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敵從霸道開始 >第203章黃泉公子再來一關
    “老白啊,其實很早之前我就想揍你了,看看你的倒霉樣子,穿著一身丁零當啷的白銀,還騎著個白馬,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金蟬子大師呢!”
    姬辰揉搓著拳頭得意的往前走:“現在好了,你終于親自站在了我的面前,你說吧,想要我怎么打你!”
    白馬青年心里那個氣啊,這家伙未免也太狂了點吧,一張英俊的臉龐都掛滿了黑線:“你別忘了,我可是玄武九重天,今天被打的,或許是你!”
    “你這八十關全不敗的戰績,將要在我的手中終結,我會打破你所有的神話,將你打落神壇!”
    “姬辰,你可要注意了,他可是我母后的親侄子,所以待會兒下手的時候不要太狠了,否則打壞了,母后可就要來找我麻煩了!”城樓上嬴自在吆喝道。
    這一下白馬青年的臉更黑了,這是什么意思啊,旁人不知道表哥你難道還不知道嗎?我到底有多么厲害!不行,要被氣死了,一定要暴揍這小子出出氣!
    白馬青年怎么能沒有馬呢,他隨手一揮,一匹雪白的天馬就出現在了面前,他翻身上馬,隨手一揮,一桿亮銀槍就出現在了手中。
    他一身雪白的長衫,從頭到腳都是銀質的飾品,非但沒有絲毫的陰柔氣息,反而英武奢華,再配上英俊的面龐,對女孩子具有很強的殺傷力!
    可姬辰的殺傷力卻更高,他一身銀紫色的長衫,一只手背負在身后緩緩向前走著,嘴角還帶著如沐春風的笑容,烏黑的長發隨風飄蕩,特別是他的面容,太雞兒帥了啊!
    不過姬辰可能是覺得自己走路有點跌價,也是隨手一揮,一條大黑狗就出現了,姬辰騎狗而來,那種感覺好像也是蠻優越的。
    白馬青年一看臉更黑了,自己的白馬纖塵不染沒有一根雜毛,姬辰的黑狗油光水滑,同樣沒有一根雜毛,這自然就是黑帝了,現在變得更加強大!
    “哎呀,白馬王子遇到了黑狗王子,不知道誰能贏啊?”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希望他們都能贏,我也害怕他們任何一個人輸掉!世子哥哥,能不能不打了啊?”
    “沒錯,算平局吧!要不然他們兩個的小臉蛋,不管是打壞了哪一個,我都會心疼的丫!”
    這些貴小姐們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聽的嬴自在腦袋又一次爆炸,最后索性把聽覺給封閉了,嗯,舒服,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白馬青年縱馬而來,銀光爆射如同一片躁動飛暴風雪,一桿長槍猛的刺出,順著這條筆直的街道,一股亮銀色的長虹如星河席卷,沖刷姬辰。
    “黃金霸刀,裂!”
    姬辰騎著大黑狗往前走,一只右手輕輕一抓,一柄厚重的金色大大刀就劈出了更加恢弘耀眼的刀光,裂開銀色長河,將大地都斬出了長長的溝壑!
    “鏗
    鏘!”
    那桿亮銀槍刺穿了黃金大刀的鋒芒,將其從中間刺斷,長槍去勢不絕,猛刺姬辰的哽嗓咽喉,看上去殺招很勇猛。
    面對這一招姬辰不搖不動,他手心光華流轉,有五重星光演繹出分分合合的宇宙樣貌,一桿形成大槍出現,猛的刺出,旋轉五萬重星光!
    “鏗鏘!”
    兩桿大槍在半空之中交擊,人馬、人狗交錯,兩人在大街上錯身而過,而后在沖出萬丈之后,陡然轉身,再度正面相對!
    姬辰的束發帶突然炸開,在左側臉頰上出現了一道淺淺的傷口,有金色的霸血在流淌,給他英俊陽光的面龐上多出了一絲的邪魅狷狂!
    白馬青年面色凝重,他胸前的一個白銀吊墜落在了地上,戰衣裂開了一道口子,有殷紅的鮮血帶著淡淡白銀的光輝,正在胸口處向外面流淌。
    這一個照面兩人可以說是拼了個不分勝負,兩人的戰意都起來了,一個縱馬殺來,一個騎狗而狂,兩道人影在這大街上展開了瘋狂的搏殺。
    一圈圈的風暴掀起萬丈高的驚濤駭浪,朝著四面八方一個勁的擴散,多虧有皇武存在鎮住一切,否則這方圓幾千里的繁華建筑物,就會徹底遭殃。
    十招,二十招,八十招,三百招,五百招,這兩人正是對手,一刻鐘的時間足足交手幾百次,他們都將對方看成了真正的對手,所以下手越來越狠了!
    半個時辰過去,他們強有力的神通對轟了差不多幾千次,更有驚心動魄的貼身近戰,拳拳到肉,鮮血橫飛!
    又是一次錯身而過,這種騎兵戰陣一般的沖鋒讓無數人熱血沸騰、豪氣沖天。
    城樓上那些小迷妹們手指捂著眼睛不敢看,可白嫩的青蔥玉指卻露出了縫隙,露出一顆顆亮晶晶的大眼睛來。
    這一次還是不分勝敗,黑帝也是打的煩了,畢竟她可不是專業的坐騎啊,怎么能跟對面那匹沒有品位沒有格調的臭馬一樣呢?
