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敵從霸道開始 >第143章姬狐貍姬扒皮
    這八位姬辰都很熟悉,正是鎮守藥王樓的三位長老以及鎮守丹王樓的五位長老,他們都被姬辰的天賦所折服,早就將他看成了星海宗未來的希望!
    這八位雖然只是丹脈長老,可論其身份地位,絲毫也不比律法長老、刑獄長老他們低,甚至因為高超的煉丹手段,很多長老都得客客氣氣的。
    畢竟指不定什么時候就要麻煩人家煉丹,要是一時沖動把人給得罪了,那你就完蛋了,想吃丹藥會變得跟吃屎一樣難!
    這一次酒中仙帶著八位位高權重的長老聯袂趕來,算是狠狠將了副掌教與刑堂堂主一軍,影響太大了!
    跟花解語和古一虎不一樣,這兩位一個聲名狼藉一個一根筋就是個肌肉疙瘩,就算是個人武力強,可在宗門之中作用也是有限。
    可傳功長老不一樣,酒中仙不僅僅位高權重,而且德高望重,在星海宗的輩分太高了,兢兢業業守護星海宗幾千年,被稱作守護神,很多長老都是他的徒子徒孫。
    他一出現就會掀起一場浪潮,就算是宗主都得客客氣氣的,現在酒中仙跟花解語雙劍合璧,就相當于太上皇手持利劍,滿堂大臣誰敢亂蹦?活膩了吧!
    刑堂長老為難的都快吐血了,這也太郁悶了點吧,殺一個鬼武小子怎么就這么難啊!看這樣子,幾天前紅口白牙說的,就都要食言而肥了,生生打臉!
    “老酒鬼,都一大把年紀了,你來胡鬧個什么勁?”
    副掌門頗有些無奈:“姬辰此案種種證據都對他很不利,他自己又拿不出什么有力的證據證明自己的青白,就算你我想要救他也是無能為力!”
    “姬辰,你真的沒有證據嗎?”酒中仙認真的詢問姬辰,隨后看了花解語一眼:“就算是現在沒有也沒關系,老子跟花長老可以一起去查,想冤枉姬辰,絕不可能!”
    “其實不用那么麻煩的。”姬辰現在軍心大定,笑瞇瞇的問道:“花姐姐,酒仙前輩,宗主是不是已經回山了?”
    酒中仙不知道姬辰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就這么點了點頭:“已經回來了,之前我們三人一起行動去東海獵殺海妖,現在剛剛回來,就被你臭小子給調到這里來了!”
    “那這事就好辦了,讓宗主來吧。”姬辰慢悠悠找了個地方坐下了,翹著個二郎腿:“我有證據能洗刷我的罪名,而且是鐵證!”
    他這一說很多人就慌了,刑堂那些人難受的就跟生了跳蚤一樣的,特么的,這都是什么情況,之前問了你一萬遍,你說沒證據!
    現在宗主靠山一回來,你丫的開口就說有鐵證,這是故意的吧?你小子太陰險了,狐貍精吧,這是要玩死我們的節奏啊!
    姬辰現在可以直達天聽,花不言雖然被姬辰天天鬧騰的焦頭爛額,可一聽說姬辰要被明正
    典刑,也是急的不行,很快就親自趕到了此地,主持審理。
    “姬辰,現在本宗主來了,有什么證據就都拿出來吧。”花不言嚴肅說道:“講真話,你最好不要有絲毫的欺瞞和謊話,否則本宗主第一個就饒不了你!”
    “您放心,我絕對不會冤枉一個好人的。”姬辰隨手拿出了一塊留影石。
    “當日多虧我留了一個心眼,手中緊握留影石,將一切原原本本都記錄了下來,否則今天這個罪名還真的是難以洗刷啊!”
    現場眾人都愣住了,特別是刑堂堂主和偵緝長老,這都是什么情況啊,你哪里來的留影石?這怎么可能,這小子難道真的能先知先覺不成!
    姬辰又不是長生,精通卜算能夠預知未來,可姬辰有系統啊,隨便一點霸能甩出去,就從系統之中兌換出了留影石來。
    這系統能夠自動記錄姬辰經歷過的一切,只要姬辰需要,隨時可以兌換出來,這才是姬辰的殺手锏,是他無懼一切陰謀詭計的底氣所在!
    留影石激發,里面清清楚楚的記錄了姬辰是如何聽到呼救,又如何破門而入發現慘劇,最后又是如何被反咬一口,被誣陷抓到此地!
    一切的一切都毫無遮掩的呈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很顯然,這是一個陰謀,一個徹徹底底針對姬辰的陰謀!
    這一下子姬辰翻身農奴把歌唱了,花解語、酒中仙、古一虎包括宗主都火了,沒想到自己的宗門竟然會有這種令人發指的惡意栽贓陷害!
    這擺明了是一些大人物,串通一氣要弄死一位宗門九萬年來的第一天驕,宗主一怒,星海宗都顫抖了!
    丹脈二長老柳深深轉眼就被押了過來,之前緝拿姬辰的那幾十位丹武長老包括偵緝長老全部都被控制了起來,等候審問與發落。
    柳深深也是活了幾百年的人了,對危險的感知非常敏銳,詢問之下一推六二五,把自己擇了個干干凈凈,而且當日她的確沒有親身參與,查也查不出來。
    不過為了自保她丟卒保車,推出了兩位丹武長老來當替罪羊,來承受宗主和花解語的怒火!
