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迷失時空之路 >第101章詭異店小二


  蘇小雨此時只得尷尬的笑了笑。
  她轉頭看向雅兒尋求她的意見,可是雅兒哪里懂什么策論!要是問她怎么打架她倒是很在行。
  見此蘇小雨只得再次尷尬的看向店小二說道:“若是有人做不出這策論,那又會怎樣?”
  誰知那店小二此時卻微微揚起嘴角,一臉傲然的說道:“此處乃是上官皇后開設的百姓議政之處,這云國只怕還沒有誰有這么大的膽子敢在這里嘩眾取寵!”
  說完之后他還一臉的狐疑看向蘇小雨。
  蘇小雨此時臉色微紅,只得拿起了桌上的毛筆,只是當她看到那硯臺和墨的時候心又往下沉了沉。這東西她可不會用呀!當年雖然寫過一陣子的毛筆字,可用的都是現成的墨汁,現在讓她研磨那不就一下就暴露了嗎?
  一般情況下此時店小二就應該離去了,可是此時那個男子卻不著急走了,他若無其事的拿起磨旁若無人的開始研磨。蘇小雨感激的看向他,沒有拒絕他的好意。
  男子研磨的動作很好看,行云流水一般,讓人覺得十分的賞心悅目,仿佛他在做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一般。
  蘇小雨一時都看呆了,她第一次覺得研磨也是一件如此美好的事情。然而當她注意到男子潔白修長的手指時,卻微微皺了皺眉。
  這雙手顯然不可能會是一個店小二的手,這男子的身份只怕不簡單。可是自己初來乍到又有什么可讓人惦記的呢?蘇小雨百思不得其解。
  男子見蘇小雨遲遲沒有下筆微微皺了皺眉,他今日已經是很放低姿態了,只為探一探這個女子的底。
  此時城中的形勢十分敏感,這時出來兩個陌生的女子直接上了二樓,這不得不讓他心生懷疑。可是這一番交談下來卻讓他更疑惑了。
  “姑娘可是有何為難之處?”
  蘇小雨的思緒被打斷,再一次尷尬的笑了笑。她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終于下定了決心提起筆在紙上書寫起來。
  蘇小雨的字并沒有什么出彩之處,作為一個在后世長大的人,她確實沒有在這方面下什么功夫。能寫出這樣的幾個字,在她自己看來已經是相當滿意了。
  男子看到蘇小雨這樣的字跡先是愣了愣,然而當他看清蘇小雨所書寫的內容時不禁精神一震。
  “民為水,君為源。源清則水清,源濁則水濁。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妙,實在是妙!”
  男子突然出聲嚇得蘇小雨的手猛的一抖,一塊難看的墨跡就赫然出現在這張潔白的紙上。
  她原本還在想著接下來該再寫點什么,腦子里的這幾句話也是曾經看過的一個很火的電視劇里的臺詞。她也就只記得這幾句!
  如今被這男子這么一搗亂她也就不用想了,直接放下筆一臉不悅的看向這個所謂的店小二。
  男子此時也意識到自己的魯莽,連忙道歉:“在下失禮了,姑娘的短短幾句話實在是精彩,在下忍不住拍手稱好。”
  說完他站起來對著蘇小雨恭敬的作了一個揖,“今日姑娘一言才讓在下發現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實在是令在下十分佩服!小生有禮了!”
  蘇小雨此刻也站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謬贊了。只是今日這策論……”說著她指向有墨跡的那一塊地方。
  男子見此淡淡的笑了笑,“無妨,姑娘一句話已勝過旁人千言萬語。姑娘憑此即可。”
  蘇小雨如釋重負,暗松了一口氣,也沒敢在這里再做耽擱,拉著雅兒匆忙的離開了這里。
  男子有心想挽留,只是速度慢了些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們下了樓。他連忙招來一個侍衛樣的人吩咐了幾句而后那侍衛就匆忙下了樓。
  此刻蘇小雨和雅兒已經回到了大街上,有了茶樓這個小插曲,兩人也沒有了繼續逛街的興致。
  雅兒本就可以隨時幻化出雅音閣,不拘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兩人只需找一個清靜點的地方就行。
  這個時候還在城里顯然是不合適的。剛出了城門雅兒就狐疑的往身后看去。
  蘇小雨此刻也皺起了眉,早在城里的時候她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了,只是一直不能確定。她雖然無法使出時空之力,可是她的感知力還在。此刻見雅兒也是如此的反應,她就已經猜到一些。
  “雅兒,后面有條尾巴,咱們小心一點,還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過我猜八成是茶樓里的那個男人派來的人。”
  雅兒乖巧的點點頭。其實按照她以往的脾氣早就出手收拾那個人了。只是蘇小雨在這里,她才忍下了自己那火爆的脾氣。
  “姐姐,聽你的!”
  蘇小雨拉著她的手往城外的樹林里走去,走著走著突然加快了速度,一眨眼就沒了蹤跡。
  跟蹤的男子大驚,連忙追了過去,可是此時哪里還有她們的蹤影,四處探查無果之后,他只得返身回城。同時他的心中無比納悶,兩個如此嬌小的姑娘怎么會從他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他卻不知道就在離他不遠處的一棵樹上蘇小雨和雅兒正看著他的一舉一動。
  直到男子消失,雅兒才扶著蘇小雨從樹上飛了下來。
  她得意的揚起小拳頭說道:“就這點本事還敢跟蹤本姑娘,遲早要讓他嘗嘗本姑娘的厲害!今天真是便宜他了!”
  蘇小雨摸了摸她的頭,“咱們還得找個清凈的地方。”
  ……
  隨著侍衛的回歸,城里立刻就翻了天。
  蘇小雨的策論被那男子直接定為此次論戰的榜首,一下就引起了轟動。此刻全城都在猜測那位奇女子的來歷。
  一座精致的莊園內,侍衛單膝跪地,“屬下沒有完成任務,特來請罪!”
  屋里的男子正是今日裝作店小二的那位男子,他放下了手里書,有些詫異的看向請罪的侍衛。
  “怎么回事?是被人阻攔了還是被發現了?”
  侍衛覺得十分難堪,幾乎是咬著牙齒說道:“屬下跟丟了!”
  “跟丟了?”男子一臉狐疑的看著侍衛。他這個侍衛的身手如何他心里是很清楚的,否則也不能時常把他帶在身邊。
  “以你的身手居然會跟丟了?這是怎么回事?”
  侍衛被這話憋的漲紅了臉,“屬下失職。那兩個姑娘在城里逛了一會兒就直接出城了。城外地勢開闊,屬下記得公子的吩咐并不敢靠的太近。在城外小樹林時她們突然就消失了。”
  男子皺著眉重新拿起了桌上的書,放在手上有一搭沒一搭的敲著,心中在做著各種分析。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