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敵從霸道開始 >第513章哭了花樣百出
    甄好運被三人合伙足足打了一刻鐘,最后都快爬不起來了,眼淚鼻涕一個勁的流淌,現場嚎啕,嗚嗚怪叫那叫一個凄慘。
    其實他心里也是難過啊,也是無辜啊,招誰惹誰了,自己可是代代單傳啊,并不想死的啊,否則就斷子絕孫對不起先人了啊!
    不過打完了之后大家也還是得冷靜下來,面對現實,畢竟這可是死神海十大禁忌之中排名第四的存在,遠比龍王船和死神之眼可怕的多。
    如果不小心謹慎一點,恐怕還真的就要永久的隕落在這里了,姬辰祭出了霸王鼎,將眾人保護在了中間,緊接著就是玉碗和黃金烘爐。
    三重至寶的能量全部都被催動了,爆發出轟鳴如雷霆的聲音來,一重重的光芒籠罩住五人,那艘船也被拋棄了,直接靠著法寶之力航行在海面之上。
    水下的燈火似乎跟大家不是在同一個時空的,但偏偏有給人一種觸手可及的感覺,黃金烘爐從水面劃過,帶出一串串的漣漪來,引得燭影搖紅,美麗嫣然。
    “不行不行,根本走不出去,這里的天地、天陽、五行、空間全部都被顛倒、混亂了,比之前的死神之眼還嚴重,就算是道爺我也找不出絲毫的破綻來。”
    徐天師在小命的威脅之下竭盡全力的去進行了推演,結果還是一無所獲:“可憐道爺是真的做不到啊,如果長生那狗曰的在的話,或許能卜算出蛛絲馬跡來。”
    “該死,都怪那個假和尚,該在的時候不在,該不在的時候他偏偏就在!這下好了,把我們幾個都陷入了險境,等死了也要去折騰他!”
    與此同時,北俱蘆洲的一座古老隔壁之中,風沙獵獵作響,吹動巨大的石塊滿地亂走,一處飽經風霜的斷壁殘垣之下,站著一個身著雪白衣衫的光頭青年。
    “阿嚏,阿嚏!”
    光頭長生一口氣打了十好幾個噴嚏,揉了揉鼻子有些疑惑:“怎么突然打噴嚏!難道是感冒了?唉,北俱蘆洲的天氣就是不怎么樣啊,忽冷忽熱的。”
    “不管那么多了。”長生在那斷壁殘垣之下找出了一個黑咕隆咚的洞口,臉上就掛上了笑容:“不管那么多了,如果不出我的所料,這下面肯定是一座遠古遺跡!”
    “哼,都說我跟上古反沖,跟中古八字不合,可這里是遠古遺跡,怎么也不能再出問題了吧!哼,本公子就要做出個樣子來,讓你們看一看!”
    長生自言自語的說了幾句,然后身邊飛出了那一口碧落鐘,他邁步進入了那洞口之中,漸漸的法寶的光芒也看不見了,一切又重新被黑暗所籠罩。
    這時候姬辰他們都快放棄掙扎了,五個人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但是卻沒有一點作用,根本離不開這萬家燈火之所在,只能在那里一個勁的漂流。
    但是說到底并
    沒有什么危險的事情發生,所以幾個時辰過去了,五人還是全須全尾的待在法寶里面,冥思苦想的尋找解決之道。
    “姬瘋狗,不如你跳下去看一看吧。”太陽圣女突然開口:“你是黃金霸體,氣運太濃厚了,或許不會死的。”
    “呵呵,你這是公報私仇吧?”姬辰露出一個鄙夷的表情,表示自己已經看透了一切:“別忘了,之前我對你可是有救命之恩啊!”
    “這里是什么地方?萬家燈火之中啊,水下的危機會是水面上的一萬倍、百萬倍!”
    “下去就死,這可是前輩們用血淚留下來的珍貴經驗啊,你以為我會上當受騙嗎?”
    “呵呵,還真是最毒婦人心啊,不就是搶了你一顆珠子嗎,用得著這么嚇死手嗎?”
    “還花樣百出,無所不用其極,看起來你們太陽圣地的教育也不怎么樣啊,光叫人做壞事,沒叫人學好啊!”姬辰嘰里咕嚕的就說了一大堆。
    “啊!”一聲尖叫從一側傳來,甄好運身上突然長出了無數的魚鱗來,上面還帶著黏涎,一塊塊的朝地面上脫落。
    甄好運的生機和本源正在迅速被剝離,這家伙已經哭出來了:“不要啊,我不想死,你們快點救救我啊!我想回家,我想媽媽!”
    太陽圣女面色一變,一根玉指全力一點,黃金烘爐之中的火焰轟鳴燃燒,包裹住了甄好運就在燃燒,濃煙滾滾,那些鱗片不斷的落下來。
    不過更多的鱗片接著又生長了出來,層層往復,在這種劇烈的疼痛之下,甄好運連哭泣都哭不出來了,站在那里只能是一個勁的抽抽。
    “嗡!”
    徐天師也在出手,那玉碗直接扣在了甄好運的腦袋上,一重更加可怕的力量洗刷了下來,一次性將他身上的鱗片統統剝離。
    “斬!”
    有血色的劍光憑空出現,那是姬辰在出手,手持誅仙劍朝著海面連斬十幾下,冥冥之間似乎有一種奇異的力量練習被斬斷了。
    “快點離開這里,是下面的萬家燈火在作怪,有一束燈火剛剛變得很怪異,應該就是引起掃把星異變的根源!”
