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迷失時空之路 >第94章異樣


  封悅就這樣被蘇小雨拉到了她的時空之路上。
  幾乎在封悅站上時空之路的瞬間,豆大的汗水頃刻間就冒了出來。
  她撲通一下跪到了地上,一種來自靈魂上的壓迫感讓她站也站不起來,甚至連頭都抬不起來。
  蘇小雨嚇了一跳,“封悅,你這是怎么了?”
  封悅心里的震撼不比身上的變故小,她曾經也去過紅瀟的時空之路,卻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紅瀟等人也看到了這里的變故,有心想問問什么情況卻不敢輕易跨入漩渦。
  他們只得在外面大喊著。
  “封悅,小雨,出了什么事!”
  蘇小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滿頭大汗的看向紅瀟等人,眼中全是焦急之色。
  “封悅,你這是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嗎?我帶你去藥鋪,走!”
  一聽這么說,封悅的臉色一下就變得更加慘白。在場的人中只有她自己知道這是出了什么事。
  紅瀟此刻已經等不及了,眼看就要踏入這漩渦中。
  封悅瞳孔一縮,艱難的搖了搖頭,往漩渦的那頭揮了揮手,示意他不要過來。
  這個簡單的動作已經讓汗水打透了衣衫。此刻的她顯得更加的狼狽不堪。
  蘇小雨皺眉,她已經想到了什么。顧不得身上的疼痛,連忙拉著她退出了時空之路。她這一動作幅度有些大,后背的傷口再一次沁出星星點點的血跡。
  離開了時空之路,封悅身上的壓迫感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臉上也一點一點的恢復了血色。
  她如獲新生般拍著自己的胸口順著氣,心中后怕不已。若不是蘇小雨拉著她出來,她覺得自己很有可能就要死在那里。
  “太嚇人了!小雨,你的時空之路太恐怖了,我進去甚至連呼吸都辦不到。真是太可怕了!”
  其余幾人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只是看著封悅的樣子都十分慶幸剛剛自己沒有頭腦發熱走進去。但是此刻在他們心中對于蘇小雨能獲得那樣的力量又信服了幾分。
  他們成為守護者這么多年,什么事情沒有見過。可是今日蘇小雨再次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對不起,我不知道會這樣!我只是想請你們去做客,我不知道會這么危險。”蘇小雨心中無比內疚。
  “不怪你,我知道你的好意!只是似乎你的時空之路好像不太歡迎我們。”封悅輕輕的笑著。
  “‘對呀,你不要自責了。還是養傷要緊!”其余幾人也都在勸著。
  ……
  直到蘇小雨再次回到時空之路,她的心情還是有些低落。
  時空之路上只留下她細長孤單的背影。看著自己這一身的傷,她不由得苦笑。
  這陣子她總是不停地出入藥鋪。這藥鋪已經成為這時空之路最要緊的地方。
  當初小金要她第一個就打開藥鋪,現在想來確實應該感謝它!
  溫和的力量緩緩進入她的體內,進入她的每一個細胞,她閉著眼……
  遙遠的一個時空里,一個面色有些蒼白的男子站在窗邊抬頭看著星空,期間時不時地還夾雜著咳嗽聲。
  “咯吱,咯吱!”一陣木頭的碰撞聲打斷了他的沉思。他有些不悅的皺起了眉頭。
  門被人從外推開。一個青衣婢女看了眼男子的方向而后退了回去。
  接著又是一陣“咯吱咯吱”的聲響,只見那青衣婢女推著一個木質的輪椅緩緩走來,直接進了屋里。
  輪椅上是個穿著留仙裙的美貌女子。似乎是因為身體不好,所以她并沒有帶過多的首飾。僅僅在頭上插了一支簡單的素玉簪子。
  雖說簪子看起來很樸素,但是那玉質卻是十分的通透,不見一絲的雜質。任誰看見也會去多看一眼。
  青衣婢女將輪椅推進門就自覺的退了出去,并且很體貼的把門給關上了。
  屋里的男子只是微微皺了皺眉就很自覺的走了過去,接替了婢女的工作將女子推到了屋里。
  女子見此甜甜的笑了笑,“你總是這么客氣。”
  男子臉上依舊沒有笑容,他只是淡淡的說道:“這是我應該做的。”
  女子的神情沒有一絲的變化。“沒有什么應該不應該的。你就是太客氣了。”
  男子這次甚至連多余的話都沒有說一句,徑直去為女子泡了一杯茶。
  女子似乎是已經習慣了他這樣的語氣,同時她也很清楚該如何與他相處。
  只見她眼皮微微往下沉了沉,臉上露出十分自責的神態,“都是我不好,是我連累你了。若不是我,你也不會困在這里。”
  男子一聽,果然臉色變了變。“怎么能怪你呢?要不是你救了我,我此刻哪有命在站在這里。”
  女子適時的皺起的眉頭,語調也低了幾分。
  “若不是我,你此刻應該去尋找你的家人了吧!難道你不想恢復你的記憶嗎?還是我拖累你了,我知道你也是想走的。”
  男子微微皺了皺眉,長嘆了一口氣。
  “你想的太多了。”
  女子聽到這句話,臉上的笑容又淡了幾分,“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男子放下了手里的茶杯,“無妨!”
  這言下之意就是女子確實打擾到他了,只是他不怪罪而已。雖然這個答案并不能讓人很滿意,但是女子卻發自內心的很滿意。
  這些日子的相處,她已經很清楚這個男人的脾氣。他對所有人都是不屑一顧,無論是金錢、美女或者是權利,他看都不會多看一眼。可是因為自己救了他,所以才對她多寬容了幾分。
  女子從小生活的環境就已經讓她明白,想要什么東西就必須自己去爭取。心機、手段她一樣不缺,她缺的只是一個好的身體。特別是上一次遇到危機時這個男人的表現,讓她更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于是她就改變了一開始的計劃。對待這樣的人只能用那絲恩情牽住他。
  女子略微沉默之后,再次說道:“你走吧。你本該是翱翔于天際的雄鷹,不該被束縛在這里。這里太小了。你該去找回你失去的記憶。那才是你的生活!”
  說到這里她略微停頓了一會兒才繼續說道:“你不用在意我。我這身子已經這樣了,我是逃不出去的。該來的遲早都會來,大不了一死,我不怕!”
  男子的神情立刻就變了。原本的輕松之色,此刻已變得嚴肅起來。
  “你放心,有我在,不會有這一天的!我雖然忘記了很多東西,但是救命之恩豈敢忘記。我在一日必當護住你一日。”
  男子很難得的說了一大段的話。女子就明白她今天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但是她并沒有立刻離開,反而和男子又閑聊了幾句這才提出告辭。
  門一打開,那位綠衣婢女便出現了,在門口才接過了女子的輪椅。
  “咯吱咯吱”的聲音再次響起,門外再一次恢復了寧靜。
  男子又回到了窗邊,手捂著胸口的地方眉頭皺得更緊了。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