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敵從霸道開始 >第525章大佬面前做游戲比武
    花王的香氣真的是震蕩人心,洗滌天地之間的所有污穢,讓人心曠神怡,呼吸一口花香都覺得心神愉悅,似乎生命本源都增厚了幾成。
    短短一刻鐘的時間,花王完全綻放了,這一朵花太神奇了,大有畝許,時時刻刻變換著自身的色彩,就算是最美的云霞,都比不上她此刻的萬一。
    這朵花平常的時候都是平平無奇的,千萬年的積累只為了一朝的綻放,可以想象,作為一朵神藥神花,千萬年積累的綻放,有如此美麗也就是理所應當了。
    比起花朵的美麗,那種花香絲毫也不遜色,直接沖入了人的身軀種種,無視一切的阻攔,從毛孔、穴竅鉆進去,洗刷一個人的所有。
    就算是姬辰這種心性的人都被牢牢的吸引了,伸出大拇指來贊不絕口,大道圣子在旁邊笑道:“無上天尊!瑤臺圣地果然不負盛名,里面的東西都是極其美麗的。”
    姬辰卻是壞壞的看了大道圣子一眼,經過了之前的促膝長談,對這一位內在的騷氣他可是很清楚的,他說的美麗,恐怕更多的還是那些水靈靈的女弟子。
    就在姬辰想女弟子的時候,果真就有女弟子從天而降,每一個都膚白貌美大長腿,每一個都風情萬種氣質佳,一共七位瑤臺圣地的絕美女子飄然落下。
    這都是瑤臺圣地這一代之中最為出彩的年輕弟子,都是武帝后期的存在,環肥燕瘦,姿態風流,讓無數的男人都狂吞口水。
    其中最前面領隊的那一個,赫然便是瑤臺圣地的圣女,這七個女子手持花籃來到了花王上方,伸出雪白晶瑩的柔荑小手來,朝著花王輕輕抓去。
    她們如同傳說之中的七仙女,在采摘花蜜,也只有這樣絕美的人兒,才有資格去采摘東勝神洲最頂級的花蜜!
    花王作為一株珍貴的神藥,她積累千萬年的藥力都在花蜜之中,而且每一次都會固定產蜜七百斤!
    這些花蜜真的是太不凡了,晶瑩剔透、純凈無暇,那種香味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堪稱五大部洲最頂尖的美味享受。
    而且比美味更重要的是,這可是最頂級的寶藥啊,別說是一斤了,恐怕是一滴就能造就出一尊普通的武帝來。
    甚至拿出去一斤,就能輕松換取一位強大的武圣為你死心塌地的賣命十萬年,因為這是神藥精華,是對神話修士都有吸引力的珍貴至極的東西。
    別看七百斤以為不少,但瑤臺圣地有多少人啊,恐怕武圣級別的長老都有一大批。
    只有瑤臺圣主才能隨意享受,其他的那些人,武圣后期的存在,恐怕才能有一點機會,勉強分上個一斤半斤的。
    大道圣子在這里給姬辰介紹花蜜的功效,顯然他是很清楚的,因為每一次花蜜產出,瑤臺圣地都會送上一百斤給大道圣地。
    根據大道
    圣子的介紹姬辰才能完全明白,這種花蜜對修為的提升還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它蘊含的磅礴生機,著實是治傷救命的最佳良藥。
    就算是武圣受了本源傷害,三兩花蜜灌下去,保準很快就能活蹦亂跳了,甚至對垂死的武仙都有奇效,當然救治武仙的話,恐怕得幾十斤灌下去了。
    七位絕美的女子采摘了所有的花蜜,翩躚凌空,來到了瑤臺圣主的身邊,絕美的花王依舊在盛開,氛圍漸漸的在發酵。
    瑤臺圣主非常的和善,現場就取出了一些花蜜來現場食用,當然有資格去食用的只有各大圣主、族長以及武圣后期的超級存在。
    其他人,就算是諸位圣子圣女,現在也只有眼巴巴瞅著,眼饞的不行,馥郁的響起撲鼻而來,讓人肚子咕咕亂叫,想吃的心情停不了。
    這時候瑤臺圣主站了起來,目光掃視過所有人,特別是那些意氣風發、躍躍欲試的年輕人,嘴角就勾勒起了醉人的笑容。
    “諸位,按照以往花王宴的慣例,今年的花王宴也要舉行花王擂臺大賽!提供給年輕一代一個切磋比武,展示自己的機會。”
    “不過比武切磋,點到為止,還是有些規矩的,我們分為兩場,一為武帝境界之下的年輕天才戰,二為武帝境界的天才戰。”
    “無論結果如何,我瑤臺圣地都會拿出兩斤花蜜來,分別送給兩個天才戰的魁首,年輕人們,去發光發熱,好好展現一下你們的風采吧。”
    瑤臺圣主的聲音落下,一時之間整個花王宴上都沸騰了,無數的年青一代高手們光芒四射,神采飛揚,都憋足了勁要在這花王擂臺戰上面一鳴驚人。
    刑天嗷嗷就在姬辰的身邊,臉色發紅激動到顫抖:“嘿嘿嘿,啊哈哈哈,俺走出南疆,離開刑天部,萬里迢迢來到這里,終于要打出我刑天部的威風了!”
