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敵從霸道開始 >第563章背叛殺局
    敖不凡站起身來朝著外面就走了過去,姬辰全程都沒有說過一句話,開玩笑,這些大佬可都是孔雀王、圣主那個級別的存在。
    人家開口說話,自己敢插話,那豈不是自尋死路?除非躲進火皇宮之中,否則就算是身懷三大至寶也沒有用,會死的很慘!
    姬辰的神念擴散,他感覺到了一絲奇怪的力量,敖不凡在被四位龍王拒絕之后,放下了心中最后的羈絆和枷鎖,反而整個人變得更加昂揚與強大起來。
    “走吧,現在的云夢大澤已經不是從前的云夢大澤了,清澈的湖水已經被污染了,烏煙瘴氣如同泥潭,與那幾大圣地也一般無二了,真是讓你見笑了。”
    敖不凡遁光裹住姬辰,一路沖著水面上而去,姬辰問道:“咱們現在去哪?去跟那些老怪物拼命嗎?我要殺一個圣主!”
    “哈哈,說實話,咱們兩個傻不愣登過去還不是送死?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我了,不會再那么莽撞與沖動,咱們去東海!”
    原來敖不凡的母親是來自東海水晶宮,乃是當今東海龍皇的親生女兒,當初東海龍皇被那旱魃重創陷,自我封印,所以才沒有趕上那一場大屠殺。
    不過現在東海龍皇已經痊愈了,所以敖不凡想要去東海,至少要先保住自己的性命,畢竟那幾大圣地是不會放任自己在外面跑來跑去,卻不聞不問的。
    “嗯?不大對勁啊!”姬辰突然之間就感覺到了一股徹骨的冰寒,全身的汗毛都炸了起來,心驚肉跳的感覺揮之不去:“敖老哥,有殺氣!”
    姬辰的黃金霸體厲害,但敖不凡的實力更強,他也感受到了不對勁,當即遁光裹住姬辰,速度全開,竭盡全力朝著東海的方向就飛了過去。
    就在這時,遠處出現了一張遮天蔽日的巨大符篆,一位長須中年人傲立在遠處的蒼穹之中,一股強橫至極的力量撼動了天地!
    這是一尊武圣,來自福祿圣地的武圣,這張符篆就是他施展出來的,朝著敖不凡就鎮壓了過去。
    “哼!”敖不凡冷冷出招,一只巨大無比的龍爪橫亙蒼穹,與那符篆惡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轟咔!”
    無數的驚雷閃電從天而降,兩尊武圣對轟的力量也是足夠驚人,在云夢大澤上面掀起了滔天的波浪,那符篆被貫穿了五個爪印,最終雙雙消亡,化作了虛無。
    遠處那位長須中年人身軀微微一個搖晃,在對轟之中竟然落在了下風,但他并不擔心,一陣光影變幻,又有三位武圣現出了身影來!
    “不好,此路不通,我們走!”敖不凡身邊有巨大的龍影閃爍,尾巴一甩獲得超人的加速度,帶著姬辰破空而去,在這種速度之下,很快就跨越了無垠的距離。
    “孽龍敖不凡,五行圣地在此,還不過來受死!”
    有
    五色的光芒滔天的爆發,化作一只巨大的錘子,上面有著尖刺,猙獰無比,比一顆星辰還要強力和巨大,朝著敖不凡惡狠狠的砸了下來。
    錘子還沒有下來,就已經掀起了可怕的罡氣風暴,下面的云夢大澤被生生壓下去了一個直徑百億里的大坑。
    “五行圣地,雜碎而已!”
    敖不凡發出嘹亮的龍吟之聲,一只龍爪就伸展了出去,在半空之中化作一柄驚人的龍劍,隨著一次驚人的碰撞,這一方虛空被打成了混沌!
    敖不凡轉身再度逃亡,這一次方向再度變幻,朝著正北方就去了,可很快有一顆顆的星辰浮現在了虛空之中,南斗圣地的武圣殺到!
    一顆顆的星辰演化一張浩瀚的星圖,群星閃耀、光芒沖天,開始朝著敖不凡和姬辰鎮壓了過來。
    “敖老哥,要不要用神器?”姬辰問道:“誅仙劍借給你,斬掉他們所有人!”
    “不用!”敖不凡有自己的傲氣與擔心:“這種魚鱉蝦蟹還攔不住我!而且不能用至尊神兵,否則那幾家的至尊神兵會都出現,到時候就徹底逃不了了!”
    敖不凡并不懼怕,以自己的身軀演化一柄神槍,豁然貫穿那星圖,不過這個方向已經殺不過去了,南斗圣地的武圣正在慷慨邁步,朝著他們追殺而來。
    這時候他們朝著西方去了,能夠逃到中土神州也是好的,但很顯然人家已經張開了天羅地網,不可能留下漏洞,要的就是徹底鏟除他們!
    “大衍圣地在此,孽龍你已經走投無路了!為黨建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吧!”
    有武圣大聲的呼喝,精氣神合一真的是太磅礴了,化作一根通天拄地的巨大光柱,有一根方天畫戟刺了過來,沿途裂開了驚人的水流丘壑。
    “盾!”
