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迷失時空之路 >第76章不速之客


  離開了那個涼亭,蘇小雨直接召喚出時空之路。一踏入時空之路,便看到了那個耀眼的金色光團。
  蘇小雨眼睛微微瞇了瞇,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小金看著蘇小雨消失的地方愣愣的想了許久。
  這邊蘇小雨直接回到了那間放滿了卷軸的屋子。那里可以說是這時空之路最隱蔽的地方,也是最重要的地方。那張黝黑的案桌便是這時空之路如同心臟般的位置。
  蘇小雨從這些巨大的書架中翻閱了許多卷軸,可是始終也沒有找到她想要的答案。
  明明卷軸指引她去了那個地方,事情所有的線索都指向那個明王。
  可是為何到了那兒,卷軸卻沒有感應?而且她居然還感受到一絲絲微弱的時空之力,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兒呢?蘇小雨的心中充滿了疑惑。
  其實若是有師傅帶著她,蘇小雨便能很快的就知道答案。只可惜她沒有師傅,她需要自己一個人去摸索。
  蘇小雨悶頭在那間密室里想了許久也沒有得出她想要的答案。她想過去問問小金,小金在這里存在了這么久,也許它應該知道。
  可是冥冥中她就有種感覺,她不應該去問它,所以蘇小雨也就忍住了。
  整整三日都沒有得到任何線索。蘇小雨覺得心中有些郁悶,腦子里面亂成一團。
  此刻她無比的思念武慕,她想要去找他,可是兩人之間僅靠心中的那個光團聯系,只是不知道為何此次這么久了就沒有得到那邊一絲的回應。她的心煩意亂,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在這里。
  最后蘇小雨離開了那間密室,既然這里找不到答案她只能把事情回歸原點。也許這事情很大可能還得從那明王身上著手,特別是那個白衣男子,蘇小雨覺得他極度可疑。
  自從掌握了這龐大的時空之力,蘇小雨便可以隨意出入這時空之路。僅僅是一個念頭,她便消失在時空之路。
  這些時間,她仿佛忘記了小金的存在。兩人沒有任何交流,甚至連多余的眼神也沒有。但是只要當蘇小雨回到時空之路,便能感應到小金一直懸浮在時空之路的上空。雖然不知道它在干什么,還是蘇小雨也不想管。
  空間一陣波動,蘇小雨一步跨入了漩渦。再次站穩身軀,她就已經回到了那個世界。
  這個世界對她的排斥感依然能夠清晰的感應到。她相信不論是明王還是那白衣男子如果真是她的目標,那么他們也應該能夠感應到這排斥之力才對。
  蘇小雨抬頭看了看天,此時的天色已經有些晚了。天邊太陽的余光已經漸漸落入山的那一邊。
  在這白天黑夜交替的時候,蘇小雨突然覺得心中慌亂得厲害。
  “武慕,你到底在哪兒?”
  她嘴里喃喃地說著,最后化為一聲長長的嘆息,大步往山下走去。
  然而她剛走了沒幾步。原本還平靜的天空,突然一道驚雷響起。
  “轟隆隆!”天地間發出一聲炸響。
  以前蘇小雨不明白這平地驚雷是怎么回事兒,可是現在她身上的時空之力已經讓她也能感覺到,那是這方天地對某種極為恐怖的東西產生的一種排斥。
  一種心悸的感覺令蘇小雨的皮膚瞬間雞皮疙瘩全起來了。這是一種極度危險的信號。
  蘇小雨抬頭看著天。她原以為自己獲得這樣龐大的力量后,也許與那些強者能有一戰之力。
  可是此時此刻,在面對天空那詭異的波動時,她依然覺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自己依然只是螻蟻般的存在。
  只見一陣狂風吹起,巨大的樹枝被攔腰被吹斷,走的甚至被連根拔起,噼里啪啦的沙石,塵土滿天飛。
  好在現在的蘇小雨已經稍微有一點自保之力。在她的周身緩緩形成了一層透明的防護罩。飛沙走石全部隔絕開了。她甚至連衣袍都沒有飛起來。
  如今這點危險對她已經夠不成威脅,真正的危險還在天空之中。
  “轟隆隆!”又是一陣驚雷之聲。
  蘇小雨知道自己已經無路可退,索性就站在原地。
  以她為中心,周圍半里地的樹木全部被連根拔起。原本還綠意盎然的山頭此刻也變得光禿禿的,地上四處都是坑坑洼洼。那座小山似乎也像是被削掉了一半。
  蘇小雨的手此刻已經握成了拳頭,而且越來越緊。
  她一臉憤怒的看著天空。若是此刻眼神能殺人的話,空中那道身影早已經被她殺死了。
  空中那人赫然便是武家家主武辰河。
  在武辰河出現的那一瞬間,蘇小雨便覺得那股致命的窒息感再一次出現,一股龐大的力量往她的肩膀上壓去,似乎想將她壓入塵埃,壓成粉末。
  可是這次的蘇小雨已經不是上次的蘇小雨。她周身的八卦再次飛快的轉動起來。原本已經微微彎曲的腰桿再次站的筆直。
  武辰河依舊用看一只螻蟻般的眼神看著蘇小雨,傲氣十足。
  看著武辰河那戲謔的眼神。蘇小雨輕咬嘴唇,一股甜腥味讓她瞬間頭腦變得十分清晰。
  與此同時,她周身的八卦再次飛快旋轉起來,將那股鋪天蓋地的壓力震飛了出去。
  武辰河微微挑眉,他沒有想到這個小女娃娃才這么短時間不見,居然成長的這么快。
  “你很不錯。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能成長到這一步,足以證明你天資非凡了。”
  蘇小雨沒有理會他的嘲諷,“武家家主這次居然又親自出手了,沒想到我這小小的女子,還能有這樣的待遇。就此一點,我確實足以自傲了。”
  原以為武辰河會暴跳如雷,沒想到他卻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
  “你確實足以自傲了!”
  蘇小雨的一時有些摸不準他到底想干什么。
  “武家族長,這次是又要親自出手嗎?沒想到你這樣的人物居然會為了區區小女子找到這里,也是不容易了。”
  面對著蘇小雨的嘲諷,武辰河依舊沒有生氣,“我今日不殺你。”
  “不殺我?哼!”蘇小雨冷喝一聲又說道:“小女子實在不知道身上有什么東西值得武家主手下留情。不如請您直接說,咱們也省的浪費口舌。”
  武辰河挑了挑眉,心中已經有了一絲怒意。按照他以往的脾氣,此刻早就出手將著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娃娃處置了。可是想到了自己的兒子,他只得暫時忍了下去。
  只聽他長長嘆息一聲,“不知姑娘可有我兒的消息。”
  蘇小雨臉色一變,“武慕?怎么了?他出事了嗎?”
  武辰河看著她不是做假的樣子,每心皺了皺。
  “前些日子他突然出了點事,受了些傷,然后便消失了。”
  “他受傷?他受了什么傷,這是怎么回事兒?”蘇小雨再次追問。
  “這些事情你不必知道。你只要知道他受傷,然后失蹤了就行了,你若是看到他的消息,還請告知。慕兒身受重傷,必須跟我回去治療。”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