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迷失時空之路 >第77章武辰河出手


  蘇小雨一聽就怒了。此刻也不管眼前這個人的實力有多恐怖的問題,直接出言諷刺。
  “你這樣厲害,你怎會讓他無緣無故失蹤。你不要告訴我,你手里沒有他的靈魂之力。據我所知,像你這樣的人,只要有他的一絲氣息,哪怕天涯海角也能找著,他怎會失蹤!”
  武辰河此刻的臉色十分難看,他怎么能說兒子差點被自己殺了!無盡的愧疚與懊悔最后化為一聲長長的嘆息。
  “慕兒的確是失蹤了。我一路追查他的氣息到了一處時空亂流處,那氣息就憑空消失了。”
  “氣息消失,這是怎么回事?”蘇小雨一聽就急了。
  武辰河搖了搖頭,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他確實失去了武慕的氣息。
  “我也不知,但是氣息的確是消失了。我原以為是我的仇人干的。可是經過這段時間的追查,我幾乎可以肯定不是他。所以今日才來找你。”
  “找我?莫不是你將武慕打傷,將他氣走了!怪不得我沒對他沒有絲毫感應。不對,他一定是出事了!”
  武辰河放在背后的手,在此刻微微的抖了抖。
  “你當真沒有他的消息?”
  蘇小雨仰頭冷哼道:“若是武慕出了事,天涯海角我也要找你武家報仇。”
  武辰河劍眉微挑,心中那股怒火再一次熊熊燃燒起來。
  “他是我兒!我怎會害他?你不是與他有感應嗎?為何連你也感應不到他?”
  “他一定是出事了!一定是出事了!怪不得這陣子我會感到如此心慌意亂。不行,我要去找他!”
  “你去哪里找,我跟你一起去。”
  蘇小雨直接否決了武辰河的話。
  “你這樣的人能像我一樣如此輕松的穿梭在時空之中嗎?帶著你豈不是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如果他真被什么人抓走了,你這么大的動靜,那人豈會再放過他!”
  武辰河頓時語塞。其實到他這種層次的人,已經不是如旁人所想的那般能隨心所欲的。他無論出現在何處,都注定了是一場地動山搖。
  蘇小雨心中一緊,便轉身就想離開。
  “等等。”懸在空中的武辰河叫住了她。
  蘇小雨不悅的轉過身,“你到底想怎么樣?”
  武辰河的手在背后已經握成了拳。這個女子竟然如此不將他放在眼里,已經多少年沒人敢這樣跟他說過話了。
  “你在此處是不是做任務?你既然要去找我兒,我便不能什么都不做。既然如此,我將助你一把吧!”
  蘇小雨冷冷道:“不需要,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做好!我與你本就沒有什么牽扯。”
  武辰河冷哼一聲,“區區障眼法竟然讓你在此地流連了這么久。現在的守護者都如此不計了不成。這么簡單的東西你的師傅難道沒有教過你嗎?”
  蘇小雨心中一咯噔,障眼法?
  只見武辰河伸出一只手,像是隨意往著一個方向隨手一抓,很快一個白色的身影便從遠處飛射而來。
  直到那白色身影到了武辰河的手里,蘇小雨這才看清那竟是一個人。這人便是那日在涼亭所見的白衣男子。
  “這是?”蘇小雨剛說出兩個字,便又把接下來的咽了回去。
  可是以武辰河的耳力自然聽的一清二楚。他不屑的看了一眼蘇小雨,冷哼一聲。
  他的手如同抓小雞般的抓著那白衣男子。白衣男子似乎還想掙扎。武辰河河似乎有些不耐煩了,手指微微用力,那男子瞬間便臉色漲紅,說不出一句話來。
  “真是聒噪!”武辰河冷冷的掃了那白衣男子一眼。隨后另一只手往白衣男子腰間猛的一吸。一塊潔白通透的美玉便到了他的手里。
  武辰河看也沒看就將那玉佩扔給了還在發愣中的蘇小雨。
  “接著。現在的守護者真是太沒用了。真該讓你師傅帶你重新回去好好學學。就你這次點水平也敢出來,哼!真是不知所謂。若是所有的守護著都如你一般。這是時空恐怕早就大亂了。”
  蘇小雨雖然心中不甘,可是到底沒有再說什么。
  潔白的美玉一入手間一股冰涼的時空之力讓蘇小雨的手微微的顫了顫。
  “這,這里面怎么會有時空之力的存在?”蘇小雨最終還是問了出來。
  武辰河冷冷的撇了她一眼,“不過是在時空亂流中沾染了一些時空之力罷了,竟看的如此稀奇!你師父怎會連這些東西都沒有教過你?”
  武辰河一口一句師傅,聽得蘇小雨脾氣也上來了。
  “我有沒有師傅似乎與你無關,我師傅如何也與你無關吧!再說了,你并不是守護者,我們守護者的任務又與你何干?”
  “我,我怎么……”話未說完,武辰河便停住了嘴。多少年了,他幾乎快忘記了自己曾經的那個身份。
  他一臉不悅地將那白衣男子往蘇小雨邊上拋去。
  蘇小雨飛快的接住那白衣男子,否則就憑這一手,那男子便要活活的摔死在這里。
  蘇小雨此時卻沒發現,在她使出她那黝黑色的時空之力的一瞬間,武辰河整個身體變得僵硬起來,放在他身后的手,忍不住的開始顫抖。他那雙古井無波的雙眼在這一瞬間變得血紅。
  這黝黑的時空之力對他有著致命的誘惑。他雙目中的貪婪之意幾乎就要藏不住了。他幾乎就要忍不住的對蘇小雨出手。
  可是在這一刻,他突然想到武慕在離去前那一刻決然的眼神,心中微顫,他生生地把這股渴望給壓了下去。
  此刻他必須要依靠蘇小雨將兒子找出來,可一旦兒子找到了,那么她連同她的時空之力,哼……
  白衣男子這時才得以喘息。可僅僅一瞬間,他的臉色卻比剛剛更加難看起來。像是隨時都會斷氣。
  蘇小雨看向武辰河,眼里盡是懷疑之色。
  武辰河不屑的說道,“他一個異世者在這里生存了那么久。之前有這靈物替他抵擋住了這股壓迫,他剛剛在我身邊自然沒有察覺到異常,現在離了我的身邊,再加上那靈物被我撤去,這天地壓力還不活活將他碾碎。”
  蘇小雨啞然,與此同時她也感覺到懷里的卷軸開始變得滾燙。只是見到白衣男子如此難受的樣子,蘇小雨便將那塊白色玉佩再次放到了他的手里。
  那白衣男子接過玉佩如獲至寶,緊緊的護在懷里,這才坐在地上大口喘息。足足歇了有半盞茶的時間他這才站了起來。
  “姑娘是什么人?你們都是些什么人?”他問道。
  武辰河此刻早已不耐煩,“好了,我答應你的事情已經辦到了,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看著他那命令的語氣,蘇小雨心中十分郁悶。她何曾需要武辰河答應她做什么!這不過是他自作主張而已。但是蘇小雨依然感激他幫自己解了這個疑惑。所以她便沒有在回嗆他的話。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