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敵從霸道開始 >第128章事了拂衣去再逢徐天師

第128章事了拂衣去再逢徐天師

    姜指揮使面色大變,他的指揮使大印以及驚神刀也能調動守城大陣,此刻一柄刀狠狠的刺入了大地之中,刀光萬里襲殺那黃泉鬼龍舟!
    “嗡!”
    黃泉鬼龍舟如同活物一般,龍息滾滾撐開一個黃泉的護罩,抵擋那刀一瞬,身如游龍靈活無比,幾個轉圜就沖到了陣法邊緣,將那刀光甩的遠遠的!
    “聽我號令,天羅地網,銅墻鐵壁,看你如何逃走!”
    楚太臣心急火燎的做出了最后一搏,陣法的力量在凝練,將城墻所在的大地化作了堅逾金石的存在,一串串的符文擴散出來,相互牽連構筑,演化出一張張密布地下的大網!
    慕幽城冷笑一聲,身后以那血刀中年人為首的黃泉教妖人齊齊出手,破開堅硬的泥土,將那符文陣法打的一個扭曲。
    黃泉鬼龍舟猛的一個跳躍,就從那陣法靈網之中鉆了過去,離開了府城逃之夭夭,真的是虎歸深山、龍入大海,再也無法尋找了。
    “咱們也是時候離開了。”花解語趁亂又擊殺了一尊兇將,此刻差點被人給盯上:“等陣法的力量完全開啟之后,就算是我們也走不了了!”
    “八爺我可以帶你們走啊!”賊大爺一臉猥瑣的笑容,拍著胸脯湊到了姬辰面前。
    “只要小兄弟將你那妙手空空的神通手段,與老夫互通有無一下,八爺以我高尚的人品和情操保證,絕對不會讓你們受一丁點傷害!”
    “前輩,我怎么感覺你不像好人啊。”姬辰大鼎一震將那四位大寇放了出來:“你們跟著老前輩去老爺嶺吧,記得要不忘初心,做一個充滿正能量的大梟巨寇!”
    “姐,咱們走!”姬辰抱起黑帝來,小黑狗眉心豎眼打開當空構筑一座門戶,兩人邁步走了進去,轉眼就消失不見了。
    “沒錯,就是這一門大神通啊!如果八爺我會了,那就是如虎添翼,別說是王城皇城了,連天人大墓、密藏老子都敢偷!”
    賊大爺羨慕的搖頭尾巴晃,在那里亂跳,作亂的邪道高手大部分都跑了,剩下的那些被陣法堵住,此刻正在被絞殺。
    賊大爺也不再停留,他做好了準備,帶著那四人通過特殊的手段離開了,不斷復蘇的護城大陣都沒有留下他們!
    小黑狗接連打開了四座門戶,姬辰傳送出了府城來到了一條大河之上,水流湯湯,波濤滾滾!
    “嘿嘿,這一次真是殺的痛快,鬧的爽利!”
    姬辰激動萬分,熱血躁動差點把河水都給煮沸了:“只是可惜沒能將那楚太臣的狗頭給砍下來!還有黃泉教,早晚要把他們一網打盡!”
    花解語點了點頭:“當初落日谷事件爆發的時候我才幾歲,只能聽到噩耗而無能為力!現在姐已經有本事報仇了,就不會放過他們!”
    “楚太臣還有他的兇將走狗
    ,三山宗主、日月宗主,他們的手上都染滿了咱們星海宗的鮮血,本姑娘早晚要讓他們血債血償!”
    花解語美眸看著遠方,光潔的眉頭輕輕一皺:“有人追過來了,咱們兵分兩路,我去吸引那些追兵的注意力。你收起大鼎來只要不主動暴露,不會有人發現的!”
    很快一大群高手就從府城之中飛了出來,現在他們翻身做主人了,整個星原府的力量都在匯聚。
    全力追殺今天作亂的黃泉教眾以及邪道高手,想要挽回一點顏面,狠狠出一口惡氣!
    花解語今天斬殺了很多總督府高手,早就是楚太臣必殺名單上名列前茅的存在了,她化作流光遠遁,緊接著就有幾十位丹武大高手追殺了上去。
    蒼穹之中五顏六色的遁光不斷的飚射而過,一刻鐘之后姬辰從那河底泥沙之中鉆了出來,他收了霸王鼎,恢復了往日的容貌,不屑一笑,朝著遠處就去了。
    他貼地飛掠速度極快,就像是花解語說的,總督府的高手、三山宗和日月宗的修士根本不將他放在眼中,畢竟一個沒見過的鬼武小修士罷了,根本不是他們追殺的目標!
    剛走了一個多時辰,在一片戈壁上就看到遠處的一片地面轟的一聲炸開了,有一只巨大的白骨手掌從大地之中探了出來,朝著前面狠狠就拍擊了下去。
    塵埃滾滾之中有一道人影在玩命狂奔,姬辰目光云兩道金光看的比較清晰,那是一個身著道袍的青年,長得虎頭虎腦的神色卻很猥瑣,分明就是徐天師!
    徐天師被那畝許方圓的白骨大手一下子給拍到了大地之中,地層都被穿透了上千丈,可很快他就沖了出來,拍了拍身上的土跟沒事人一樣,繼續朝前狂奔。
    “徐天師,身子骨不錯啊。”姬辰站在遠處好整以暇的看著,如同欣賞一場大戲:“這才多長時間,這舔屎妖道竟然已經到了玄武三重天,看來機緣不錯啊!”
