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敵從霸道開始 >第168章自討苦吃
    那十三人差點哭出來,這真的是被虐的體無完膚啊,這還能有點尊嚴嗎?還能愉快的玩耍嗎?
    說好了大家都是天驕,差距不過都在伯仲之間呢?你們兩個這是鬧哪樣,非但劈出了讓人瞠目結舌的成績,甚至有一個還把桂花樹給打跑了,這是鬧呢?
    “不服,這件事我們不服!這株桂花樹顯然有靈,它生長在星原府,肯定跟星原府的你們有了什么交易,這不是真正的成績!”火靈體竄了起來:“這里面有貓膩!”
    冰靈體張嘴噴出一掛冰凌長河來:“你終于說了一句正確的,這砍桂大會恐怕就是你們星原府自導自演的吧,目的就是為了打擊我等的自信心!”
    “星原府的修行者,真的是無恥!卑鄙!”背負長刀的青年如此開口,神色很不悅,帶著鄙視。
    姬辰和葉武神還沒什么,星原府那三位面子上卻掛不住了,非但自己的天賦被人家碾壓欺凌,現在竟然還敢懷疑自己作弊!
    他們差點一口痰就給對方吐過去,你們眼瞎啊還是智障,就我們這個成績,怎么可能是作弊啊,有作弊降低自己分數的嗎?
    不過他們顯然被無視了,那十人很生氣,就將星原府的五人給包圍了起來,銀袍青年冷意森森:“既然你們作弊,那就憑真本事說話吧!”
    “切,本來還以為你們都是聲名在外的天才,拿的起放得下,可沒想到你們心胸狹隘根本輸不起,真的是我高估你們了。”
    葉武神搖了搖頭,舒展筋骨噼啪作響:“既然如此,那就打一場吧,我會然你們輸得心服口服!”
    大戰突兀的就開始了,那十位玄武二重的天驕幾乎同時朝著葉武神出擊,一招一式全部都是全力以赴!
    葉武神一個人迎戰十人,一招打爆了整個山谷,這里沒有了桂花樹的道法護持,直接被掀翻了,葉武神倒退了出去,不過那十人卻也沒有占到多大的便宜!
    神體的力量越往后越可怕,可現在的葉武神就已經足夠逆天了,在修為落后一重的情況之下一個人對戰十個絕頂天才,讓人心潮澎湃!
    “姬辰,本小姐已經調查過了,上一次我奶奶過大壽的時候,殺我弟弟的,就是你吧!今天本小姐就先手刃你這狗賊,為我弟弟報仇!”
    楚銀河沒有朝著葉武神下手,也沒有阻擋那些外府的高手,反而第一個沖著姬辰殺了過來,一揮手飛出了一只羊脂白玉的寶瓶,朝著姬辰就砸了下去。
    “脫胎與佛門的寶瓶印嗎?不過如此,跟本公子作對,自討苦吃!”
    姬辰跟總督府可以說是深仇大恨,出手當然不會放水,他一聲咆哮,有霸王怒吼的姿態,那寶瓶印剛剛鎮在他的面前就被吼的稀巴爛。
    “劈啪啪!”
    兩人剎那之間交手三次,然后閃身而過,
    姬辰臉頰上一縷鮮血流淌了出來,將銀紫色長衫沾染上了淡淡的金光。
    可楚銀河那里就沒有這么簡單了,她差點摔成滾地葫蘆,姬辰的拳掌真的是太可怕了,她纖細的小手差點炸開,左右胸膛差點被姬辰打爆,鮮血狂噴!
    “你們還不來幫忙?星海宗現在有姬辰和葉武神,將來早晚要滅了我們!要想活命,就一定要扼殺他們兩個!”楚銀河看的很清楚,厲聲尖叫。
    那兩位對視一眼,然后第一時間做出了選擇,雙雙全力出手,夾擊姬辰!
    日月宗沮喪少年嗷嗷大叫,將所有的屈辱第一時間打了出來,手持日月寶輪,相互一扣,化作日月法輪,日光月華,一個盤旋襲殺姬辰!
    另一邊三山宗少女打出三座山岳來,泰皇、天山神、昆侖祖全部出現了,沖著姬辰呈品字形狠狠鎮壓了下來。
    “姬辰,你能行嗎?不行的話就開口,別以為是瘋狗就要瘋狂!”葉武神一只手擋住獸袍青年的斧子,接著一拳將手持寶刀的少年轟飛了出去。
    “這種話還是送給你吧,你放心,這三塊貨色我瞬間就會搞定,到時候我會去幫你的,可別太垃圾了,我還沒過去你就死了!”
    姬辰哈哈大笑完全無所畏懼,他全身都在發光金潮澎湃,兩只手同時伸展,日月光芒被一拳打穿,接著姬辰變拳為抓,就將那日月光輪給抓在了手中!
    另一邊姬辰的掌心握著四顆巨大的星辰,反而將那三座山岳給打的崩塌,四位古老星君一起出手,將那三位神袛打的稀巴爛!
    姬辰真的是太強了,一只手抓住那法輪強行鎮壓,輕輕一揮,日月宗的少年第一天才就變成了兩半,從腰部被分開了,五臟六腑流淌了一地!
    有少年天驕隕落了,而且這還只是一個開始,姬辰在沖著沮喪少年出手的同時對三山宗少女的進攻也到了,四大星君化作了一張星圖!
    “砰!”
    那位少女也是看輕了姬辰,完全沒有想到全力爆發的姬辰竟然如此強悍,星圖落下,她被一拳打的支離破碎,都拼不起來了!
