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迷失時空之路 >第80章有緣人


  蘇小雨一聽便心中猜到了七八分。看來這個人果真不是異世者,這東西他也只是機緣巧合得來的。
  “既然是你贏來的賭注,那你拿去吧!收好了。”蘇小雨把珠子丟了過去。
  那白衣男子條件反射的接過了珠子,而后就愣住了。
  以往圍在他周圍的那些鶯鶯燕燕,對他都是或哄、或騙、或撒嬌,無一不是想從他身上得到什么。可是這個女人居然把到手的東西還給了他。這一下就激發他的叛逆因子。
  他臉色不悅的一把將那顆珠子再次拋向蘇小雨。
  “小爺送到女人手里的東西,還從來沒有拿回來的。既然這東西到了你的手里,那便就是你的了。爺賞你了!”
  “你是說把這珠子送我了?”
  蘇小雨看著這個出手闊綽的男子,有些哭笑不得。這樣的好東西,他說送人便送人了,真不知道該怎么說他,十足的敗家子!
  “自然!小爺說送你了,那就是你的了!”白衣男子很不滿蘇小雨的態度,此刻更是豪氣無比。
  蘇小雨有些不敢相信的再問了一次。白衣男子十分不滿意蘇小雨那一臉懷疑的姿態,那少爺脾氣眼看就要發作。
  短短的幾句話,蘇小雨便已經猜出這個人必定是出身不凡,家里很有背景,這活脫脫的就是一個紈绔子弟。
  蘇小雨的確很喜歡這顆珠子,有些愛不釋手的味道。可是她也不想白白拿別人這樣貴重的東西。
  思索再三她便說道:“既然你說你送我了,那我就留下了。但是我也不能白要你的東西。”
  在白衣男子疑惑的目光中,蘇小雨緩緩伸出手。一股幽黑的時空之力從她的手心慢慢浮現。在她的手掌上方形成了一個黝黑的小光球。
  這一動作嚇壞了圍在她周圍的那些人,更更有人直接喊出了妖怪來了。
  蘇小雨哭笑不得。她微微笑了笑而后對著圍在她周圍那些原本手持兵器的人揮了揮手,那些人便都暈了過去。
  白衣男子當時就想逃,可是他的腳下仿佛有千斤重擔般,就是挪不開腿。
  “你不要怕,我只是想回一份禮物給你!”
  說完,只見蘇小雨手指微彈。在白衣男子的目瞪口呆下,那顆黝黑色的小光球便到了他的手心。
  白衣男子早已被嚇呆,此刻更是連話都說不出來,整個人不停地哆嗦著。
  “這黑珠你貼身收好,它能救你三次命。這也算是我拿你這顆珠子的補償了。你我就此兩清了!”
  那男子呆呆的看著那顆小黑球。他整個人還處在呆滯中,似乎并沒有聽明白蘇小雨的話。等那男子回過神來之時,整個人便又進入了另一種呆滯中。
  看著他眼底的欣喜,蘇小雨才覺得自己把這男子看輕了,他只怕也是個有故事的人。
  蘇小雨相信,既然他們能有緣與自己相見,助他一把也情有可原,這并不算擾亂世界秩序。
  “哎呦。”一聲叫喊,蘇小雨這才發現那白衣男子居然從馬上掉了下去,她不由得大笑了起來。
  “保重!”丟下這句話蘇小雨便大步離開了原地。
  白衣男子并沒有追。
  其實蘇小雨并沒有走得太遠,她只是不想離開時制造的混亂嚇到這些人。讓太多的人看見那樣的動靜也不是什么好事。
  到了一處無人處她才召喚出時空之路,離開了這里。
  離開了這個世界,蘇小雨再次回到那處時空亂流之中。武慕已經很久沒有消息了,她實在是不敢耽擱太久。
  唯一的遺憾便是她并不清楚這片時空亂流會通往哪個時空,所以不能使用時空之路進去。
  她只能用時空之路離開那些異世,而后再回到這處時空亂流,親自再去走一趟。
  然而當她第二次踏入時空亂流之時,便對自己的莽撞萬分后悔。
  在短短的時間里,她已經是第二次踏入時空亂流。以她的身子根本就抵抗不了太久。
  她不得不運轉起周身的時空之力,用那黝黑的力量死死的保護在她的周圍。這才沒有讓她被那股時空亂流給剿殺。
  她的時空之力雖然很純凈,可是面對時空亂流,她還是有些力不從心。
  再次落到實地,看著自己皮膚上那一道道的血痕。那幾乎已經快失去知覺的胳膊,蘇小雨后怕不已。
  在這么短時間里,沒想到自己竟再次變得如此狼狽。
  “我真是托大了!”
  蘇小雨就這樣血淋淋的躺在了一片碎石灘上。
  雖然她已經沒有了力氣。可是她依然在第一時間催動了那個金色小球。
  靜悄悄的,依舊沒有一絲回應。
  時空之力也并沒有在此處發現異常。這一次的探查最后只能以失敗告終。
  待她恢復了一絲力氣,這才召喚出了時空之路。拖著傷痕累累的身子,蘇小雨幾乎是爬著回到了時空之路。
  小金在第一時間便發現了這邊的異常。它飛快地沖到了蘇小雨身邊。
  “出了什么事兒了?莫非武辰河那廝又敢對你動手了不成?他真是找死!”
  蘇小雨輕輕的搖了搖頭,“不是他。與他無關!”
  “你遇到武家其他人了?”
  回應他的依舊是蘇小雨的搖頭。蘇小雨此刻已經連說話的力氣沒有了。她用著自己最后的力氣爬進了藥鋪。
  小金就這么守在藥鋪外,看著地上依舊沒有消散的血跡,它身上的金光似乎隱隱有要爆發的跡象。
  接下來的日子,蘇小雨時常拖著一身的傷回到時空之路。每次從藥鋪出來后她便會再次離開。
  而小金總是守在藥鋪的外面,隨著蘇小雨受傷的次數增加,它身上的金色光芒越來越紊亂。只是這一切蘇小雨并沒有發現。
  直到有一天蘇小雨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時空之路時沒有看到那團金色的光團,她這才發現小金不知道什么時候竟自己離去了。
  小金的突然失蹤讓蘇小雨有些驚訝。雖然她心中早已想過無數次這樣的情景。可是他們實實在在在一起生活的那三年,她心底多少還是有些放不下。
  蘇小雨對自己這樣的心態感到很復雜,一方面她看到小金離去,她確實松了一口氣。與其兩人每日這樣尷尬的在一起,互相防備,確實不如走了的好。
  可是真當它消失的那一天,她的心里還是十分的難受。
  ……
  接下來的日子,蘇小雨繼續穿梭在時空亂流之中,時常弄得自己傷痕累累。
  武辰河期間也再次出現過。只是當他看到蘇小雨那一身的傷和義無反顧踏入時空亂流時堅定的神態。最后還是壓制住了心底的貪念,悵然離去。
  蘇小雨這樣瘋狂的舉動最終還是被旁人注意到了。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