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迷失時空之路 >第126章傾訴衷腸


  在武慕離去的那天下午,慕容云的郡主府就迎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那人身穿著一個巨大的黑色斗篷,把自己捂了個嚴嚴實實,只有兩只眼睛露在外面。
  這人由著慕容云的貼身丫鬟,親自領著帶去了她的書房。
  書房里,慕容云早已等候在那里,正靜靜地喝著茶。聽到門外響起的動靜,她將手里的茶杯輕輕的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眼中有著一樣的光芒。
  她淡淡的看下大門,此時黑袍人正好一跨步走進了屋里。
  “郡主娘娘。想見您一面可真是不容易呀!沒想到我們第二次見面竟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這是一個壯年男人的聲音。
  慕容云冷視著眼前的黑袍男子,嘲諷道:“在我這里就不用如此遮掩了吧!”
  黑袍男子聞言呵呵一笑,一手扯掉了戴在身上的大斗篷,一個面色冷漠的精壯男子便出現在了眼前。
  他沒有上官聞那樣的翩翩公子氣質,更沒有武慕那樣瀟灑飄逸出塵的氣質,但是他那雙眼睛任誰看過也不會輕易忘記。
  那是一雙充滿欲望的眼睛。他毫不掩飾自己心中的炙熱、強烈以及巨大的野心。
  慕容云與眼前的男子已不是第一次見面,可就算如此,她還是被他那雙眼睛給吸引住了。
  那雙眼睛就好像有魔力一般,能直接照進人心靈最深處的黑暗,將它無限放大,最后讓人深陷其中。
  男子很滿意慕容云的反應,呵呵一笑,“怎樣郡主?對在下是不是失望了?”
  慕容云瞇了瞇眼,她只有在武慕的眼前才會展露出小女人的一面,而在其他任何時候她依然是那個高高在上、頗具心機的慕容郡主。
  慕容云有這個傲氣。
  “肖將軍。你既然已經來到了我的府里,那么你心里就應該有數了,又何須如此廢話!”
  這個男子正是著掌握云國數百萬兵馬的大將軍肖葉。
  肖葉發出陣陣狂笑之聲,毫不避諱的坐在了慕容云的身邊,“我就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
  慕容云不置可否,沒有理會他。
  肖葉絲毫也不著急,“郡主。今日一見,你我之約可以達成。我肖葉在此起誓,日后必不負郡主!”
  慕容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眼底展露出強烈的恨意。直至調整了自己的呼吸,讓自己看起來盡可能的平靜下來,她這才轉過頭直直的盯著肖葉。
  “肖將軍宏圖之志,慕容云定當全力支持。只愿將軍日后能信守承諾。”
  肖葉站起了身子,無比嚴肅的看下慕容云,“我以肖姓族人起誓,若日后有負慕容郡主,我之后人必當斷子絕孫!”
  慕容云淡淡的點了點頭,親自為肖葉倒了一杯茶水。
  兩人舉起茶杯相視一笑。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
  夜深如墨,天空中沒有一絲的光亮。
  自從天空出現異象之后,這星空似乎都暗淡了許多,天空中整個星象徹底大亂。
  無數的人在感嘆,這是天下即將大亂的前兆。
  朝堂此時也人心惶惶,這些日子皇帝對皇后各種打壓,企圖架空她的權利。
  作為皇后一黨的嫡系,蘇清河整日忙的不可開交,所以也就沒有時間陪著蘇小雨。
  蘇小雨在他這府里住了幾天,連他的面都見不了幾次。
  不過好在蘇小雨已經過慣了這種冷冷清清的生活,并不有什么覺得不習慣的地方。
  只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她總是會抬頭仰望著天空,一個人靜靜的發呆。
  此時的天氣已經進入了深秋。樹葉掉得越來越多,夜間的溫度越來越低。
  一陣涼風吹過,蘇小雨微微打了個寒顫,雙手搓了搓胳膊,這才打算關掉眼前的窗戶。
  可是緊往窗外看了一眼,他就愣在了當場。
  窗外一個男子靜靜的站在那里。他身上的黑袍被這微風吹打得飛舞起來。
  可是他的臉上卻只有溫柔的笑意。
  兩人隔著窗戶,四目相對。
  在這一刻,蘇小雨的眼眶不知不覺的紅了,立時開始在眼圈里打轉。
  這樣溫柔的笑容,她已經許久沒有看見了。
  “你來了!”最終她輕輕的喊了出來。
  雖然她的聲音很輕,在這風聲中幾乎微不可聞。可是窗外的那個男子卻還是笑了。
  “小雨。我回來啦!”
  武慕的聲音是這樣的真實。蘇小雨突然覺得有些心慌意亂。手上不自覺地啪一下就關上了窗戶。
  窗外的武慕卻笑了,他的小雨永遠都是這樣的可愛。
  蘇小雨關上了窗,整個人就弄在了當場。眼圈里的淚水終于抑制不住的流了下來。
  幾乎是瞬間,她沖向門去,啪一下的推開了門,朝著樹下那道人影沖去。
  在蘇小雨還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武慕已經第一時間沖了過去緊緊的抱住了她。
  感受到了蘇小雨的氣息,武慕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對不起,對不起小雨。我來晚了,都是我的錯。”
  蘇小雨許久以來的不愉快在這一瞬間煙消云散。
  “你回來啦?你終于回來了。你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嗎?你知道我找了多少地方嗎?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嗎?”蘇小雨哭得泣不成聲。
  武慕靜靜的抱著她,嘴里一遍又一遍的說著:“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蘇小雨還在哭著,武慕的手已經搭在了她的手腕上。他沒有忘記蘇小雨身受重傷的事情。
  當武慕的時空之力進入蘇小雨身體的時候。
  蘇小雨立刻察覺到了一股微微的酥麻感。她驚喜的發現已經許久未曾出現的感知力,在此刻終于有了一絲松動的跡象。
  “這是……”
  “你的時空之力是怎么回事兒?”
  兩人同時開口。
  察覺到蘇小雨體內竟無絲毫的時空之力,武慕不由得有些急了,緊緊的抓著她的胳膊,焦急起來。
  “小雨。你之前受了什么傷?為何時空之力被封鎖住了?”
  蘇小雨擦了擦眼淚,可卻依舊是一臉的笑意,“沒關系的,除了不能使用時空之力,對我沒有任何影響。”
  “不能使用時空之力?”武慕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滿臉都是焦急之色。
  “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失憶的這段時間你到底發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才會讓你的時空之力都使不出來。你知道使不出來時空之力這意味著什么嗎?你將永遠無法回去你的時空之路了。”
  蘇小雨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胳膊,淡淡的笑道“我當然知道。可我本來也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我原本也沒有時空之力。”
  武慕眼底都是心疼之色,“小雨,你的傷到底是怎么回事兒?是誰傷害了你,你告訴我!”
  “沒有誰。只不過經歷了一場時空亂流的爆炸而已。”
  蘇小雨說的風輕云淡。可武慕的心幾乎已經糾在了一起。時空亂流的爆炸,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他簡直無法想象。
  ……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