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迷失時空之路 >第56章終相遇


  雅兒見蘇小雨疼痛的樣子,連忙止住了眼淚跑過去扶起她,讓她重新躺在床上。
  蘇小雨這才驚覺這個小丫頭似乎不簡單。這才幾歲的模樣居然如此輕易的就能抱動自己。
  “姐姐,你的傷還沒好,你不能起來。先躺著。”
  見她終于不哭了,蘇小雨心中大松一口氣。
  “好孩子,我還不知道是誰救了我。我還要去感謝他。夫人在不在府里,你能讓她來一下嗎?”
  雅兒想了想終于開口說話了,“姐姐把夫人她們送走之后,我就自己悄悄回來了。這里只有你和那個救你的大哥哥。大哥哥也傷了,還沒醒。”
  “大哥哥?”蘇小雨疑惑著,她此時全然沒有注意到雅兒話的前半段,都被那大哥哥三個字吸引了。只見她眼睛猛地一亮,“是不是一個拿著劍的大哥哥?”
  雅兒點了點頭。
  蘇小雨一陣狂喜,又要坐起來。卻被雅兒一把又給按回到了床上。
  “姐姐不能動!”
  “雅兒,乖,我要去看看那個大哥哥,他救了姐姐,姐姐要去謝謝他。”
  雅兒堅決的搖了搖頭,“不可以。姐姐傷得很重!”
  蘇小雨此時突然想起雅兒之前說過的話,心中一緊,“你說大哥哥還沒有醒,是不是他傷得很重?”
  雅兒不悅的撇了撇嘴,“他傷得不重。那個大壞人沒有傷他。他只是震暈了過去。”
  “我都醒了,他為什么還沒有醒?”
  雅兒扭過頭,不想讓蘇小雨看到她臉上的表情。那靈液是多么珍貴的東西,怎么能給別人喝呢!哪怕還有一大池子,那也堅決不可以。
  蘇小雨并不知道在她還沒有醒的時候,就已經被灌下了兩瓶那樣的藥液。武慕卻是沒有這個待遇的。他只能靠著自己身體的機能一點點自行修復。不過好在他傷得并不重。
  見雅兒沒有說話,蘇小雨還以為是自己的語氣太重了,便不好意思地說道:“對不起,是姐姐太心急了。”
  此時雅兒心中微動,甜甜地笑了笑,“姐姐,那位大哥哥已經醒了,我去把他叫過來。”
  說完她便蹦蹦跳跳的離去了。
  很快蘇小雨便聽到了兩個人的腳步聲往這邊傳來。
  她剛撐起身子就聽到兩個人的呵斥。
  “不要動!”
  “不能起來!”
  見到來人,蘇小雨笑了,眼圈也慢慢的紅了。
  武慕看著這樣的蘇小雨,腳下的步子卻無比沉重。想到她那一身的傷都是自己父親所為,自己差一點就要失去她,武慕的心就疼得難以呼吸。
  兩人隔著兩米遠的距離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彼此,誰也沒有說話。乖巧的雅兒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離開。
  空氣中一時安靜得可怕。
  過了許久,武慕嘆息一聲緩緩走到蘇小雨的床邊坐下,那雙黝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著她那張蒼白的小臉和毫無一絲血色的唇。
  他緩緩的伸出了手,輕輕的摸了摸她那蒼白的臉,“小雨,你恨我嗎?”他的聲音似乎帶著一絲的顫抖和不安。
  蘇小雨拉著他的手笑了,而后緩緩的搖了搖頭,“不!我想你了!”
  這幾個字仿佛在武慕的心中點燃了一個火把,他的心瞬間便被暖意填滿。這一刻他真的覺得自己吃的再多的苦都是值得的。
  他激動的一把摟住了蘇小雨。
  蘇小雨在這個溫暖的懷抱里仿佛充滿了力量,所有的傷害和不愉快通通都不重要了。
  “傻丫頭!你真傻,我差一點就要失去你了!”
  蘇小雨甜甜的笑著,“我知道你會來的!我本以為自己撐不住了,可能再也見不到你了。還好老天把你送了回來!”
  “小雨,那個人是我的父親。他就是武家的族長。我……”
  武慕還要解釋,蘇小雨卻用手擋住了他的唇,“不重要了,只要你回來了其他的都不重要。答應我,下次不能再去那樣危險的地方了。”
  武慕笑了笑,“你知道了?那只是家族的試煉之地而已,并沒有什么危險。”
  蘇小雨搖了搖頭,“你又想騙我。能讓那樣的強者都無可奈何的地方又豈會這么簡單。我并不是要你解釋什么,我只是不想聽到你出事的消息。如今我只有你了!”
  看著她眼角的淚,武慕心中柔成了一團,他伸手輕輕的抹去了那滴淚。
  “好!我答應你!”
  武慕說得風輕云淡,但是其中的兇險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危險與機遇是并存的,正是因為這次的危險,他對時空之力的理解又上了一個臺階。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能擋住武辰河隨手的一擊。
  兩個相擁著說著此次的衷腸,屋頂上的小姑娘則充滿了擔憂。
  蘇小雨靜靜地靠在武慕的懷里,武慕素手把玩著她的青絲聽著她說著這幾日的際遇。
  這時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他的俊臉上閃過一絲疑慮,“小雨,到底什么人救了我們?那個小姑娘是什么?這里又是哪里?”
  此話一出蘇小雨猛的一下坐直了身子,她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皺眉道:“不是你救的我嗎?”
  武慕劍眉微皺,“我只記得為你擋下了一擊,而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再醒來我就到了這里。”
  “什么?你為我擋了一擊?”蘇小雨焦急的問道。
  武慕笑了笑,揉了揉她的腦袋,淡淡的說道:“這個現在已經不重要了。你就不想知道是誰救了我們嗎?”
  蘇小雨吐舌笑了笑,“應該是慕夫人了!這里就是她的家。”
  “慕夫人?你是說這里?”
  蘇小雨點點頭,“對呀,我就是在這里認識雅兒的。”
  武慕臉色微微一變,雖然只是一瞬,但還是被蘇小雨捕捉到了。
  “可是出了什么事?”
  武慕看著蘇小雨想了想還是說道:“這里只有我們兩人的氣息,并沒有旁人!”
  “什么?難道慕夫人他們都出事了?不行,我要去看看!”
  蘇小雨掙扎著要從床上爬起來。因為動作幅度過大,額頭上的汗珠又浮現了出來。
  武慕連忙按住了她,“小雨,小雨,你別急,我先去看看。你乖乖的就在這里等我,我去去就來!”
  身上的傷痛讓得蘇小雨最后只能應下讓武慕先去看看。
  武慕一走出房門便看到了坐在前方屋頂上的小姑娘。她此時正坐在屋頂上方,那雙白嫩的小腳正有一搭沒一搭的在空中晃悠著。
  武慕此時才發現自己竟然絲毫感覺不到這個小姑娘的氣息。若不是自己雙眼看到她就在那里,他只怕都要懷疑自己出問題了。
  雅兒歪過頭淡淡的打量著武慕。一番觀察下來,她又恢復了無害的笑容。
  可是武慕卻覺得這個小姑娘有些不一般。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