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敵從霸道開始 >第158章京燕雪
    姬辰改頭換面、偽裝變形的手段是出神入化,搖身一變化作劉公子的樣子,在太守府之中橫沖直撞也無人敢攔。
    畢竟太守府的人都知道,最近太守夫人家來了個二世祖,吃喝嫖賭五毒俱全,偏偏深得夫人寵愛,哪里還有人敢阻攔?
    很快姬辰就潛入了太守的臥房之中,這位太守乃是朝廷正四品大員,又有丹武修為,精氣神好得很,所以光媳婦就有一百多房。
    所以他有一個固定的臥房,今天想要那個小妾過來,就跟皇帝一樣翻牌子讓她到臥房之中逍遙快活,這一次姬辰來的時候太守并不在。
    “貪官,這絕對是貪贓枉法的狗官!”看著臥房之中擺放的無數好東西,唐詩雨這位出身貧寒的宗門驕女都變了臉色:“這也太奢侈了吧,說他不貪我都不信!”
    “那還有什么好說的,劫富濟貧唄!”姬辰大袖一揮,這房屋之中的好東西幾乎都被姬辰給卷了過來,然后大方的交給了唐詩雨,樂的她跟什么似的。
    “咦,這是什么?”
    蕭一笑好奇的走到了一只青花大罐前面,剛剛姬辰那一袖子竟然沒將其卷起來,蕭一笑一只手抓在上面,連搖再晃,沒想到卻觸動了陣法機關!
    這大罐就是陣法所在,房屋之中亮起了一個陣法光罩,姬辰微微一笑祭出了黑帝來,空間門戶開辟,三人一狗就進入了光罩之內。
    里面是一個密室,供奉著十三座神像,牛頭馬面、黑白無常、孟婆鬼判等等一應俱全,正當中是一尊腳踏黃泉的君王,隆重威嚴,恍若九重地獄!
    “黃泉鬼君!我擦嘞,真是抓到一條大魚啊,在這里供奉黃泉教的妖人,看起來我們的太守大人根本就是黃泉教的余孽啊!”
    姬辰很是興奮,取出留影石來開始刻錄光影:“得留個見證,省的他還狡辯!嗯,這隱秘的地方還有個葫蘆,難道是什么好寶貝嗎?”
    姬辰拿起那葫蘆來,發現這是盛丹藥用的,里面是九顆雪白如龍眼的丹丸,三人都出身丹脈見多識廣,第一時間就人了出來。
    “九陽白玉丹!這可是五品丹藥之中最極品的存在,一般丹武中期的修士都一丹難求!這滄瀾太守不過區區丹武一重,憑什么坐擁這種丹藥?”
    唐詩雨素手纖纖捻著一顆丹藥,說出了心中的疑惑。
    “有可能是黃泉教給的。”姬辰將丹藥收了起來,當成了自己的戰利品:“自從那個慕幽城逃出大獄之后,星原府的黃泉教就囂張活躍了很多!”
    經過上一次的獸潮,整個星原府的力量就急劇下降,當然有花不言這位皇武強者在,頂尖戰力上還是有所提升的。
    可慕幽城可是萬年之前的強者,乃是青州堂主的左膀右臂,修為之高當年曾經逼近皇武巔峰,這幾個月他多次出手吞
    納天地生靈之力。
    已經恢復了不少,雖然還沒有當年之威風,但也足夠可怕了,據說周圍幾個府的舵主、壇主都來拜會,有尊他為主的架勢。
    三人將這里搜刮一空之后離開了此地,裴琪琪很快也順著姬辰留下的記號趕來了,她已經安排好了胡晴晴,擔心姬辰的安危就趕過來幫忙。
    很快他們發現了蒼藍太守的蹤跡,四人縱身趴在一座殿堂之上,各施手段朝里面窺探。
    滄瀾太守正端坐書案前面讀書,身邊夜明珠發出柔和的光芒,旁人如果看到了不明就里,還會以為這是一個勤學苦讀的好官呢!
    就在姬辰看的忘我的時候,就感覺有人戳自己:“蕭一笑你別鬧,正在干大事情呢,你能不能檢點一點?”
    沒想到傳音呵斥之后蕭一笑非但沒有罷手,反而連唐詩雨和裴琪琪都開始戳他,這讓姬辰有些心火癢癢,生出了將兩女扔在床上,狠狠教訓的想法!
    “你們三個能不能別開玩笑了?咱們現在可是暗探,是特務,很嚴肅很神圣的職業啊,你們能不能不要戳我?”
    姬辰氣哼哼的傳音,一轉身就看到了一柄明晃晃的鑲金纏龍寶刀,這是驚神刀,順著這柄刀看上去,赫是一位英姿颯爽的祖龍衛女高手!
    這女子看上去二十歲左右,可一身修為卻臻至丹武七重天,身段婀娜挺秀,在飛仙服的包裹之下更顯得玲瓏剔透,皮膚雪白如凝脂,面容嬌媚如仙子!
    不過這女子卻很冷艷,一臉戲謔的看著姬辰四人,那柄寒光爆射的驚神刀就杵在了姬辰的眉心上,隨手一遞就能來一個腦漿迸裂!
    “別啊,女英雄,這是個誤會,我跟你們家姜指揮使很熟啊,你能不能先別動手,有話好好說!”
    姬辰臉色當即就變了,訕笑不已:“這是個誤會,其實我可以解釋的,你先把刀收起來,都是正義之士,咱們應該刀口一致對外啊!”
