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敵從霸道開始 >第462章你以為我會慣著你
    蘇寒的面色也變得格外陰沉:“你說什么?北堂龍,你太囂張了,難道你爹就是這樣教導你的嗎?哼,你讓我交出原石,做夢!”
    “哈哈哈!”北堂龍發出刺耳的大笑來:“你就別在這里硬撐著了,就憑你們三個弱雞,怎么能守護的了原石?太陽圣地山高路遠,一個風浪就能讓你們粉身碎骨!”
    “還是交出來吧!那種寶貝不是你們這些弱者能夠擁有的,只有我們孤山宗才能夠保住這種寶物!放心,等我們在太陽圣地得了好處,可虧待不了你們!”
    “到時候蘇梅在我身邊做了姬妾,你的地位不也水漲船高嗎?到時候你那五狗鏢局就到我名下來,做我的狗,那也是人上之狗啊!”
    “北堂龍,你聽聽你說的這些,還叫人話嗎?”蘇寒被氣的渾身哆嗦:“我告訴你,我蘇寒就算是再弱,但卻還有骨氣,我們不怕死!”
    “想要讓我們交出原石來給你做嫁衣,你做夢!姬公子,讓你看笑話了,真是丟人現眼啊。蘇梅,咱們走!”
    “走?往哪里走,你這老不死的還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啊。”
    北堂龍一臉的嘲弄,偏頭看著身邊的青年:“趙師兄,這老東西敬酒不吃吃罰酒,還有那個不知道哪里來的臭小子,都給殺了吧,那個小妞留下。”
    趙師兄手中長劍出鞘,武尊二重大圓滿的力量呼嘯而出,一劍朝著姬辰和蘇寒就劈了下去,這用的是全力,下的是殺手。
    “唉,畜生就是畜生,不僅僅是嘴巴臭,而且爪子也狠辣啊。”
    姬辰轉身一把就抓住了那柄長劍:“北堂龍啊,叫你畜生這兩個字都是在侮辱畜生啊,你以后怎么讓畜生在世界上混呢?”
    “嗯?你是什么人!”趙師兄的劍招被破掉,心中又驚又怒,大聲的喝問。
    “我是什么人,你還不配聽。”
    姬辰掌心兜率神火燃燒,將那寶劍給燒成了一灘液體,接著一掌拍出,那武尊二重天的強者就已經被打成了一團血霧。
    “這不可能!你隱藏了境界,你就是蘇老兒請來的援軍嗎?”北堂龍雖驚不亂,甚至還露出了更加兇猛的表情。
    “可那樣又如何?你敢違逆我的意思,你敢殺我孤山宗的人,你已經死定了!師父快出手,把他們統統殺光,留下蘇梅讓我來修理!”
    旁邊的光頭老者這時候站了起來,此人就是孤山宗的一位當家長老,武尊八重天的氣息流淌出來,沉重無比,他的面色陰沉,充滿了暴風雨一樣的殺意。
    “你們竟然敢殺還老夫的親傳弟子,你們知道這是什么罪責嗎?小孽畜,今天你活不了了,老夫要讓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痛苦!”
    光頭老者目光鎖定姬辰,武尊氣息如同暴風卻將蘇寒和蘇梅也給籠罩住了:“你們兩個,還不快
    點交出原石,到時候老夫還能讓你們少受一點痛苦!”
    “你們休想!”蘇梅大聲的呵斥:“太陽圣地的巡守使者大人說了,要讓我們五狗鏢局押送寶物去太陽圣地,就算是我們交出來了,你們也休想得到賞賜和庇護!”
    “哈哈,原來這就是你們的依仗嗎?不得不說,真是愚蠢至極,淺陋至極!看來弱小真的是可憐,讓你們看不到真正的天下!”
    光頭老者有恃無恐,一臉的嘲諷:“你們認為太陽圣地會在乎你們區區一個五狗鏢局嗎?會在乎這么區區一塊原石嗎?”
    “他們讓你們去共襄盛舉,不過是要顯得太陽圣地萬眾歸心,太陽盛會熱熱鬧鬧而已!到時候我們就說路途遙遠,千難萬險。”
    “而你們的修為又太弱了,隨便死在路上,想來也沒有人去仔細查問!而我的徒兒又是你的未來女婿,所以我們出手,為你們報仇雪恨。”
    “并且順便找到了原石,因為感念太陽圣地的厚愛,所以將原石送上了太陽圣地,想來這個理由應該很充分吧!到時候我孤山宗,我師徒兩人,將有數不清的榮華富貴!”
    “你們早就計劃好了一切!你們真的是太陰毒了,太卑鄙無恥了!”
    蘇梅被氣的渾身顫抖,蘇寒更是如此,不過他們并沒有絕望,因為他們還有秘密底牌在手,那就是姬辰,他才是他們真正的依仗。
    “不要把話說的這么難聽,你們交出原石來,我們去接受獎勵,到時候孤山宗發揚光大,我就是下一任宗主!北堂龍到時候就是少宗主!”
    “你的閨女能夠成為孤山宗少宗主的玩物,那也已經足夠風光了,足以讓你們光宗耀祖、光耀門楣,你們還有什么不滿意的呢?”