    姬辰揮劍斬斷那種邪惡不祥的力量,大家趕緊遠離了那一束青幽幽的燈光,這時候甄好運才終于脫險,蜷縮成一團那叫一個可憐啊。
    “阿彌陀佛!哈哈哈,我要成佛了,我要超脫了,我要飛升西方極樂世界了!我的天,我看到了什么?好多漂亮的小尼姑啊!”
    “我尼瑪,蓮花鋪地,佛光萬里,是萬世佛主在講道,竟然有這么多的金剛力士來護駕!我尼瑪,我發達了,直接證道成佛了啊,爽快!”
    才過了幾個呼吸,賈大膽又開始折騰了,他雙手張開似乎要擁抱世界,臉上充滿了怪異而又夸張的表情,活脫脫的顏藝藝術家。
    他時而盤坐砸地
    上,時而翻筋斗、豎蜻蜓,時而跪在地上雙手合十,那叫一個虔誠,阿彌陀佛和我尼瑪一個勁的亂飚。
    不過最可怕的是他頭上的頭發在一個勁的脫落,似乎真的要變成光頭,而且身上的皮膚迅速的干癟,血肉好像是被憑空帶走了。
    “真是麻煩!”
    姬辰反手一記番天印就砸了出去,海面上面凹陷下去了一個無比巨大的大坑,一束黃幽幽的燈火突然搖曳不定,光芒被水面給晃動了。
    這時候賈大膽踩在徐天師和太陽圣女人的合力之下撿回了一條命,心有余悸的賈大膽咋咋呼呼的,好不容易才安靜下來。
    然后摸了一下頭,咦,頭發哪里去了?他沖著水面看了一下,哇,好亮的咸鴨蛋啊,我難道我變禿了,也變強了?
    但是很快賈大膽的眼圈就紅了,因為他失望的發現自己并沒有變強,而僅僅是變禿了而已,
    他覺得被生活給欺騙了,被頭發大仙給拋棄了,哽咽不已,淚眼汪汪:“人生最悲慘的事情,莫過于錢包還沒有鼓起來,可頭發卻下崗了!”
    “我尼瑪,信不信老子揍你!”姬辰差點一記窩心腳就給踹過去:“咱們現在還身處險境呢你明不明白?”
    “本霸體考慮的是生死大事,你跟我這里討論頭發,我尼瑪,你去弄一塊生姜,好好在頭皮上抹一下,或許有用。”
    萬家燈火之中是真的詭異啊,甄好運和賈大膽頻頻中招,有的時候身上生長出了骨質的甲板,有的時候就是全身雜草。
    有的時候突然被雷劈,還有的時候被凍成了一個大冰坨了,有的時候身體干癟收縮跟曬干的咸魚一樣,更有的時候被吹了起來,活脫脫成了氣球一樣的大胖子。
    不過總算都熬了過來,五人的性命還在,雖然很緊張刺激,那兩位的心情更是跟過山車一樣,跌宕起伏、百轉千回,估計是已經留下了眾生的陰影。
    一個個剛開始還嗷嗷哭呢,可后來就變成了哽咽,反應并沒有了剛開始的那種激烈,似乎是麻木了,最后竟然還有一點享受的味道,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病了。
    可能是他們兩個的戰力最弱,氣運最差,體質最次,所以才接連中招,可終于就算是另外三人也不行了。
    這一次開始中招的是徐天師,這家伙的身上莫名其妙就燃燒起了雪白的火焰,差點沒把他給燒成一坨焦炭。
    還在他手中的玉碗主動護主,將這種火焰給撲滅了去,接著他取出一張符篆貼在了身上,全身能量涌動,那一層黑色的老皮就褪去了。
    徐天師氣的跳腳,沖著水中的燈火大聲喝罵,并且一道道的龍形刀光就飛了出去,將水面劈的七零八落,一盞白晃晃的燈光正擦肩而去,散發出自己的美麗來。
    “不好!”
    甄好運和賈大膽有
    出世了五六次,這一次換上了太陽圣女面色大變,全身那如同凝脂一樣的血肉忽然浮現出了一層陰翳來,緊接著黑乎乎的斑紋迅速的連接全身。
    這種黑色的斑紋真的是太厲害了,直接將她的全身給包裹住了,散發出一種惡臭來,一塊塊的血肉迅速脫落,直接都爛了,落在地上激蕩起黃金火焰滾滾。
    好端端一個大美人突然變成了一個血肉模糊、渾身流膿的家伙,放在誰身上也不能承受啊,就連看著這一切的四人覺得都有些殘忍,以及反胃。
    “轟啼!”
    一股霸絕天下的力量爆發,姬辰打出了霸王鼎來鎮壓太陽圣女身上的力量,太陽圣女也在催動霸王鼎,合力將這些外來的怪異力量統統剝離了一個干凈。
    五人趕緊朝前沖出,暫時躲過了這種力量的繼續追擊。
    太陽圣女現在臉色還不好看,并且惡狠狠的囑咐四人,誰敢把剛才的事情說出去,她就宰了誰,認真的一批。
    太陽圣女還要在威脅一番呢,就看到姬辰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我擦,終于輪到我了,就不能選擇性的忘記我嗎?”
    (本章完)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