    “哈哈,巫族永不落幕,巫族永不言敗,今天俺刑天嗷嗷,就要向整個世界宣布,我們曾經巫族的輝煌,就要重新鑄造起來了!”
    姬辰也是摩拳擦掌,準備好了一戰,這時候他感覺到有一束驚人狠辣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一抬頭,就看到了北堂世家的小怪物。
    這個小怪物坐在北堂圣子和北堂圣女身后,可見地位格外的尊崇,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姬辰,帶著格外狠毒的表情,那是嗜血的殺意如同豺狼。
    小怪物北堂墨的不遠處坐著一位北堂世家的大佬,那是一位武圣級別的強者,赫然就是北堂墨的親爹,此刻他也在觀察姬辰,而且帶著一種凜然的笑容。
    姬辰心里早就有猜測了,很有可能那位刺殺自己的面具武佛就是這一位派出來的,畢竟能夠御使那么強大的殺手,不是位高權重之輩是根本做不到的。
    也就在這時候,花
    王的不遠處迅速出現了一座巨大的擂臺,這座擂臺差不多有萬畝方圓,都是用五彩金屬鑄造而成,強度很高,這就是給諸多天驕準備的表演舞臺。
    姬辰嘿嘿一笑,目光毫不避諱的朝著北堂墨對視了過去,他的目光之中有著無畏、霸道與強勢,如果北堂墨是一柄鋒芒畢露的刀,那姬辰就是橫掃天下的方天畫戟!
    兩人的目光在虛空之中碰撞,引燃了火熱的氛圍,不過他們兩個并沒有立刻就下場展開一戰,畢竟真正強者的交手,往往都是在最后的。
    要讓其他的小天才們,將這個場子給溫熱起來,將氛圍給調動起來,只有經過了他們鋪墊,那溫熱的舞臺才適合真正天才的交手。
    很快就有人登場了,那都是從超級勢力乃是圣地、萬古世家之中走出來的,乒乒乓乓打的非常快活,一招一式都大氣磅礴。
    你方唱罷我登臺,擂臺上的人竭盡全力的施展自己的力量,在武祖境界就能爆發出很絢爛的戰力,而且他們也不單單是要展現自己的戰力。
    還要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在人們的面前,也就是說,自己可以輸,但是卻一定要打出自己的風采,要輸的漂亮,讓人眼前一亮。
    此刻擂臺上已經經過了幾十場精彩絕倫的比斗,現在交手的是太陽圣地的一個青年,以及南斗圣地的一位女子。
    太陽圣地的青年有著一頭金燦燦的長發,散發出太陽的光澤,他一雙手伸出在面前,只見有金黃色的能量在流淌,一揮手,頓時掀起驚天的太陽風暴。
    一片贊美歡呼的聲音響起,太陽圣地那邊的人自然是不遺余力的支持自家的師兄弟了,而且這一位的招數的確不是嘩眾取寵,是有真功夫的。
    不過面對這樣鋪天蓋地的進攻,南斗圣地的女子卻是不慌不忙,她鎮定從容的出手,身邊流淌出一條星光長河來,有漫天的星辰在閃閃爍爍。
    太陽風暴與星光長河倏然碰撞在一起,引起了劇烈的爆炸,光芒逆卷沖上了云霄,兩種既然不同的力量在進行極致對決,驕陽戰星斗!
    “喝!”
    看上去文文靜靜的少女面色忽然一厲,腳掌踩在星河之上竟然主動殺了上去,裂開太陽風暴,徑直殺到了太陽圣地青年的面前,掌心有星斗碰撞,叮當作響。
    這些星斗不過珠子大小,此刻被串成了一圈戴在了少女的皓腕上面,輕輕一抖,重重幻影出現,端端正正砸想那青年的胸口。
    別看這一招似乎很較弱,但是實際上爆發出來的力量卻可以開山裂地,因為這是一串串星斗的轟擊。
    “好個南斗圣地的星辰串雨柔!”有人在進行贊嘆,這是福祿圣地的圣子,一根身著金色袍服,帶著高冠的青年人,神色之中帶著淡淡的欣賞。
    大衍圣地的圣子是
    一個身著玄色長衫的男子,此刻一雙眸子之中帶著戲謔的光芒:“看起來驕陽萬丈光芒,卻也會被夜晚的星輝所壓制啊。”
    看到兩人的針對,太陽圣子卻依然不驕不躁、不嗔不喜:“星辰串雨柔的確有些意思,不過你們似乎太過小瞧我太陽圣地的手段了。”
    姬辰雙眸之中映照出金色的光芒來:“南斗圣地的這個小娘皮要失敗了。”
    果然,他的聲音才剛剛落下,被全面壓制的太陽光芒突然反戈一擊,一頭金光爛漫的三足金烏展翅翱翔,輕松破開了那重重的星斗與掌印。
    那青年嘴角噙著鮮血,但是卻面色堅毅,眸光之中寫滿了堅定,他一根手指沖著前方狠狠一指。
    一圈金色的漣漪卷著星辰的碎屑朝著四面八方而去,南斗圣地的少女橫飛了出去,在胸前的波瀾上出現了一個前后通透的血洞。
    太陽圣地的青年出指十分用力,連手指都戳斷了,那女子摔在地上直接昏死了過去,再也沒有出手反擊的機會了,這是太陽圣地的太陽指!
    (本章完)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