    白骨手掌的主人顯然也很詫異,沒想到自己全力以赴竟然沒能滅了那可惡的盜墓賊,于是乎大地整個炸開,一頭三千丈高的骨頭架子就沖出了地面。
    這家伙還扛著一塊巨大的墓碑,大腳丫子撩開跑的極快,追殺徐天師,大腳板白骨嶙峋,就跟拍蒼蠅一樣滿地亂踩賊道士。
    “你大爺的,無上天尊!你不道德啊,道爺不過就是拿了那棺材里的一點寶貝罷了,用得著這么追殺我嗎?雖然是道爺不好,讓那大墓垮塌了。”
    “可那也是無心之失啊,是個事故!而且妖怪就怪你家主子太小氣了,修墳墓都粗制濫造,一碰就倒了!我勸你還是別追了,否則別怪道爺我不客氣!”
    徐天師被追的嗷嗷怪叫,漫天神佛都嚷嚷了一個遍,最后祭起那口玉碗,龍形神光不斷的竄出來,廢了九牛二虎之
    力才勉強將其斬掉!
    “可惡,都怪那骷髏害的我有損失了這么多財產,太心疼了!”
    徐天師痛心疾首的碎碎念:“救苦救難的太乙天尊啊,不如您就放下九靈元圣,地獄里去把那些骨頭架子都給啃了吧,骷髏啊,最煩人了!”
    徐天師剛轉過一座戈壁土山,就覺得后腦勺猛的一疼,渾渾噩噩的轉過頭來,卻看見有人拎著巨大的一口鼎在砸自己。
    “無上天尊,尼瑪!”
    第二下就砸在了面門上,徐天師一翻白眼就躺在了地上,雙腿還在那里踢蹬著,口吐白沫!
    “舔屎妖道,小爺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好東西,統統都給我吧!”
    姬辰祭出霸王鼎來對抗那一口玉碗,將徐天師從頭到腳都給搜了個遍,可卻收獲寥寥,里里外外不過那么幾件靈器與靈石,窮的很!
    “該死,這道士也太賊了,肯定將寶貝都放進玉碗空間之中了!”姬辰看著玉碗眼睛冒火,氣的在徐天師身上狠狠踹了幾腳。
    那口玉碗格外的不凡,能跟霸王鼎分庭抗禮,姬辰用系統都看不出到底是什么品階,絕對在九品靈器之上,連天人都沒有資格擁有!
    徐天師將全部身家都放在玉碗之中,旁人根本沒有辦法給搶走,也沒有辦法偷走,小黑狗試驗了一次,就算是她的傳送門也進不去!
    好半天徐天師幽幽轉醒,一看到姬辰就怒的不行,摸了摸后腦勺和面門疼的齜牙咧嘴,蹦起來就跟姬辰拼命,差點引起兩大法寶的火并,打爆一方原野。
    “嘿嘿,這么說你是被人嫌棄了,被宗門趕出來了唄?”徐天師幸災樂禍的笑著:“不如你跟道爺我混啊,咱們雙劍合璧,肯定能橫掃無敵,所向披靡!”
    “算了吧,跟你混,還不是整天提心吊膽的。”姬辰瞥了徐天師一眼:“你天天在地里鉆,坑蒙掛騙、偷墳掘墓,太損陰德了,不能干!”
    “轟隆!”
    兩道長虹從千里高空之上飛了過去,那是一位身著明黃鎧甲的將軍,坐下一頭丹武境界的獅子大妖,旁邊一位身著正三品的官服,一雙陰鷙的眸子掃射天地。
    “是總督府的兇將和一位狗官,都不是什么好鳥!這一次出來應該就是追殺小爺的吧,正好,就讓小爺把你們兩個都給收拾了!”
    姬辰朝著徐天師開口,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徐天師一聽就蹦了起來,反應很激烈:“臭小子你開什么玩笑,上一次見面就要殺丹武,這一次連丹武后期都敢撩撥?”
    “作死的事情別拉上我啊,道爺我可還想多活兩年,好好享受一下人生呢!”徐天師一邊擺手一邊走:“作死的事情你一個人去干就夠了!”
    姬辰深知徐天師的脾性,當即說道:“那兩位的收藏財富都歸你了,干不干!”
    徐天師一
    聽腳步戛然而止,風騷的一甩頭發,換上一副嚴肅的面容:“好兄弟,道爺幫你了!記住了,道爺可不是為了錢啊,我這么高風亮節,為的是公道!”
    “這兩個狗官,欺壓良善、無惡不作、惡貫滿盈,今天道爺就出手,替天行道!無上天尊!”
    “想個辦法,將他們徹底鎮殺!”姬辰說道:“妖道,你不是會布置風水殺局嗎,能不能用風水局來催動咱們的法寶復蘇,將他們殺掉!”
    “可以,不過要好好的謀劃布置一下。”徐天師跟姬辰一拍即合,很快就敲定了所有的計劃,就開始行動了起來。
    在徐天師勾勒風水大陣的時候,姬辰卻一絲不茍的開始了修行,黃金古經運轉,肉殼發光璀璨絢爛,鬼武四重的瓶頸轉眼就被轟穿了!
    一片黃金海的虛影出現,異象紛呈,姬辰突破的動靜很大,一片戈壁都被金色的輝煌給淹沒了,血氣如龍,節節攀升!
    (本章完)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