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敵從霸道開始 >第510章與太陽圣女同舟共濟
    十大禁忌里面排名第七的死亡之眼,危險程度還在龍王船之上,可龍王船上的詭異他們幾個才不過是看了個表皮就嚇的渾身難受。
    這一次又進入了死亡之眼,那可真的是麻煩了,運氣真的是好,畢竟這些禁忌之物等閑人一輩子都遇不到一次的,在這里,屢次中獎。
    四人面面相覷,都看出了一種懷疑人生的感覺來,賈大膽一把抱住桅桿,差點癱坐在地上。
    賈大膽快變成祥林嫂了:“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以為死神海上機緣多,可這一次我知道,我錯了,嗚嗚嗚。”
    徐天師也在嘬牙花子:“死亡之眼,死神海之中會形成一個巨大的渦流,能夠將人的生命力全部給抽出來,匯聚到死神海之中。”
    “因為從高空看想去這渦流很像是一只巨大的眼睛,所以被那些巨無霸們乘坐死神之眼!據說死神之眼面積很廣,可一旦被卷進去,就幾乎沒有逃脫的可能了。”
    姬辰也后知后覺的苦笑一聲:“我知道了,剛剛龍王船之所以震蕩,之所以會把我們給掀翻出來,不是因為我們的運氣好,而是因為龍王船遇到了死亡之眼!”
    “兩個禁忌之物的力量相互碰撞,相互影響,所以龍王船才會震蕩,才會將我們四人給掀飛出來!這個運氣,也真的是摩擦又摩擦了。”
    “什么甄好運,你丫的分明就是一個掃把精!”徐天師一拂塵就敲在了甄好運的腦瓜頂上:“十方尋聲救苦天尊在上啊,趕緊把這個妖精給帶走吧!”
    這一次四人真的是很無奈啊,待在這里遇到了死神之眼完全是束手無策了,因為你會被洋流裹挾,一個勁的往前走,越來越靠近海眼所在。
    在這里時空似乎失去了作用,你向前走也是向前走,向后走還是向前走,你不走了,還是向前走,你騰空向上,結果還是向前走。
    關鍵是這種變化你根本都感覺不出來,但是你卻能從體內流逝的生命力感覺到自己一直在前進,因為生命力的流逝越來越快了。
    真的是沒有好的辦法,四人全力出手催動法寶也殺不出去,姬辰的黃金霸體太猛了,又有黃金古經和無名古經伴身,生命力的恢復極快。
    又有兩大帝藥在支撐著姬辰,這種速度的生命力消耗還趕不上他恢復的快呢,徐天師也自有手段,氣血滔天。
    可甄好運和賈大膽就不行了,表現的很不堪,越來越虛弱,最后不得不開始吞服丹藥,全力來恢復自己的生命力。
    可這也是治標不治本,時間轉眼過去了一個多時辰,他們距離海眼更近了,不過不幸中的萬幸是,這兩人跟姬辰他們走在了一起。
    姬辰祭出了霸王鼎,徐天師祭出了玉碗,兩件法寶將四人給盛了起來,人待在碗里,碗又在鼎里,兩大至寶在發
    光,將生命力的消耗降到了最低。
    水面上有尸體漂浮上來,都是一些很龐大的海獸、大妖,但是體內的生命力都已經耗光了,身體脆弱無比,甚至被海浪一拍就稀巴爛了。
    還有不少船只的殘骸和人的尸體浮現,武祖、武帝級別的都有,死狀凄慘,面容扭曲猙獰,皮膚蒼白一片,這是耗盡了一切,死前極盡痛苦和恐懼。
    “我說,咱們不會也這么死去吧?”
    賈大膽顫抖著說道:“話說我不想死啊,特別是不想這么窩窩囊囊死,我還要為這個天下做出杰出貢獻呢,我死了,對這個世界是個莫大的損失啊。”
    “損失你大爺。”徐天師一巴掌就把賈大膽給拍在了地面上,手持甄好運的風水羅盤,一個勁的鼓搗著,身邊無數的光芒在閃爍,道紋繽紛。
    “怎么樣妖道,看出什么門道了沒有。”姬辰不緊不慢的問道,他現在還有底,并不絕望。
    “門道的確是有,但卻推不開那緊閉的大門啊,無上天尊!”徐天師在那里嘬牙花子:“這里有頂厲害的風水大陣,而且都是天然出現的,巧奪天工!”
    “這種風水大陣顛倒陰陽,混淆乾坤,逆亂時空,憑我這點修為可撼不動!除非我有武圣級別的修為,再催動強大的法寶,否則就等著去見死神之眼吧。”
    徐天師把風水羅盤遞給了甄好運:“我說瘋狗,你家的那條黑狗呢,能不能把我們直接傳送出去,咻的一下就出去了!”
    “咻個毛線!連你都要武圣期了,我家狗子也需要啊!”姬辰無奈的說道:“你這個掉毛妖道,我要你有何用啊!”
    黑帝也被姬辰交出來試了一下,果然沒有用,這里的時空被逆亂了,黑帝的修為太強淺了,爆發出阿里的空間之力完全不能撼動這里的力量。
    “這么說來,咱們只有等死了?”甄好運一把抱住了姬辰和徐天師的大腿:“兩位大神,再想想辦法吧,咱們可不能放棄啊!”
