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敵從霸道開始 >第166章我跟姬辰以外再無天驕
    有銀色獨角獸肋生雙翅,踩踏虛空帶出團團圣潔的白云,有身著銀色長袍的青年來到山谷之中,如同謫落人間的少神,有一種出塵的傲意!
    “大秦帝國萬年都沒有出現過一次的神體,而且還是傳說之中的戰神體,這一次本公子還真想見識一下,希望你不要是名不副實!”
    銀袍青年很具有侵略性,找了一條小溪坐下了,取出一壺美酒來自斟自飲絲毫沒有將旁人放在眼里,而且他也有這個資格,因為他乃是一府之地最強的少年一代!
    在大秦帝國,二十歲以下被稱作少年一代,五十歲到二十歲被稱作青年一代,能夠在二十歲之下修行到玄武二重天,已經是鳳毛麟角了!
    “嘿嘿,俺這一路修行十八年半,砍過無數的天才大妖,就連特殊體質也砍死過兩尊,就是不知道神體是個什么水準,也想砍一砍試試!”
    一個五大三粗的青年穿著大草鞋就跑了過來,這家伙穿一身獸皮就跟原始人一樣,一只手拎著肉骨頭,一只手扛著一柄夸張的大斧子,大笑著走了過來。
    這家伙邋里邋遢不修邊幅的樣子,看的那銀袍青年眉頭大皺生出不悅的感覺來,不過他對這獸袍青年有些印象,聽說過他的威名,所以暫時隱忍沒有發作。
    突然從南方和北方各自飛來一道長虹,一個寒氣滔天一個火光盈野,這兩道長虹一個接觸炸開一圈驚濤駭浪,差點打起來!
    那火光之中傳來一聲怪笑,率先落下,化作一個紅袍紅發的少年,同樣年輕,卻大大咧咧的,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火苗子亂竄燒的那些花草都成了飛灰。
    接著那雪白長虹也落了下來,寒氣之中走出一個白衣少年,無論是氣息還是面容都是冷冰冰的,是很多少女最喜歡的酷酷臉!
    “我道是誰呢,一來就爆發這種威風,原來是青州都赫赫有名的火靈體和冰靈體啊!”
    有人語氣不善的說道,那是一個背刀的少年,剛剛從不遠處走來,直接開口針對這兩人,刀意勃發泠泠作響!
    顯然這些名震一府的天才之間,相互之間很多都認識,這一位一口就點出了那兩人的跟腳,火靈體和冰靈體,那可都是特殊體質,難怪有如此戰力!
    天空一點點的暗淡下去,明月東升如玉盤,就在那月光之中飛來一艘晶瑩剔透的飛舟,有白發少女翩躚而來,腳踏飛舟給人一種凌波仙子的感覺!
    這也是一位天驕,而且是長相好看的女子,她生的溫柔大方,恰好是無數男子夢寐以求的那種類型。
    她腳踩青草尖端,帶著淡淡的皎潔月光:“戰神體葉武神,看起來同道都來的差不多了,不知道你這個砍桂大會要如何進行。”
    現場已經有十幾人了,都是一府之地的魁首,修為和戰力都是最頂尖
    的,聞言都將目光投射了過來,目光之中有著火熱,想要斬神體而證道!
    葉武神也不自謙,就坐在所有人中央的位置,他輕輕搖了搖頭,沖著虛空一處看去:“人還沒有來齊,姬瘋狗,你躲在那里半天了,還不出來嗎?”
    虛空之中陡然升騰一顆驕陽,一道金光大道從百里之外出現直接蔓延到了此地,就看到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腳踩金光大道而來。
    他面容英俊器宇軒昂,一頭烏黑的長發隨風舞動,銀紫色長衫獵獵作響,他帶著笑容,徑直走到了葉武神的面前:“怎么著,皮又癢癢了?敢這么跟我說話!”
    “嗯?這是什么人,區區鬼武七重的修為,也有資格參加砍桂大會?”銀袍青年不悅道:“葉武神,你這是故意在消遣我們嗎?”
    “說的沒錯,葉武神你顯然就是在徇私情,想要提攜自家宗門的師弟嗎?”楚銀河開口呵斥,直接暴露了兩人的關系。
    “其實也沒關系的,我這斧頭,鬼武也殺的,玄武也殺的,一點都不挑食!”獸袍青年嘿嘿一笑,晃了晃手中的大斧子,寒光爆射。
    火靈體嘿嘿一笑:“離開這里吧,這砍桂大會可不是你這樣一個廢物能夠參加的,否則本公子一把火,把你燒成死狗!”
    “行了,都別吵吵了,真是的,本來好好一件盛事竟然被一顆老鼠屎給壞了!既然如此還不如動真格的,讓他知道一下得罪了天驕的代價是什么!”
    一個手持寶劍的青袍少年站了起來,那拽的跟二狗子似的,頭顱昂的老高,玄武二重的修為爆發,朝著姬辰先一步碾壓了過來!
    現場十幾人根本沒有人阻止,反而都帶著厭惡和幸災樂禍的表情,喜歡看到姬辰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螻蟻遭到制裁乃至血殺!
    葉武神也沒有說話與動手,同樣帶著淡淡的譏諷笑容,只不過他譏諷的對象不是姬辰,而是那個拽的嘴巴朝天的青袍少年!
