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敵從霸道開始 >第453章治療蘇寒清理門戶
    這一次姬辰才總算是鬧明白了,原來五狗鏢局總鏢頭蘇寒,兩月前在外面游歷,機緣巧合之下發現了一塊天然原石,就給搬了回來。
    說來也是巧,正好趕上東勝神洲太陽圣地的尋訪使者路過獅虎城,一眼就看中了這塊原石,說是里面蘊藏著不凡的寶物。
    太陽圣地百萬年舉行一次的太陽盛會就要開啟了,這位尋訪使者就開口了,讓獅虎城在大會之前將寶物送上去,到時候共襄盛舉!
    這可是天大的機緣啊,太陽圣地那可是東勝神洲上無敵的巨無霸,往年的太陽盛會也都會讓外面的小勢力敬獻寶物,參加盛會。
    但這可不是壓迫、不是搜刮,而是給你巨大的好處,因為你一旦將東西送上圣地,到時候圣地的賞賜會很可怕,大人物隨便一點殘渣扔下來,都足以讓一個人發生脫胎換骨的改變!
    這樣的機會可不是每個人都有的,太陽盛會啊,普通武帝都要削尖了腦袋找門路去參加,更不要說區區一個小小鏢局了。
    當時五狗鏢局上下開心的不行,認為自己改變命運,一飛沖天的機會到了。
    可開心了沒兩天難題就來了,這種好機會誰不想要啊,當時太陽圣地也沒有指名道姓必須讓五狗鏢局送,而是說讓獅虎城,那誰送不是送啊!
    所以很多人都對這原石產生了興趣,特別是獅虎城里面的其他兩家,城主府的金獅鏢局以及神刀鏢局,都想要這塊原石,都想要有機會一飛沖天。
    所以這兩個月五狗鏢局就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好在他們也摸不準太陽圣地的脈,所以不敢正面滅了五狗鏢局,吃相難看的給吞下去。
    只能暗地里下黑手,特別是實力更強的金獅鏢局,竟然同時朝著蘇家父女兩人下手,要把原石搞到手,現在終于蘇寒身受重傷,已經落入了垂死的境地。
    就在蘇梅束手無策的時候,外面緊閉的大門再度被轟開了,這一次外面嘩啦啦進來了一大群人,領頭的是一個小眼睛的中年人。
    賊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好人,別看他看上去中年,其實已經活了幾萬年了,天人大圓滿的修為,昂著個頭,人五人六的一路沖到了大堂前面。
    “孫老賊,你竟然還敢來!”蘇梅直接跳了起來,將寶劍就抓在了手中:“我要殺了你為阿爹,為死去的兄弟們報仇雪恨!”
    “切,老夫自己的鏢局為什么不敢來呢?”
    孫鏢頭得意的笑著,活脫脫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侄女啊,我勸你最好還是老實一點,你要是殺了我,可就沒有人能救你爹了。”
    蘇梅眉頭緊皺,心中的怒火被強行壓住了:“你這是什么意思?老賊,我勸你不要耍花招!”
    “耍花招?你別太高看自己了,對你這樣的黃毛丫頭,我還用不著。”孫鏢頭
    手中抓出了一顆丹藥:“這是武尊級別的神丹,這一顆就能救你爹的命!”
    蘇梅雙眸之中晶光一炸,她的眼力也可以,看得出來這種丹藥的確是療傷極品。
    她的父親雖然也是武尊一重的高手,但卻也搞不到這種療傷丹藥,顯然這是城主賜下來的,她雖然心里恨的要死,但卻真的不敢再出手了。
    “嗯,看來侄女你還是個明白人啊。”孫鏢頭大大咧咧的說道,完全沒有把自己當成外人:“想要丹藥也可以,只需要你將那原石交出來,和平交給我金獅鏢局!”
    “我們拿丹藥救你父親,你拿原石當成報酬,合情合理啊,不要覺得太難受了。你好好想一想,你爹和原石,到底孰輕孰重!”
    孫鏢頭一副吃定了蘇梅的樣子,搖頭擺尾的四處看了一下,疑惑道:“我兒子呢?他去哪里里,快點把他請過來,讓我父子二人一起享受這種榮光。”
    “對不起,你兒子已經死了。”姬辰這時候站了出來,沒有讓蘇梅繼續去承擔這種塌天一般的壓力,陷在困境之中掙扎。
    “死了?臭小子你說什么?”孫鏢頭一股強大的壓力朝著姬辰就鎮壓了下來:“你最好給我說清楚,否則代價可不是你能夠承受的。”
    “我說什么,你不是聽清楚了嗎?”
    姬辰云淡風輕,完全將那一股壓力消散于無形:“吃里扒外的叛徒,竟然還有臉大言不慚的這樣說話,你的無恥還真是刷清了人類極限啊。”
    “小子,你找死!”孫鏢頭怒氣滔天,朝著姬辰一巴掌就拍了下去:“送你歸西!”
    “轟!”
    一道光幕出現,孫鏢頭的手掌被擋住了,那是五狗鏢局的大陣,此刻被蘇梅催動,擋住了孫鏢頭的攻伐。
    “怎么,你爹的傷不想治了嗎?”
    孫鏢頭黑著臉威脅:“如果還想讓蘇寒這個老東西活過來,你就老老實實的交出原石,并且嫁給我兒子,否則,別怪你孫叔叔翻臉不認人!”
