啊,吳中四鬼!”姬辰背負雙手毫不畏懼,眉心豎眼睜開,這種小小的障眼法根本擋不住他的目光。
    “王紫氣,竟然敢折辱本國舅!還敢威脅我爹爹和姐姐,你罪該萬死,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本國舅要親眼看著你死!”
    在距離此地不遠的一處房間之中,方乾面對這一面鏡子狠狠開口,眼睛都紅了跟得了紅眼病一樣,而他鏡子之中有圖像轉過,赫然就是姬辰所遭遇到的一切。
    吳中四鬼也不多說,兄弟四人心意相通,幾乎同時殺到了姬辰的面前,動東南西北四個方位襲殺姬辰。
    而主攻的就是手持喪門刀的和手持哭喪棒的高手,他們都有武圣六重大圓滿的修為,有擅長合擊之術,一旦出手戰力節節拔升。
    但是姬辰怡然不懼,黑龍戰甲再度現身,他轟然一拳就砸了出去,黑漆漆的拳頭噴薄黃金的氣血光芒,同時硬
    撼喪門刀和哭喪棒。
    “鏗鏘!”
    兩件兵器被他同時給打飛了出去,有金鐵交鳴的聲音傳遍四方,讓姬辰皺眉的是這兩件兵器上面竟然傳來了精神攻擊,吳中四鬼的確是有些門道的。
    但是很可惜,他們遇到的是姬辰,姬辰眉心光芒通透,又有黑龍戰甲的保護,這點精神攻擊根本都不被他放在眼中。
    而這時候,另外兩人的進攻已經殺了過來,姬辰看都不看,反手就是一記大神通,六道輪回!
    “轟咔!”
    這一次姬辰可沒有留手,生死搏和判官筆同時炸開了,那兩位修士瘋狂的噴血,直接撞在了大地上面。
    “不好,情報有誤,這小子扎手,快點轉換惡鬼之體,咱們逃命去也!”
    手持哭喪棒的家伙一聲大吼,整個佝僂的身軀變得虛幻起來,竟然就跟煙霧一樣,變得沒有實體了,這樣保命能力將會大大提升。
    其他的三人也是一樣,在一個呼吸之間就完成了由實到虛的轉變,這是一種很神奇的功法,不過轉變之后他們不是再戰姬辰,而是轉身就逃。
    “走?你們以為自己還能走得了嗎?既然你們要殺我,那就要有被人殺的覺悟,給我死來!”
    姬辰再一拳打出了金光無限,道門大神通破空而出,無盡的兜率神火在半空之中化作一個道字,將那吳中四鬼都困在了中央焚燒。
    就算是他們都是虛幻之體,可也在大道之內,根本承受不住兜率神火的焚燒,頓時鬼哭狼嚎,一個個發出尖銳的號角來。
    濃煙滾滾之中,他們的身軀變得越來越虛幻,這四個殺手終于害怕了,開始瘋狂的求饒,但是姬辰根本不理會他們,便將其徹底焚燒成了虛無。
    “該死!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廢物,死了正好!這個王紫氣,命還真大啊,不過本國舅早晚會弄死你!”方乾恨恨離去。
    姬辰早就發現了他的存在,但卻也沒有去理會,反而嘴角帶上了一絲邪意的笑容。
    第二天中午,方乾忍不住又走出了家門,方無極根本管不了這個被自己寵壞了的兒子,所以他又出來了,仆從幾十,肆無忌憚的在街上走來走去。
    就在方乾又調戲一個小姑娘的時候,忽然傳來了一聲狗叫,方乾一抬頭就看到了一個牛犢子一樣的大黃狗,頓
    時心中不快:“哪里來的狗,打死了吃肉!”
    大黃狗也不怕他,突然張開大口,尺許長的嘴巴竟然迅速蔓延,一口便將方乾給吞了下去,然后在眾人的呆滯之中,大黃狗迅速消失不見了。
    過了好幾個呼吸,才有凄厲的喊叫之聲響徹了整個長街:“娘咧!輔國公家的公子被狗給吃了啊!”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