    那位苦主少女也被押了過來,竟然現場審出了大事件,她竟然是黃泉教的人,之前那兩位可憐女子就是被她給殺掉的,為了栽贓姬辰!
    事情越鬧越大,姬辰被陷害,刑堂也是難辭其咎,或者說他們才是里面最大的執行者,是難逃罪責!
    當斷則斷,刑堂堂主也是一代梟雄,有壯士斷腕的勇氣,第一時間就把偵緝長老給推出去頂缸,畢竟這一次的事情鬧得太大,性質太惡劣!
    如果沒有偵緝長老,旁人根本頂不了這個罪,一時之間刑堂幾十位丹武長老都被抓起來了,面臨他們的將是血粼粼的屠刀,這是罪有應得,不值得憐憫!
    “姬辰,現在事
    情已經查明了,你是清白的無罪釋放,而且罪魁禍首也得到了懲罰,你看是不是到此為止了?”副掌教如此說道,聲音很溫和很慈祥。
    “到此為止?副掌教你太心急了吧,事情還沒弄完啊。”
    姬辰手里又拿出了兩塊留影石來:“宗主,姐姐,老酒鬼,你們不知道啊,這幾天日日夜夜都游走在死亡線上,差一點就等不到你們回來了!”
    “刑堂的手太黑了,變著花樣的來致我于死地啊,我日子過的慘啊,提心又吊膽啊!您都是最公正最嫉惡如仇的,可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這兩塊留影石也被激發了,里面記錄的正是大牢中那十幾位囚徒對姬辰的暗殺,以及之后那一次的下毒,原原本本的都被記錄了下來!
    花不言的臉色難看到了極致,酒中仙體內有龍吟劍鳴之聲顯然也氣的夠嗆,花解語更是干脆,抽出寶劍朝著刑堂堂主就劈了下去。
    也就是刑堂堂主修為高深,實力并不遜于花解語,否則換了其他人,早就被斬殺在此地,血濺五步了!
    “刑堂?呵呵,這就是我們星海宗的刑堂!勾結黃泉教、栽贓陷害、以權謀私、牢中暗殺,這還是維護宗門安寧的刑堂嗎?這分明就是草菅人命的人渣集中營啊!”
    花解語怒氣沖天,根本不屑于掩飾:“花不言,這事你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本姑娘就只能自己去討一個公道了!我徒弟差點被人殺了,我很生氣,我要殺人!”
    “放心,本宗不會讓姬辰受委屈的。”花不言神色陰沉:“刑堂堂主,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最好能說個明明白白!”
    說明白?這是還說個屁啊,怎么著,難道要我說這都是我的陰謀,就是要弄死這個小子?事到如今了還說啥啊,死道友不死貧道吧!
    刑堂堂主也開始推卸責任了,這一次刑獄長老成了替罪羊,被推出來頂缸,還有守衛大牢的十幾位丹武高手也被拎了出來,按在了地上。
    “這就完了?花不言你是不是在糊弄我!”花解語很生氣:“我就不相信了,這種事情在眼皮子地下發生,他刑堂堂主就能有一身干凈!”
    “姬辰你說,這樣處置你滿意嗎?只要你不滿意,這件事情就沒完!”
    “姐姐稍安勿躁,其實宗主這樣做已經很不錯了,畢竟咱也沒有證據直接指認人家一位大義凜然、嫉惡如仇的好堂主啊!”
    姬辰一臉和煦的說道,很是為旁人著想,聽的刑堂堂主都有些小感動,嗯,差一點就真感動了,前提是姬辰不繼續往下說的話。
    “不過我被陷害了,被金爐峰和刑堂聯手陷害了,而且還好幾次都差點死掉,心靈和身體都受到了嚴重的創傷!”
    姬辰咳嗽了兩聲,虛弱的伸出了兩只手掌來:“想讓我不再追究也行,湯
    藥費、誤工費、精神損失費,都給我一點就好了。”
    “我也不貪,刑堂隨便給我十億下品靈石,金爐峰給我兩億下品靈石,這事情也就算了,你看看,我要的不多吧!”
    不多嗎?不多才怪呢,柳深深豐腴的胸膛差點炸裂,刑堂堂主臉黑的差點一口血把姬辰給噴死,還不貪,你不貪的話那都沒天理了,簡直就是扒皮怪啊!
    “我們兩家那可是十二億靈石,那可不是一筆小數目,足以讓一位丹武大圓滿傾家蕩產!”刑堂堂主強忍著心疼說道:“能不能少要一點,一億靈石如何?”
    “跟我討價還價?你太得寸進尺了,完全就是沒有看出我的善意啊!來,本公子跟你們算一筆賬!”
    姬辰一副憤憤不平的委屈樣子:“我的天賦你們都知道的吧,三十年之內絕對能成神武,你們可是差一點就殺掉了一尊神武啊,賠這么點錢你們還老大不愿意了?”
    “你們知道什么是神武修士嗎?一根手指頭就能把你們所有人戳的永世不得超生,你們還討價還價的不知道好人心,心里偷著樂去吧!”
    (本章完)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