    兩位星原府的少年絕頂天才瞬間就被斬殺了,可見姬辰下手的狠辣與強大,楚銀河面色狂變,沒有想到三人一起出手都會落得如此下場!
    不過她的殺心太熾盛了,而且認為姬辰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很可能全身力量正是空虛的時候,所以她殺了上來,而且祭出了壓箱底的靈器!
    一只玉質的九羊方尊飛了出來,光芒暴漲沖著姬辰的腦袋狠狠的鎮壓,這是六品法寶,是楚太臣給自己寶貝女兒保命的法寶!
    與此同時她出劍了,隨著一聲高亢嘹亮的龍吟,一柄長劍化作一頭萬丈玉龍,當空翱翔,張牙舞爪朝著姬辰就沖殺而來,這是龍吟劍!
    “不自量力,早就說
    了,這種過家家一樣的廢柴劍法是傷不到我的!”
    姬辰眉心發光,霸王鼎飛了出去與那六羊方尊瘋狂轟擊都快飛到了九天之上,他站在原地不搖不動,如同定海神針,只有金色的碎屑在狂飆!
    他覷得較近,等那劍龍殺到面前的時候才一拳打出,金色的霸血與金色的靈力同時轟鳴,震蕩整個峽谷!
    “咔嚓!”
    那巨大的龍頭被一拳打穿,那條大龍在嘶吼慘叫,全身被金光打出了一個個的孔洞,那柄劍叮當作響,有兜率神火附著而上,將其燒成的通紅!
    楚銀河踉蹌著后退,一雙雪白的小手已經水泡迭起都快被燒焦了,她面如死灰驚詫萬千:“姬辰,小畜生你想干什么?你可要想好了,本姑娘不是你能得罪的!”
    “廢話真多,你以為自己很特殊嗎?憑什么前面那兩位死的時候都很安靜,偏偏到了你這里就恁的聒噪!”
    到了生死關頭姬辰怎么可能會留手,他這個年紀正是快意恩仇的年齡,而且他可是黃金霸體擁有霸道系統,當行霸道之事!
    “轟!”
    他的拳頭打了下去,楚銀河完全擋不住,嬌媚的身軀被打穿了,鮮血涌流,星光爆射,又一位年輕天驕香消玉殞!
    “驕傲怪怎么樣?我都已經打死三個了,你卻連一個都沒打死,真的是不大行啊!還是讓我來幫你吧!”姬辰腳踩金色浪花而去,肆意恣睢!
    葉武神全身爆發五彩神光,大發神威以一當十,并且已經鎮壓了四位強敵。
    現在只有銀袍青年、月光少女、獸袍青年、年輕刀客以及冰、火靈體六位對手還在苦苦支撐,打的熱鬧,只不過他沒有下殺手,只是將其打的重傷爬不起來而已。
    “不需要!”
    葉武神纏繞五彩飄帶,與那年輕刀客對轟幾十招,最后將其寶刀都給折斷了,反手印在了胸口上,這位天賦卓絕的少年刀客就狂飛了出去,鮮血那叫一個噴!
    “火焚蒼穹!”
    火靈體將自己覺醒的體質催發到了極致,幾乎化作一尊三頭六臂的火焰巨人,掌托六座巨大的火山,朝著葉武神猛的砸下去。
    “冰封乾坤!”
    冰靈體也開始玩命了,別看他冷冰冰的可肚子里悶騷,拼起命來也是可怕,他化身一尊人身蛇尾的古神,剎那之間冰封天地!
    “我來這個,看一看到底是你的冰厲害,還是小爺的火焰厲害!兜率神火!”
    姬辰還是插手了,隨手一揮就是滔天的神火燃燒了起來,擋住了冰靈體廝殺,火焰與寒潮冰山相互觸碰,爆發出了劇烈的炸鳴之聲來!
    交鋒僅僅在一瞬之間,兜率神火真的是太猛了,竟然將所有的冰山、冰凌、冰河、寒潮都給當成了薪柴,燃燒的旺旺的!
    沒錯,極致的寒冰霜雪也被點燃了,兜率神火無
    物不燃,可不是說說而已!
    冰靈體在倒飛出去,張嘴噴出的鮮血之中都帶著火苗子,姬辰單手一扣,有渺遠低沉的牛哞之聲傳來,就看到那漫天的火焰都變成了一頭青牛!
    這是爐火純青之后的變化之法,姬辰借助兜率神火演化道祖他老人家的青牛,可以說是相得益彰,這青牛一頭就頂了出去!
    “咔嚓!”
    冰靈體根本抵擋不住,甚至連施展法寶的機會都沒有,就被那老牛頂的差點懷孕,胸口的骨骼都碎了,摔在地上打了幾十個滾,哼唧一聲就昏死了過去!
    不遠處葉武神也將那火靈體打成了親媽不認,六座火山全部被打爆,三頭六臂都差點被拆掉,此刻翻著白眼躺在地上抽啊搐,嘴巴里往外無意識的噴火。
    “姬瘋狗對吧,看你下手挺狠的,很合俺的胃口,先吃俺一斧子吧!”獸皮青年將姬辰選為對手,朝著姬辰一斧子劈了下來,有熾烈的光芒在爆發!
    “話說你們這些人,真的是自信心爆棚都把腦子給沖壞了,閑的沒事自討苦吃,本公子就成全你們吧!”
    姬辰縱身而起,一拳就打了出去,赤手空拳硬撼那大斧子,拳頭與斧刃碰撞,激蕩起萬重火花!
    (本章完)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