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迷失時空之路 >第51章強敵又至


  蘇小雨暗暗下定了決心。
  “咱們不能坐以待斃了。既然那些人追了上來,他們是怎么也不會放過我的。夫人,你必須帶著姐妹們離開。哪怕這是最后一次機會了,也總比大家都死在這里好。你放心,我不一定會出事的。送走你們之后,我就帶禾兒離開。”
  可惜慕夫人怎么也不同意,“小雨,現在不是你逞強的時候。”
  “不。他們要抓的人是我。要是我一直跟著你們,我們到頭來誰也跑不了。只有分開走,也許還有一線機會。”
  “轟隆隆!”天空中一道驚雷炸響。
  兩人瞬間覺得頭皮發麻,一股冰冷的窒息感襲上兩人的心頭。
  “不好,這是有高手來了。趁著空間壁壘還在反抗,快走!”蘇小雨幾乎是哀求的喊道。
  慕夫人看見那烏云密布的天空,緊緊的咬著嘴唇,心中在做著最后的掙扎。
  “我求你啦,快走!送走了你們,我就立刻帶禾兒離開,相信我們!”
  此時禾兒突然跑了出來,原來她一直沒有走遠,兩人說的話她全都聽見了。
  “夫人,你們快走吧!我跟小雨姐姐走,不會有事的。”
  與此同時蘇小雨也說著:“夫人,這是我們最后的機會啦!”
  慕夫人的臉上盡是痛苦之色,她實在不想也不愿做這個選擇。
  “夫人,想想您的孩子吧!我知道您應該有孩子。為了他,你也應該活下去才是。”
  這句話成功的令夫人神色微動。
  蘇小雨知道自己賭對了,趁熱打鐵的再次呼喊道:“夫人,只有活著才有希望。您都等了這么多年了,想必也是很想念他的。您放心,我一定能逃走的,不會有事兒的,快走吧!”
  慕夫人的拳頭握緊了又松開。幾經掙扎,終于還是點頭應下了。
  “你們一定要趕快走,若實在是不行就不要管我們,你們先走。聽到了嗎?小雨。”
  話音落下,慕夫人便再次拿出了那塊秀珍的匾額,拋給了蘇小雨。
  天空中電閃雷鳴,烏云密布一股恐怖的氣息出現。蘇小雨哪敢有一絲耽擱,她毫不猶豫催動起了時空之力。
  然而這次對雅音閣牌匾的輸入卻讓她覺得有些奇怪。明明上次自己幾乎掏空了所有的力量,才把這牌匾吹動起來。為何這次竟覺得如此的行云流水,沒有一絲阻隔。
  雖然心中疑惑,可是此時顯然不是追根結底的時候。
  “轟隆隆。”
  一陣驚雷又一次響起。天空中漸漸一個漩渦在慢慢形成。
  蘇小雨眉心微皺,心中一緊,手中的力量也隨著加快。她幾乎是瘋狂的催動著身體所有的力量。
  還好這次并沒有讓她失望,就在那旋窩幾乎要形成的一瞬間,牌匾終于光芒四射,所宅子眨眼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蘇小玉緊緊拉著和的手,面色微白。“禾兒,你怕死嗎?”
  禾兒點了點頭,而后又搖了搖頭,“我怕死,可是若不是夫人救了我,我只怕已經死了好幾次了。小雨姐姐,我現在不怕了。”
  蘇小雨心中一陣苦笑,因為此時她已經發現自己與時空之路的那一層微薄的感應居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咬了咬嘴唇,讓自己的靜快大腦清醒。剛剛又用了那么多的時空之力,她已經有些力不從心。
  可是她不甘心讓禾兒就這樣陪著自己一起死。她拿出了卷軸,這是兩人最后的一絲希望了。
  幸運的是當禾兒的手握住卷軸的時候,空間中終于有了一絲漣漪。
  熟悉的感覺緩緩出現。
  那條熟悉的時空之路,眨眼間便出現在兩人的眼前。朱曉宇幾乎是瘋狂的拉著禾兒就往那條路上跑。
  與此同時,天空中那道旋渦中已經形成,一個偉岸的身影緩緩的從里面走出。
  連接時空之路的虛空立刻微微晃動一下,蘇小雨心里一緊,幾乎是想也不想的猛推了禾兒一把。
  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到禾兒直接卷入了時空之路。
  “不,小雨姐姐!”禾兒此時此刻那還有不明白的。眼淚便似不要錢的往下流。
  只可惜一瞬間時空之路的連接通道便化為齏粉,兩人就這樣隔開了。
  與此同時,那個偉岸的男子也來到了蘇小雨的上空。
  蘇小雨知道自己回不去了。她還是第一次如此直面武家人。然而此時她并不知道眼前的這個男子便是武家的族長,那位傳說中極為可怕的人物。
  蘇小雨在打量武辰河的同時,武辰河也在細細打量著眼前的這個姑娘。
  只是武辰河那冷冷的眼神便已說明他對去小雨的態度。
  天地間一股極為恐怖的威壓瞬間壓下,蘇小雨幾乎是一個呼吸間便直直的跪到了地上。立刻就發出一陣哀痛聲。
  “哼!不過如此,還敢改迷惑我兒。”
  強大的壓力已經讓蘇小雨滿頭大汗。她單腳跪在地上,艱難的想要站起來。
  然而,當聽到眼前這個男子的話后,微微愣了愣心中便有了猜測。莫非這人竟是武慕的父親嗎?這就是他們追殺自己的理由?
  想到武慕這些年的遭遇,她艱難的仰起頭,毫不猶豫的露出一個譏諷之色。
  “我從未蠱惑任何人。倒是你,若不是你對人太過涼薄,他人又豈會背叛你。”
  武辰河懸浮在虛空,附身看著地上如螻蟻般的蘇小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膽子倒是不小,你當真不怕死嗎?”
  他的話音剛落,那原本已經極為恐怖的壓力,瞬間又增大了兩倍。
  蘇小雨幾乎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骨骼崩碎的聲音,一股劇烈的疼痛感讓她額頭上出現了豆大的汗珠。
  她的嘴角緩緩流出一抹鮮紅的血液。可就算如此,她依然倔強的不肯向那個男人低頭。
  “像你這樣的人都不死,我有什么可怕的。”蘇小雨擦掉嘴角的鮮血冷笑著。
  武辰河覺得自己已經許多年沒有聽過如此可笑的話了。這個如螻蟻般的女人,自己伸出一根手指頭便能碾碎了她。沒想到她居然還敢跟自己反抗。
  “哈哈哈!”
  武辰河突然仰頭大笑,一股冰冷的殺氣從四面八方散開而去,讓的這一片天地都被禁錮了。
  在這一瞬間,蘇小雨瞬間就喘不上氣來,她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成青紫色。
  額頭上豆大的汗緩緩流下。嘴角原本那么細小的鮮紅色,此刻變得更加鮮艷起來。
  “激怒我對你沒有好處,你以為今天你還能逃得掉嗎?不過一個區區的守護者也敢蠱惑我兒。”
  此時蘇小雨真的覺得自己很可能會死在這里了。然而讓她沒想到的是她胸中的那顆金色小球,在此刻卻瘋狂的轉動起來。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