    敖不凡雙手飛速結印,無盡的水流化作了一面巨大的盾牌,上面無數的游龍在飛舞,穿梭在整個盾牌之中化作了筋骨。
    這一面盾牌的防御力之強令人發指,這時候那邊的方天畫戟正好刺在上面,有洪鐘大呂一般的聲音爆發了出來,無盡的光芒在呼嘯。
    一圈又一圈的沖擊波就這么擴散了出去,掀起了滔天的波瀾,一層層的湖水被削去了,然后憑空化作了虛無,云夢大澤都在浩蕩,在轟鳴,波瀾滔天。
    這種景象十分嚇人,不過敖不凡還是擋住了這一招,而且只是神色凝重到了極點,卻并沒有受傷,依舊帶著姬辰游走,想要尋找空隙逃出去。
    “封魔斬!”
    有刀氣撕裂了煙波浩渺,有刀意沖上了朗朗乾坤,一柄神刀從天而降,綿延億萬里,帶著斬殺一切魑魅魍魎、妖魔鬼怪的力量,當頭劈下。
    北堂世家殺到!
    敖不凡冷笑一聲,反手就扣了上去,隨著一聲金鐵交鳴的聲音,那一柄億萬里長的星河長
    刀被擋住了,然后當空被捏爆,碎片四散。
    “咻!”
    水面炸裂,一個黑衣刀客憑空出現,他手握一柄四尺長刀,上面染著龍血,嘴角帶著凜冽的弧度,轟然殺向了敖不凡。
    敖不凡掌心有一道傷痕,凜冽的刀意正在跟生命力作對,雙方瘋狂的絞殺,不過很快刀意被驅散,敖不凡的傷勢轉眼就好,然后一拳打了出去。
    “哐!”
    長刀嗡鳴顫抖,被敖不凡赤手空拳打的顫抖不已,北堂世家的黑衣刀客踉蹌著后退,每一步都將云夢大澤踩出了一個深邃的坑洞。
    這位北堂世家的武圣雖然被擊退,但是卻絲毫也不擔心:“敖不凡你果然厲害,被鎮壓了兩千萬年,非但沒有血氣枯敗,反而變得更強了!”
    “但是不管你如何掙扎,今天你是必死無疑了!我北堂世家再加上四大圣地聯袂來殺你,其實你已經足以自傲了!”
    “這一次真的是有些糟糕啊,沒有想到被算計了。”敖不凡冷冷說道:“想不到那四個老貨,竟然跟當年的仇敵沆瀣一氣,狼狽為奸了!只是連累了你啊。”
    “都是兄弟,說什么連累不連累的呢!”姬辰滿不在乎的說道:“就是來了些很普通的武圣,讓我提不起興趣啊,本來我還想殺兩個圣主過過癮呢!”
    那臨時的龍宮之中,四位龍王目光看向水面,雖然距離上面非常的遙遠,但是憑他們的修為,還是將一切都看在了眼中,任何一方的動作,都纖毫畢現。
    “呵呵,現在已經不是龍神還在的時候了,看起來咱們的太子殿下連這個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啊。”赤龍王冷笑著說道,非常的殘忍無情。
    白龍王點了點頭:“沒錯,只要龍神的后人不死光,我們頭頂的那一片烏云就永遠不能散去!本來他在那封印之中,我們礙于大道圣地還不好出手!”
    “但是他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自作聰明的從哪里逃出來!難道平平安安的去死不好嗎?為什么非要攪擾的天下大亂,蒼生染血呢?”
    黃龍王英俊的臉上毫無感情:“我們不好自己動手,就只能借刀殺人了!那五家可是比我們更擔憂啊,恨不能早一步斬掉這頭孽龍!”
    “唉,其實大家都是龍族,何必要鬧到這一步呢?”
    老謀深算的青龍王假模假式的說道:“如果他能老老實實的交出至尊神器和云夢神藥,我們未嘗不能保住他一條性命,何至于此啊!”
    “既然他不識時務,那咱們就只能逼他了!就看看在生死危機之下,他還能忍得住,不召喚出至尊神器來!”
    四位龍王的城府真的是太深了,算計真的是太精妙了,非但要借刀殺人斬掉心腹大患敖不凡,還要借助生死壓迫,找到至尊神器!
    龍神死去之后至尊神器就自己遁去了,如
    果說還有人能夠找到這一件至尊神器,那就只有龍神的唯一血脈,云夢太子敖不凡了!
    這時候外面的局勢就更危急了,四大圣地外加一個北堂世家,每一家都派出了四尊武圣,加起來就是二十尊武圣了!
    現在這可是二十打一的局面,當然,姬辰這樣武帝三重的家伙在這些人眼里就是螻蟻,根本不需要打,一點身份地位都沒有。
    看到氣勢洶洶殺過來的二十位武圣強者,敖不凡的神色凝重到了極點,他一只龍爪扣住姬辰,朝著遠方狠狠就扔了出去。
    “姬辰你自己先逃走吧,你可是黃金霸體,有大道圣地的人護著你,那些人不敢太過明目張膽!這一戰,注定了要天地染血!”
    敖不凡的力量太可怖了,直接把姬辰扔到了戰圈之外,那二十位武圣完全沒有將姬辰放在眼里,他們的對手從來都只有這一位龍神子!
    敖不凡將姬辰送走之后再無克制,全身的力量統統爆發了出來,氣息一爆再爆,雖然還是人身,但是頭上長出了龍角,這已經是最強的戰斗形態了!
    (本章完)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