    身著飛仙服的冷艷女子似乎也不想事態鬧大,遁光擴散裹住四人就飛了出去,遠遠的離開了城主府,落在了一處湖面的湖心亭里。
    “原來你們是星海宗的真傳弟子,難怪每一個根基都如此扎實。”冷艷女子將驚神刀放回了鞘中,那股肅殺之氣才緩緩散去。
    不過她卻對上了姬辰,一副頗感興趣的樣子:“原來你就是姬辰,星海宗的不世天驕,姬天都的獨生兒子,嗯,倒是有你父親當年的幾分風采。”
    “啥,漂亮姐姐你認識我爹?”姬辰睜大了眼睛:“不是吧,我老爹就那么有名嗎?”
    聽到姬辰的稱呼,呼冷艷女子美麗的臉上煥發出了一絲笑容:“那是當然,當初你爹連武殿的大門都敢砸,怎么可能沒有名!”
    “至于說認識其實也不過只是幾面之緣罷了,當時你爹已經突破皇武了
    ,而我還只是個十歲的小女娃,還沒有機會認識。”
    “原來如此,想不到咱們之間還有這種淵源啊!”姬辰一臉的慨嘆,笑嘻嘻道:“看姐姐長得這么漂亮,實力又這么高,在祖龍衛里面應該也是大官吧。”
    “大什么,也不過是個祖龍衛左僉事罷了,上面真正的大官還多了去了。”
    “那也只是姐姐年輕啊,等過兩年,祖龍衛大都督姐姐都可以當一當!”姬辰一臉的真誠,帶著祝福和和煦的笑容。
    一聽到這兩個姐姐長、弟弟短的談論起來,唐詩雨和裴琪琪就有些牙疼,并且心中涌現出了巨大的危機感。
    怎么著,這位大姐是要老牛吃嫩草,跟我們搶男人了啊,裴琪琪和唐詩雨對視一眼,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結成了攻防統一戰線!
    “指揮僉事大人,現在聊這些是不是有些過早了?”唐詩雨將大人兩個字咬的很重,意思就是你是朝廷我們是宗門,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最好別越界!
    裴琪琪當即將話就接了上去:“沒錯,我們奉師門法旨來查探滄瀾郡太守的不法之事,不知道指揮僉事大人有什么見教?”
    “不要老是大人大人的叫,本姑娘比你們也大不了太多,就京燕雪吧。”冷艷女子如此說道,對兩女雖然客氣卻沒有絲毫對姬辰的那種親切。
    你還知道說啊,連名字都不知道就跟我家姬辰嘰里咕嚕說了那么多,蓄謀已久的吧,看上去冷冰冰的沒想到內心如火,很貪婪很饑渴啊!
    裴琪琪和唐詩雨對視了一眼,覺得這個女人恐怕很危險。
    “你們也是來查滄瀾太守的?”京燕雪說道:“我也是來查他的,這位太守大人恐怕跟綠林大寇有關系。”
    “之前青州王府播發下來一批九陽白玉丹,用來安撫在獸潮之中受傷的高手,可沒想到在半路上就被劫了,我一路追蹤而來,卻發現這太守跟大寇有關!”
    “九陽白玉丹?”姬辰手中出現了一只葫蘆:“姐姐你看看,是這個嗎?”
    “沒錯,這葫蘆下面都有朝廷轉有的封簽壓印,你這是從哪里得來的?”京燕雪問道,葫蘆口朝下露出那壓印來,不過里面的丹藥卻早就不見了。
    “這就是從太守府密室里得來的。”姬辰說道,對于暗中昧下丹藥的事情卻是臉不紅氣不喘:“而且我們還發現了一個大秘密!”
    “什么秘密?”京燕雪好奇的問道,將那葫蘆收下當成罪證。
    姬辰和兩女對視一眼,神秘兮兮的說道:“滄瀾太守恐怕是黃泉教的一員,就算是不是滄瀾壇主恐怕也差不多了,這是一個兩面三刀的資深間諜!”
    “竟然還有這種事!”
    京燕雪眉頭皺了起來,任何案件一旦牽扯到黃泉教就會變得敏感大條,而且堂堂一郡太守成了黃泉教妖人,
    那事關重大,影響太壞了:“你有證據嗎?”
    “差不多已經鐵證如山了。”姬辰將留影石之中的一部分截取了出來:“看,這就是滄瀾太守密室之中的鬼神雕像,這老王八羔子絕對不是什么好鳥!”
    “嗯,不過單憑這一點還不足滅殺一尊朝廷的正四品大員。”
    京燕雪思索之后說道,抬著光潔白皙的下巴:“而且這一件事情還關系到一群亡命的大寇,茲事體大,必須要調查清楚之后再動手!”
    姬辰勉強將自己的目光,從京燕雪那一對顫巍巍上挪開:“那姐姐去調查吧,弟弟相信祖龍衛的手段和姐姐的能力,動手的時候還請告訴我一聲。”
    “嗯,一定。”京燕雪拋給了姬辰一枚傳訊玉佩,轉身化作長虹而走,只留下淡淡的馨香還在流淌。
    “行了,別看了,人影都不見了。”唐詩雨酸溜溜的說道,怎么聽都怎么牙疼。
    裴琪琪一張嬌媚的臉龐也變得嚴肅起來:“姬辰,咱們今天晚上的正事好像還沒辦完呢,現在該走了吧。”
    看著這小三口打情罵俏、醋海生波,被喂了十肚子狗糧的蕭一笑都快哭了,正眼觀鼻鼻觀心的裝淡定呢。
    (本章完)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