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迷失時空之路 >第92章交鋒


  僅這一招就驚到了武長清。
  “大家小心,這個女人有古怪!”
  其實不用他喊武家那些人就已經紛紛往后退了。他們這次出來這些人都是參與過與守護者的大戰。
  他們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人,然而今天蘇小雨這突然的爆發還是驚到了他們。
  因為原本在他們眼里對抓蘇小雨的事是覺得手到擒來的,沒想到一下竟折損了這么多人,這讓他們不得不重新正視這個女子。
  此刻誰也都不在掩藏,紛紛拿出了自己的殺手锏。
  原本他們是想省一份力量算一份力量的,畢竟他們的時空之力是屬于消耗性。用得越多,就越少。
  他們之所以參加這次圍捕,也只不過是希望多分到一點點力量而已。時空之力一進一出的這筆賬他們還是算的很清楚的。
  可是蘇小雨這大殺四方毫不留情的架勢,逼得他們不得不放棄了后路。
  很快,蘇小雨也發現了武家這些人氣勢上的變化。
  只見一團一團的時空之力似乎是不要錢似的往蘇小雨攻去。
  雖然這些時空之力并不是什么強大的存在,可是這數十團的力量還是不可小覷的。
  長鞭掃過,粉色的光芒與那些光團碰觸到一起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緊接著就是一聲聲的爆破聲。
  蘇小雨揚起長鞭一個轉身利落地掃向左邊。武長明趁機從右邊飛快地攻過去。
  這一團淡灰色的時空之力,仿佛蘊含著無盡的殺機,向蘇小雨逼去。
  武長明也是經過數次大戰的。他的戰斗經驗非蘇小雨可以比擬。蘇小雨這幾下子在她眼中只是一個小小的菜鳥而已。僅僅是幾個佯攻就讓蘇小雨露出了一個破綻。
  武長明此時甚至是連時空之力都沒有放出,僅憑自己的好身手就手舞長劍飛速向那個破綻刺去。
  “噗嗤!”
  蘇小雨的防御被破了,后背露在了武家人的眼前。
  剛剛被武長明拔得了頭籌,武長清此刻也不再隱忍,一把把如同暗器般的光團就飛射而出。
  蘇小雨剛躲開右側的一個攻擊,而后發現這些光團時已經晚了。
  此時她已經來不及躲藏,只得飛速將時空之力圍在自己的周身。
  那層保護罩剛剛形成,武長清的攻擊就已經到了。
  蘇小雨倉促之下做的保護膜面對這樣的攻擊顯然有些力不從心。武長清的攻擊直接穿過保護膜打到了她的身上。
  她的臉色一瞬間就變得蒼白,身上的鮮血已經浸透她的衣衫。
  好在武長清的攻擊給了她靈感,她學著武長清的攻擊一片粉色的光束就向武家人飛去。
  這些粉色的光束就如同一片密密麻麻的箭羽般,武家眾人見此連忙躲閃。
  只是這箭羽的數量實在太多,還是有一部分落到了那些人的身上。
  片刻之后武家的數十人還能站在此處的只剩下十來個人。
  蘇小雨擦掉了嘴角的鮮血,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想要我的命那也要看看你們有沒有這么好的牙口!”
  武長清與武長明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凝重。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已經無法挽回。今日損失這么多人,若是還無法拿下蘇小雨,無論如何這都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結果。
  他們若是就這樣灰溜溜的回到武家,等待著他們的將是什么,他們都很清楚。
  兩人一個眼神交匯,便達成了協議。今日之事若是不能了了,他們誰也沒有好果子吃。
  他們此時唯有聯手這一個辦法。
  “你敢傷了我武家這么多人!好!很好!你已經成功激怒我了。你放心,我保證讓你死得比他們凄慘十倍、百倍、千倍!我要用你的血肉來祭奠我武家這么多亡魂。”
  武長清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了這段話。
  蘇小雨咳嗽了幾聲,吐出一口淤血,這才冷笑道:“是你們先逼我的!我本與你們無冤無仇,更不想理會你們與守護者之間的恩怨。可是你們不該一而再再而三的惹上我。你們武家一方面求我辦事,一方面就在這里擊殺我。哼,日后就算你們武家不來找我,我也會找你們報仇!還有若是武慕有三長兩短,我保證讓你們武家死的很難看。你們可以把我的話一字不漏的告訴武辰河。告訴他,我蘇小雨等著他!他若不殺我,來日我必殺他!”
  武長清對她的話嗤之以鼻,不說別的單說武家有事求她,這怎么可能!武辰河在他們心中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怎么會有事求到她的身上!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更不用說她威脅的話語了,心實在是太可笑了!武家也是讓人說惹就能惹的存在嗎!
  武長明此時卻臉色微微變了變,別的他不敢說,若是事關武慕的話……他有些猶豫了。
  此時武長清卻大聲呵斥道:“哼!大膽小女子竟敢直呼族長的名字,你真是在找死!”
  “我是不是找死你大可去問問武辰河!你是什么東西,我為什么要和你說!你配嗎?”
  武長清怒不可遏,二話不說直接提劍沖了過去。
  他的劍身此刻都散發著淡灰色的光芒。劍鋒之中蘊含著凌厲的殺機。蘇小雨的時空之輪力雖然十分強大,可是畢竟實戰經驗太少。
  武長清簡單的幾招就耗費了她大量的時空之力。
  武長清暫時傷不了蘇小雨,可是蘇小雨也只能一刻不停地釋放著周圍的保護圈。
  兩人一時僵持住了。
  蘇小雨此刻耗費的時空之力無疑是十分龐大的。經歷了這么久,她身上的力量早已所剩無幾。胸中那顆金色的小球早已再一次瘋狂的運轉起來。
  她不知道,此刻遠在萬里之遙的一個男子正一臉疑惑的捂著自己的胸口站在窗前發呆。
  蘇小雨此時是在逃命,根本無暇顧及其他。
  她還在跟武長清斗法,那邊武長清見武長明遲遲沒有出手,便不由得怒了,“武長明,你還在等什么?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想坐收漁利不成?今日我不好過,你以為你就能好過。”
  武長明暗自搖了搖頭,此刻他已別無選擇,只得拿起武器也沖了過去。
  在兩人的夾擊之下,蘇小雨哪怕憑借著龐大的時空之力還是受了傷。
  武長清和武長明顯然也不是第一次出去執行任務。兩人之間的攻擊很有默契,他們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在一起生活了這么多年。
  兩人一左一右,直接封住了蘇小雨的退路。每每在蘇小雨準備揚起長鞭進行攻擊時,另一個人總是能準確的將攻擊落在握鞭子的那只手上。
  幾次下來,蘇小雨的那只手早已經傷痕累累,鮮血淋漓。
  三人都已經沒有退路,只能拼死一搏。
  蘇小雨知道今天自己如果不拼盡全力,那就真的要死在這里。
  武長清武長明兩人更是沒有退路。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