    光頭老者陰測測的笑著,格外的卑鄙無情,他給了父女兩人考慮的時間,反而朝著姬辰先下了殺手:“孽畜,用你的命給我徒兒陪葬吧。”
    “陪什么陪?三陪嗎?想不到你竟然這么惡心,啊呸!”姬辰掌心誅仙劍出錢,劍壓飚射,輕松破開了光頭老者的氣場。
    姬辰人劍合一,一個閃爍沖到了老者面前,一劍就在老者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傷痕,鮮血在流淌。
    “小畜生,你竟然擁有這樣級別的法寶!能讓你一個天人九重斬傷我武尊八重的身軀,這難道是武帝神兵?”
    光頭老者的眼睛亮的跟電燈泡一樣,哈喇子都快流淌出來了:“哈哈哈,真的是好運氣啊,今天算是雙喜臨門!”
    “這種好東西落在你的手里真的是明珠暗投、暴殄天物!只有在我的手里才能發揮真正的威力,小子乖乖去死吧!”
    “你確定這寶劍落在你的手里會更好嗎?”姬辰做出了一個讓人驚掉大牙的事情,竟然將誅仙劍拋給了光頭老者:“那就滿足你
    的心愿吧。”
    “什么情況?臭小子你瘋了不成,竟然真的把劍扔給我了!”光頭老者下意識的一把便將誅仙劍給抓在了手中。
    他的表情從震驚到詫異,再到驚喜若狂,他剛剛還羨慕無比的神劍竟然落到了自己的手中,這簡直就是夢中才會出現的情景啊。
    光頭老者哇哇怪笑,全身的力量就灌注進入了誅仙劍之中:“小畜生,既然你瘋了,那我也給你一個面子,用你的法寶送你歸西,沒有痛苦!”
    “姬公子!”蘇梅面色狂變:“這下壞了,這剛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不用擔心,天下很多人都對神兵利器趨之若鶩,但是他們卻不知道,有時候神兵到了自己的手中,反而不是什么好事。”姬辰如此說道。
    “啊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臭小子,你到底用了什么妖法,這柄劍有問題,啊啊啊,快讓它停下,快停下!”
    讓人悚然的事情發生了,手握誅仙劍的光頭老者的身軀正在軟化、正在融化,就像是炎炎烈日之下的蠟燭,軟塌塌的就倒了下去。
    就算是武尊八重天的修為也沒有一點的反抗之力,就在慘叫聲中,化作了一灘膿血,血腥味很刺鼻,現場很驚悚,很不可思議。
    這時候誅仙劍嗡嗡顫鳴,發出不屑一顧的劍意來,一個盤旋重新回到了姬辰的手中,開玩笑,這可是誅仙劍的仿品啊,除了姬辰還有誰能掌控?
    “看看,讓你四處搞三陪,現在遭報應了吧。”姬辰一把抓住誅仙劍,面前的桌子被一分為二,劍尖就已經放在了北堂龍的鼻子面前。
    “說吧,你想死的多慘,跟你的這個混蛋師父一樣嗎?不過你的人渣、敗類程度,似乎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我感覺這樣死的話配不賞你華麗的身份。”
    “不!你不能殺我,你不可以殺我的!我是北堂世家的第一天才,是孤山宗的第一天才,我的未來會很光明的,天下的人都會寵著我!”
    北堂龍連連擺手,露出一副狠毒的樣子來:“如果你殺了我,天下都會少一個未來!到時候我孤山宗的高手會全部殺來,把你碎尸萬段!”
    “現在你放下劍給我磕頭認錯,再把原石、寶劍和蘇梅送給本公子謝罪,我或許還會考慮饒你一命,否則你就完了!”
    “啥?我沒有聽錯吧,你竟然在威脅我?到了此情此景你竟然還在威脅我,簡直是荒唐,難道你就沒有發現,你的孤山宗對我來說不堪一擊嗎?”
    “難道你就沒有注意到,你的驕傲你的依仗,在我這里一文不值嗎?我擦,就你這之上是怎么活到現在的啊?出門碰到你這種智商怪,還真的讓我很無奈啊。”
    姬辰手中劍光一閃,北堂龍血濺五步,一顆圓滾滾的腦袋就跌落在了桌面之上,一雙眼睛大
    大的睜著,還滿滿帶著不可思議的神彩。
    “不可能的!我是孤山宗第一天才,誰都得讓著我,誰都得聽我的,你怎么敢殺我啊,你怎么能殺我啊!”
    北堂龍的執念很重,腦袋飛了竟然還堅持著說出了這一句話之后才死,這優越感入骨,還真的是讓人哭笑不得。
    “我擦,你小子已經不是腦殘的問題了,你分明腦袋里面全部都是牛糞啊!你還以為我會慣著你嗎?錯了,我會把你毫不留情的斬殺,因為你在我的眼中就是個渣渣!”
    姬辰心中不開心,接著將北堂龍給大卸八塊,死的不能再死了,三人從酒樓之中出來,也算是解決了一個小插曲,雖然讓人很不愉快,但這就是生活!
    之前的交手雖然兇險,但大家都將力量收縮在了房間之內,因為這座古城之中可是有武祖存在的,一旦你惹得人家發怒,那可就麻煩了。
    就算是姬辰也不想那樣做,因為敖不凡很傲嬌之前被他給得罪了,現在讓他出手恐怕會浪費一個請求,那樣的話可得不償失了。
    要知道那可是超越武帝存在的請求啊,好鋼要用在刀刃上,所以額外的危險姬辰還是能避免就避免的。
    (本章完)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