    “有人說過,風雨中這點痛算什么,擦干淚不要怕,至少我們還有夢!還有人說過,風雨之后才有彩虹,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加油啊,我不想死啊!”
    姬辰和徐天師都是一臉的黑線,然后兩腳就把他給踹到了船艙里面:“什么毒雞湯?信不信道爺把你這個獨苗苗給踩成肉醬做做臊子!”
    真的是沒辦法啊,四人湊一塊幾乎要無聊的打麻將了,因為只有自己不動的時候,距離中心地帶才是最慢的。
    要知道就在不多時之前,一位武帝十重天的老家伙嗷嗷怪叫、上躥下跳那叫一個瘋狂,結果瞬間就被海眼吸到了中間,早就灰灰了。
    大半天的時間過去了,海眼還是距離此地很遙遠,可四人的生命力消散卻越來越快,就算是兩重重寶都快駕馭不住了
    。
    就在這時,遠處有光芒爆發出來,金光燦爛的,一口黃金燦爛的烘爐就這么蕩漾了過來,爐蓋子打開,里面坐著一個雪膚花貌的絕美女子。
    “我擦,不會吧!難道我就這么有吸引力嗎,你竟然都追到這里來了!”
    姬辰一看之下頓時大為驚訝,伸手打招呼:“太陽圣女,你還好嗎?我好激動啊,想不到你竟然為了我深入險境啊!”
    沒錯,那就是黃金烘爐,爐子里面的就是太陽圣女,原本太陽圣女正在極盡全力鎮壓自身,結果被姬辰打擾,一看之下差點一巴掌拍過去。
    “為了你?本圣女是為了殺你!”太陽圣女絕美精致的臉龐都布滿了陰云:“要不是你一頭沖進了死神海,本圣女會追進來嗎?”
    “如果不追進來,本圣女會落入了死亡之眼中,再也出不去了嗎?”太陽圣女恨的咬牙切齒,一口貝齒咬的咯吱亂響。
    不過她的盛怒來的快去的也快,畢竟現在都已經瀕臨險境了,早晚都得死,也沒有興致再對姬辰喊打喊殺了。
    甚至她駕馭烘爐飛到了小船上面,沖著賈大膽喊道:“朝一邊靠靠,這里是本圣女的地盤了。”
    “你的地盤了?你這人長得這么好看,為什么就不講道理呢?你看看那邊已經那么擠了,我怎么能過去呢?”賈大膽奓著膽子嚷嚷。
    “本姑娘讓你滾過去!”太陽圣女火氣又上來了,剽悍的一聲大吼,可怕的力量燃燒起了太陽圣火。
    賈大膽被這股力量一鎮壓,頓時變得格外老實,主動朝著甄好運的地方就跑了過去,真的是太不要臉了。
    “好嘞,遵命!甄好運,你往邊上擠一擠,我尼瑪,你是不是不給女俠面子啊?信不信我扁你啊!”
    這一下事情就變得好玩了起來,太陽圣女跟姬辰這一對老冤家終于第一次聚頭了,但是卻沒有廝殺與戰斗,反而安安靜靜的坐在了一起,大眼瞪小眼的。
    “呵呵。”徐天師陰陽怪氣的,在進行調侃:“孽緣啊孽緣,無上天尊!”
    “那個,不需要我講個笑話來緩解尷尬氛圍吧?”姬辰硬著頭皮如此說道:“顯然大家都不想死,那不如集思廣益,想個辦法來逃出這里啊!”
    他這話一說出來,頓時得到了甄好運和賈大膽的一致贊同,太陽圣女冷笑一聲:“怎么逃出去?就憑你這武祖二重的修為,還是那邊的兩個膽小鬼?”
    “話不能這么說啊,有志者事竟成啊。”姬辰不跟這女孩子講道理,當即說道:“你太陽圣地可是從太古傳承下來的無上勢力,難道對死神之眼就沒有什么了解嗎?”
    “了解當然是有的,我太陽圣地當初曾經有神明發現了死神之眼,并且在其中修行過一段時間。”
    太陽圣女回憶了一下:“還有一些神話高手
    和武仙也曾經來這里淬煉過體魄,但咱們修為太弱了,大人物的方法咱們用不了的。”
    “不,正好恰恰相反,那正好就是咱們的生機!”姬辰哈哈大笑:“太陽圣地的一尊神明曾經在這里修行,神明道則肯定烙印在了天地之間!”
    “只要找到那地方,死神之眼的封鎖之力肯定會紊亂,破綻就這么出現了!”
    聽他這么一說,幾人的眼睛都亮了起來,徐天師計算了一下說道:“你說的這個應該可行,不過饒是如此咱們想要離開也還需要強有力的幫助。”
    姬辰點了點頭:“放心吧,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只要能找到太陽圣地神明的修行之地,強力幫助不是問題!”
    太陽圣女也是半信半疑的,可到了這種情況之下她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能選擇相信姬辰。
    畢竟跟甄好運這種靠名字獲得運氣的家伙來說,黃金霸體的運氣一直是最好的,跟著他,才能有一線生機。
    又是一天的時間過去了,一行四人終于來到了死神之眼的核心地帶,遠遠的就看到了一個大渦流,就跟死神無情的眼眸一樣,正在貪婪的注視著整個人間。
    (本章完)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