    青袍少年的威壓很厲害,其中夾雜著劍意和劍氣,一般鬼武大圓滿的修士被這么一沖擊都要渾身難受,不吐血都很難!
    可這點本事在姬辰看來也就稀松平常了,要知道他之前在三條古路上苦修的時候,遇到的那些變態怪物,哪一個氣勢不是要比他威猛啊!
    姬辰站在席卷的氣勢之中巋然不動,嘴角漸漸咧開了:“兄弟,看起來你這是要教訓我啊,而且是有了殺意!所以待會兒別怪我下手狠啊,最好能忍住,別哭!”
    “狂妄,找死!”
    青袍殺念怒氣勃發,覺得自己受到了羞辱,手中寶劍就抽了出來,玄武二重的修為傾瀉,朝著姬辰的腦袋一劍就劈了出去,劍光呼嘯三千丈!
    面對這種凌厲的劍光姬辰卻只是一只手掌傻乎乎的拍了上去,劍光與手掌觸碰轟然破碎,沒
    錯,碎的是劍光!
    緊接著姬辰的手掌與那柄鋒芒畢露的寶劍發生了碰撞,鏗鏘,火花迸射有金鐵交鳴之音,那柄劍被擋住了,堪堪只是在姬辰的手掌上留下了一點淡淡的印痕而已!
    “你疲憊了嗎?現在輪到我了!”
    姬辰一把抓住那柄劍,左手就輪了起來,他一把抓出一柄黃金長劍,沛然一劍就斬了下去:“兄弟,再不拼命你就死了!”
    青袍青年面對著黃金一劍真的是有些駭然了,在他的感應之中那根本就不是一柄劍,而是一條五爪金龍,是一座黃金山脈,是一條神明臂膀!
    “鏗鏘!”
    青袍少年拼盡全力震開被抓住的寶劍,雙手持劍擋在身前,隨著一聲爆鳴,這青年被一劍劈進了大地之中,嘴角鮮血在流淌!
    “這不可能,你到底是誰?你不過是個鬼武七重的螻蟻罷了,我可比你高了五重境界啊,還是萬年不出的天才,你憑什么能壓制我!”
    青袍少年根本不能接受這種現實,幾乎走火入魔,他從大地之中沖出來,全力以赴演化自己的劍道!
    他人劍合一化作一頭萬丈暴熊,這頭熊很怪異,肋生雙翅三頭六臂,凌空翱翔,朝著姬辰沖撞而來,蠻橫卻又銳不可當!
    “北斗天經,搖光、開陽、玉衡、天權!”
    姬辰一招轟出四顆星辰,砸的那大熊當空轉動,四尊古老的星君同時邁步,天權星君手持一尊大印,一下子便將那大熊給印的稀巴爛!
    “不可能,不會的,這不是真的,我是不可能敗的!殺殺,你這個妖怪,我要殺了你!”
    原本頭角崢嶸、氣度不凡的宗門天驕此刻披頭散發,整個人如同厲鬼一般,渾身都是血,一邊厲吼一邊沖著姬辰殺了過去,面容猙獰,劍光四射!
    “不自量力,自取其辱!”
    姬辰輕飄飄一掌將那一柄鋒芒無鑄的寶劍打成了碎片,然后一只手探入那劍光之中,捏著這一位的脖子便將其抓了出來,然后狠狠砸在了地上。
    “既然你這么狠毒想要殺我,那我也就容不下你了,修行之道從來都是殘酷的,留下的都是勇猛精進之輩,優柔寡斷的老好人都死在路上了!”
    姬辰一拳就砸在了這一位的哽嗓咽喉上,這可是致命傷,在場的十幾人面色都是一變,沒有想到這一位竟然如此狠辣,一上來就殺人!
    沒錯,這青袍劍客死翹翹了,被姬辰一拳打碎了血管與骨骼不死才怪呢,一位前途廣大的青年高手被滅掉了,可見姬辰的冷酷手段!
    他一出現就引起了嘲笑,可當他以強橫手段滅掉跳的最歡之人的時候,反而沒有人敢嘲笑與針對他了,這就是強者的威嚴!
    在這個世界上有赤果果的道理,只要你強大,壞蛋也是上仙,而反之你是個弱雞,那你十世好人也只
    是道旁枯骨,連茍且偷生都做不到!
    “既然大家現在都沒有問題了,那本天驕就屈尊紆貴在這里將就一下吧。”姬辰隨意坐下,那驕傲的勁頭根本也是沒誰了。
    葉武神目光熾熱的看了姬辰一眼,果然沒有讓自己失望,這二十來天他變得更強了,讓自己有一種忍不住就要現在大戰一場的沖動!
    “普天之下,玄黃之內,除了本公子與姬辰之外,再無天驕!”看到人來齊了,葉武神竟然如此說話。
    一開口就驚掉了一地眼球,這未免也太驕傲了點吧,這是要公開得罪所有人啊,而且還帶著那個鬼武境界的怪胎,現場一片嘩然!
    火靈體這脾氣不好,當場嗆聲:“葉武神你未免太囂張了點,不要以為自己是神體就可以小覷天下英豪了,我告訴你,現在到底誰更強還不好說呢!”
    “沒錯,神體又如何,神體也不能代表一切!很多人崛起于微末,以一介凡體都能登臨九霄,成神成佛,你憑什么如此猖狂!”又有人開口,語氣很不忿!
    (本章完)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