    “姓孫的,你簡直欺人太甚!”蘇寒怒極攻心,哇哇噴血:“我真是看錯你了,幾萬年的交情,竟然沒看出你是這樣的混賬東西,算我瞎了眼!”
    “阿爹!”蘇梅徹底亂了方寸,手忙腳亂的跑過去,將自己全身的靈力灌注進去,卻也于事無補,九品救命丹藥也救不了命了。
    孫鏢頭在冷笑,他認為自己穩操勝券,輝煌的未來就擺在眼前了,成為總鏢頭,跟隨城主參加太陽盛會,被大人物賞賜,就要走上人生巔峰了!
    “蘇小姐不用難受,不用擔憂,不需要那老烏龜的丹藥,蘇寒前輩,讓我來救吧。”姬辰很隨意的說道。
    “啥?我沒聽錯吧?”孫鏢頭怪笑起來,非常的嘲弄:“就憑你一個天人二重天的小子,毛都沒長齊呢,也想治療這種本源創傷
    !做夢去吧,啊呸!”
    “老東西,閉嘴!老畜生,你給小爺張大你那永遠都張不大的眼睛,好好的看著,看看本霸體是怎么救人的!”
    聽著姬辰一連串的羞辱孫鏢頭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心里那叫一個難受啊,可剛要喝罵卻硬生生吞了下去,再度開口就是尖叫:“藥王!你竟然擁有藥王!”
    沒錯,此刻姬辰的手中是一株藥王,那是荊棘女王的本體,被姬辰隨意擠出了一滴藥液來,這可是最頂尖藥王的藥液啊,武祖看到了都會歡喜。
    姬辰屈指一彈,這藥液就沒入了蘇寒的體內,滾滾的靈力瞬間充斥了整個身軀,蘇寒身上那久久不能愈合的傷口迅速好轉。
    斷骨重生,血肉衍生,經脈重連,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那可怕的傷勢就已經痊愈了,并且這可不表示治標不治本,而是標本兼治。
    蘇寒不僅僅是外傷被養好了,本源的傷勢也已經痊愈了,就跟變魔術一樣,之前還半死不活只能等死的蘇寒,現在一個鯉魚打挺噌的一聲就跳了起來。
    現場看到這一幕的金獅鏢局眾人下巴都快掉下來了,孫鏢頭嘴巴一咧,只能低吼一聲尼瑪了,除了這個詞語之外簡直沒有辦法來表達自己的激動與無語。
    蘇寒從死亡線上回來了,伸伸胳膊蹬蹬腿,覺得自己已經站上了人生巔峰,趕緊沖了姬辰深深一揖到地:“小老兒蘇寒,多謝姬公子的救命之恩!”
    “此恩此情,在下銘感五內,沒齒難忘!以后姬公子但有差遣,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絕對不會有任何一句怨言!”
    蘇寒非常的實在,說的都是肺腑之言,蘇梅看到自己老爹恢復了,心里的喜悅充斥了一切:“阿爹,你看看現在還有哪里不對嗎?”
    “沒有不對的,你爹我現在感覺非常好,氣血充沛,氣力悠長!姬公子的藥王真的是不凡,非但治療了我的傷勢,反而連之前的沉珂暗傷也全部給治好了!”
    蘇寒滿臉都是驚喜:“現在你爹我的感覺就從來沒有這么好過,甚至武尊二重天的壁壘,用不了多長時間都能給轟碎了。”
    “蘇前輩這也算是大難不死必有后福,苦盡甘來了。”姬辰對自己所做的似乎根本不放在心上:“在下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前輩不必這么掛懷。”
    “那怎么行?這可是救命之恩,再造之恩啊!”蘇寒朝著外面目光突然變得森寒起來:“姓孫的,你現在想要去哪里啊?”
    剛剛走到院落中央的孫鏢頭,雙腿之中就像是灌了鉛一樣,直接定在了原地,他竭盡全力的轉過身來來,臉上換上了謙卑的笑容。
    “蘇兄,咱們可是幾萬年的兄弟啊,你可不能殺我!良禽擇木而棲,我只是想要換一個地方大展拳腳,你不會連這點自由都不給我
    吧。”
    “好一張巧口啊,避重就輕、顛倒黑白的功夫你已經做到家了!但是無論如何,就算今天你說出大天來,也得死!”
    蘇寒現在真的是寒心了,被自己兄弟背叛的感覺痛不欲生,他現在殺意激蕩,朝著前面邁步走去。
    “蘇寒,你不能殺我!我現在可是城主的人,你要是敢殺我,城主大人是不會放過你的!你父女兩人,連同整個五狗鏢局都得給我陪葬!”
    孫鏢頭知道憑感情是奈何不了對方了,現在換上了滿臉的兇戾之色,瘋狂的大吼,想要憑借城主的保護傘來活下去。
    “別拿城主來壓我!本鏢頭清理門戶,天經地義,誰都管不著!”蘇寒不再遲疑,并掌成刀,就這么劈了下去。
    “轟!”
    一柄火焰長刀縱貫整個院落,武尊一重天的力量毫無保留的施展了出來,天武十重天也難以抵擋。
    只是一個剎那而已,孫鏢頭的尸體就倒在了院落之中,并且燃燒起了熊熊烈火,很快就燒焦成了一塊焦炭。
    (本章完)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