    于是她出手了,一爪子差點將那白馬的一條前腿給斬斷,緊接著又是一記黑口咬在了白馬的身軀上,那匹馬一瘸腿差點摔倒,接著仰天痛呼差點跳起來!
    “好機會!”
    姬辰哈哈大笑,一只手臂纏繞九重龍形星光,一拳透過白馬青年的護體靈光,砸在他的后背上發出擂鼓的聲音,他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姬辰,你卑鄙!”白馬青年心疼的了不得,趕緊拿出丹藥來給自己的寶貝坐騎療傷,氣的胡子都快長出來了。
    “卑鄙嗎?是你太天真了好吧,原本坐騎就是自己實力的一部分啊,你的坐騎不如我的坐騎,正如你不如我一樣啊!”姬辰很囂張,在那里叫囂。
    “哼!既然如此,就別怪我了!”白馬青年不再縱馬沖上去,而是雙手飛速結印,天地之間陰云陣陣,突然下起
    了雨來!
    雨簾穿羅幕,最讓人驚訝的是,這雨點竟然是銀色的,一顆顆、一串串,籠罩了方圓幾千里,這是一種強大的神通,竟然可以打落一個人的精氣神!
    青州王宮之中有宮裝美婦笑盈盈的看著此地,這是青州王宮的女主人,青州王后,她對自己的侄兒很了解,知道這一式神通的厲害!
    “要分勝負了嗎?”嬴自在也笑了,卓有興致的投下了目光:“姬辰,不知道你會怎么應付啊。”
    “不是吧小白,你想用這種小手段對付我嗎?”姬辰不屑的笑著,他黃金霸體全身熔煉一體,無暇無垢、純陽不漏,根本不懼這種雨水的沖刷!
    “當然沒有這么簡單!”
    白馬青年隨手扯住了一根雨水,四面八方的雨線紛紛朝著此地匯聚,他竟然將這雨水當成弓弦拉扯了起來,以天地為弓,射出了驚天一箭!
    而且這還是連珠箭,他出手不停,一根又一根的神箭破空而出,已經連綿成了一條直線,攢射姬辰!
    “有點意思了,可惜還不夠!看我霸王黃金甲!”
    姬辰大手一揮,一層黃金重甲就密布在了身上,就連坐下的黑帝都被附著上了一重黃金戰甲,真的是武裝到了狗牙!
    他放肆咆哮一聲,人狗合一就沖殺了上去,他以一種極其狂暴的方式出手,竟然徒手將這些神箭當空打爆,鮮血在流淌,他的身上在滋血!
    然而姬辰卻無所畏懼,生機滾動傷勢在迅速好轉,他穿過了重重雨簾,哪怕是身上被射穿出了幾十個箭孔,依然兇悍的沖到了白馬青年的身前!
    他一拳就砸了下去,這一拳帶著北斗七星之力、黃金霸體之威,甚至還有兜率神火在沸騰,一拳打的那桿亮銀槍彎曲,接著壓在了白馬青年的肩膀上!
    “咔嚓!”
    白馬青年的右肩膀斷掉了,巨大的壓力傾瀉,坐下白馬慘叫一聲,四只蹄子全部斷掉,咔嚓一聲就跪在了地上,根本起不來!
    白馬青年驚怒連連不斷咆哮,可惜卻無力回天,被姬辰一腳踹飛了出去,胸膛都凹陷了,撞在城墻上狂噴鮮血,胸口的白銀飾品都扁了!
    “行了,別掙扎了,你表哥讓我下手輕一點,所以剛剛我已經留手了,別逼我把你打成豬頭啊!”
    姬辰齜牙咧嘴的進行威脅,他有著大勝之勢、無敵心態,甚至連身上的傷痕都好的差不多了。
    白馬青年苦笑一聲,雖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敗了就是敗了,他必須認輸,不是那種輸不起的人。
    八十一關被姬辰全部打穿了,一時之間聲名遠播,整個青州都陷入了一種風暴之中,少年一代的第一人,青年一代嶄露頭角的新生強者,姬辰的名頭已經完全蓋過了葉武神!
    哪怕葉武神跟隨他的小姨殺入海州,也闖出了一番威名,甚
    至斬殺了墨海的幾尊少年天驕,也不可能跟姬辰的名頭相抗衡,不過同樣威風凜凜,有一大群的擁躉者。
    闖過八十一關之后姬辰在青州城住了幾天,四處逛了逛,然后承受不住那些大姑娘小媳婦的如潮熱情,逃也似的離開了。
    “黃金霸體,東勝大陸第一天驕,難道不過來聚一聚嗎?”
    一片蒼茫肥沃的平原上,停著一輛奢華的馬車,車前坐著一位黃衣公子,正在燒火烹茶,沖著半空之中的姬辰輕輕一揮手,就攔住了去路。
    “好強的年輕人,單憑這一手恐怕不比嬴自在弱了!”姬辰藝高人大膽,從天而降:“公子你是誰啊,沒親沒故的,你的茶我可不敢喝!”
    “在下黃泉公子,特地在這里等候黃金霸體。”這青年公子漂亮的不像話,給人一種中性的精致感覺:“姬霸體能夠一路橫掃青州天才,果然讓人敬佩!”
    “黃泉公子?你是黃泉教的人!”
    聞到黃泉公子身上的幽幽香氣,姬辰目光陡然收縮:“你想干什么?告訴你,本公子可鋼鐵直男,對男人沒興趣!”
    黃泉公子白皙的眉頭一皺,腦回路有些疼:“本公子此來目的很簡單,只是想要再設下一關,不知道姬霸體敢不敢闖!”
    (本章完)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