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迷失時空之路 >第128章黝黑時空之力再現


  接下來的日子蘇清河依舊忙得昏天暗地,整日不見人影。
  街道上行色出匆匆的人們,讓人感覺到空氣都有些壓抑。
  可是蘇小雨確實難得的過了幾天清閑日子,每日有武慕的陪伴,日子過得從未有過的踏實。
  兩人聊了很多,可是蘇小雨從頭到尾都回避著一個問題,那就是她身上的傷是怎么來的。
  武慕小心翼翼的問了幾次,可是都被蘇小雨輕描淡寫的兩句話敷衍過去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兩人錯過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時間轉眼就過去了一個月。
  武慕的傷勢已經全好了,可他還是一直留在云國。無論蘇小雨怎么說,他也不肯離開。
  想到那日武家人對自己的逼迫,蘇小雨對武家人也沒有什么好臉色,所以也就沒有堅持。武慕就這樣心安理得的留在了蘇小雨的身邊。
  這時云國亂象已現。肖葉果然如同蘇清河所說的那樣,在南方發動了暴亂。
  如今的云國已經是天下打亂。
  哪怕幾人深處云城,也能感覺到氣氛的壓抑。
  蘇小雨在屋里待得久了,有些悶,就拉著武慕陪同出去走走。
  他們這時才發現,此時的云城與數月前的云城已經大不一樣了。
  大街上到處都是身穿鎧甲的士兵。如今能像他們兩人一樣,在大街上閑逛的人已經不多。
  原本熱鬧的大街此時一片蕭條。
  蘇小雨這時才發現,就連那時不時上門來的上官聞,也已經數日不見了蹤影。
  蘇小雨有些感嘆,她不知道自己在這里待多久。想到這里她不禁有些傷感,沒了繼續逛下去的興致。
  兩人剛踏入將軍府,武慕就不悅的皺起了眉頭。這幾日來府里的“老鼠”實在是太多了,殺了一波又來一波。
  武慕再次擊退得一波想潛入府里的人,無奈的看向蘇小雨,“小雨,這里如今只怕咱們也待不長了,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
  蘇小雨嘆息一聲,很沒有形象的趴在院里的石桌傷,有些無奈的說道:“我能有什么打算?我是注定離不開這個世界的。去哪里都一樣,與其去一個陌生的地方,還不如就在蘇清河這里過得自在。”
  武慕寵溺的笑了笑,“你高興就好!”然而當他轉過身去時,眼中還是出現了一絲蘇小雨不曾發覺的擔憂。
  通過這這些日子和蘇小雨的相處,武慕發現她雖然對自己的傷表現的并不是十分的在意,可是每每提到這個話題時,她還是會不自覺地轉換話題。
  他知道,蘇小雨的心底終究還是放不下。
  兩人正在閑聊,武慕臉色突然一變猛的朝東方看去。
  蘇小雨發現了他的異常,立刻問道:“發生什么事情了?”
  “我們得快點走,蘇清河出事了。”
  蘇小雨猛地站起來臉色一沉,來這里這么久,她已將蘇清河當成了朋友。
  朋友有難,她又怎會不擔心。
  “快走!”
  沒有耽擱,武慕直接拉著蘇小雨沖天而起,往東方飛去。
  此時的蘇清河渾身是傷倒在血泊之中。他在腳邊有一些破碎的玉璧的痕跡。那正是武慕給他防身用的。
  這些日子云國局勢太過動蕩,蘇小雨不放心蘇清河的處境。武慕自然不會讓她受傷。
  此時一群黑衣人手握長劍直指蘇清河,“蘇清河,我勸你識相些。如今皇后娘娘也是自身難保,只怕是護不住你了。你若是乖乖的給我消停一些。將來定會有你的好日子。”
  蘇清河將嘴里的那口鮮血吐出,冷笑道:“該死的狗東西。想要收買我,只怕你們付不起價錢。”
  黑衣首領哈哈一笑,“小蘇將軍果然是識相,你不妨把你的條件開出來,我們蕭大將軍一向是求賢若渴,必不會讓你失望的。”
  蘇清河緩緩站起身子,他知道武慕一定在來的路上了。他一定會救自己的。所以他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拖。
  “你們肖大將軍居然派你們來殺我,我自然是有我的價值,不知道你們肯開出什么條件。”
  黑衣首領哈哈一笑,“小蘇將軍有什么要求不妨直說。”
  蘇清河咬了咬牙,“那要看你們能給我什么了。”
  黑衣人笑道:“跟著我們將軍,來日封侯拜相指日可待,你又何必跟在一個女人身邊當她的馬前卒。蘇將軍宏圖大志想必也不會甘心吧?”
  蘇清河此時卻突然笑了起來,一臉上出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他輕輕的說道:“不如讓肖葉那個忘恩負義的狗東西來給我看家護院如何?”
  此話一出,黑衣人臉色大變,他這才意識到自己被耍了。
  “蘇清河,你這是在找死。”
  說完一揮手,直接讓身后的人朝著蘇清河殺了過去。
  可是蘇清河卻站在原地動也沒動,滿臉笑容的看著來人。
  在那幫黑衣人即將沖向蘇清河的時候。一個黑色光團突然出現在了蘇清河身前。
  那幾個黑衣人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重重的飛了出去。
  黑衣首領這才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來了兩個人。
  那個神奇的黑色光團便是從這個男子的手上發射出的。
  “清河,你沒事吧?”武慕問道。
  蘇清河笑著搖了搖頭,“有你在,我想有事兒也很難呀。”
  蘇小雨哈哈一笑,“你沒事兒就好。”
  然而當她看見了蘇清河背后那幾道深深的傷口時,她的笑聲戛然而止,臉色一下沉了下去。
  她轉身看向那幾個黑衣人。,大罵道:“你們這是找死!誰傷的他!說自己站出來我給你留個全尸。”
  幾個黑衣人面面相覷,看著眼前這弱不禁風的女子,發出陣陣的嘲諷。
  “給我們留個全尸?你們只兩個人,我們這兒還有六個人。誰留誰全尸不一定!你個小娘們兒,敢口出狂言,今日就讓我來收了你。”
  原本武慕還靜靜地站在一旁看戲,可是聽到這個話,他的臉色瞬間就有一股殺機出現。
  他冷眼看著剛剛口出狂言之人,右手緩緩抬起,一朵幽黑色的蓮花從他的掌心慢慢出現。
  在場所有人都被這一幕驚呆了。
  武慕瞇著眼看向那幾個黑衣人手指微彈,那朵黑色的蓮花立刻就朝著幾個黑衣人飛去。
  幾乎是眨眼間,一陣凄厲的慘叫聲響起。那幾個男子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若不是地上還殘留著血跡,蘇清河都會以為自己看錯了。
  這是他第一次親眼看到武慕真正的力量,他看得目瞪口呆,整個人因為激動都在顫抖。
  蘇小雨呆呆的看著那朵幽黑的蓮花,一瞬間眼眶里就蓄滿了淚水。
  她一步一步朝著武慕走去,雙手開始微微顫抖。
  同時心中暗罵自己,她真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傻瓜。為什么她一找沒有發現!她應該一早就發現的!
  她真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