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迷失時空之路 >第49章追蹤2


  到達了武辰河那個級別已經不被這世界所容。他身上所蘊含的時空之力太強大了。每個世界處于自我保護都會拒絕這樣危險的人進入。若是強行進入這個世界很可能會讓這個世界破碎,可是武辰河才不會去理會這些。
  若不是武家大宅所處的世界有武辰河的力量保護著,只怕他再多回幾次武家,那里的世界就該崩塌了。
  他向來都是隨心所欲。唯一不能如他愿的也只有武慕一人罷了。
  直到天地間逐漸歸于平靜,武家的眾人這才敢站起身來。
  武辰河出現到這個世界之時他就發現了一些異樣。那絲微弱的時空之力的波動和那股熟悉的感覺能騙過武家那些人,但是卻騙不了他。
  武辰河冷冷地看著武思,等著他的解釋。
  武思也很自覺的說出了此處的事情進過和他發現的一些異常。
  “一所消失了的宅子?”
  武辰河雙眼之中一道寒芒爆射而出,而后嘴角微微浮現出一抹冷笑。
  “真沒想到此事居然還驚動了那個人。他連這樣的寶物都動用了,莫非還想插手我武家之事不成,哼!”
  武辰河又是一道冷笑。
  武家的人面面相覷,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是武思卻猜到了一二。只是此時顯然不是他出頭的時候。他也低著頭,裝作什么都不知道。
  只見那武辰河大步走向水潭,袖中一道勁風飛出,而后水潭的上方立刻微微揚起了一陣時空波動。那層波動慢慢蕩向遠方,直至蕩入虛空之中。
  他感應了一下這股波動的方向與氣息,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與殺機。
  “哼!敢迷惑我兒,還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做夢!”
  已經找到了目標,武辰河便沒有打算再跟這些人多言。他要親自去抓住那個敢蠱惑他兒子的女人!他直接一甩衣袖回到了那條血紅色的道路。
  當他踏入那條路之后,時空中又一次漾起一陣波動,那個巨大的漩渦再次出現。到那漩渦再次消失之時,天地間一切又歸于平靜,仿佛什么都沒有出現過一般。
  武思靜靜的看著血色道路消失的地方陷入了沉思。
  武長明則皺著眉頭看著這一切。自己辛苦了這么久,一句話都沒有,就這樣結束了不成?
  他不甘心的走到武思身邊。“大長老。這是……”
  他剛說出兩個字,武思便不耐煩地揮揮手。“行吧,此事已了,可以回去了,靜待族長吩咐。”說完他也沒有理會武長明便大步流星離開了。
  武長明此時藏在袖中的雙手已緊緊握成拳,指甲已經深深地扎進了肉里,眼中爆出一陣怒火與不甘。自己辛苦了這么久,事到臨頭不僅不念自己的功勞,竟然還把自己一腳踢開。哪有這么好的事情!
  他對大長老的不滿,此時已經到達了一個頂峰。他本就不是大長老一脈的人,便理所當然地把此事看成了大長老在打壓他們這一脈。
  誰也沒有想到多年后就因為這一件小小的事情竟成了加速覆滅武家的一個契機,這當然都是后話了。
  躲在一個角落里的那幾個匪徒已經轉醒,他們此時都想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這明顯是神仙打架的事情,他們不想也不敢參與其中。只希望這些神仙能趕緊把自己忘了才是。
  然而最終還是讓他們失望了。
  正當他們以為那些人都要撤退的時候,武大力卻一臉冷笑地走了回來,看向他們盡是譏笑之色。
  看著武大力那笑容,他們心里都是一咯噔。
  只是他們還沒有來得及求饒,一道劍芒便從武大力身后飛射而出。再后來,就沒有后來了……
  “大哥,說好了讓我出手的!”武大力不滿的嘀咕著。
  武長明卻是冷冷地撇了眼那一地的死尸,冷哼一聲大步離去。
  這片空間除了一地已經沒有氣息了的匪徒,只剩下那個空蕩蕩的水潭依舊還在。水面上一陣風吹過,蕩漾起層層波瀾。
  ……
  這邊蘇小雨跟著慕夫人進了宅子后還沒來得及感受這宅子的異樣便華麗的暈倒了。
  她再次醒來后才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前一日她歇息的房間。
  揉了揉依舊有些暈乎的頭,蘇小雨掀開被子想起身下床。
  “不許動!”一個稚嫩的聲音突然響起。
  蘇小雨這才發現屋里還有一個人,她記得這個人正是她剛來這里時打開門的那個小姑娘。
  想起上次嚇到這個小姑娘的事情,蘇小雨露出了一個盡可能溫柔的笑容,“小妹妹,你怎么在這里?是慕夫人讓你來的嗎?”
  小姑娘弱弱的往后縮了縮脖子,有些膽怯不敢上前,但是她的眼睛自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去小雨。
  見她如此擔驚受怕的樣子,蘇小雨嘴角微抽。她自認為已經笑的很溫柔了,怎會把這個小姑娘嚇成這個樣子。
  她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臉又再次露出一個盡可能溫柔的笑臉,“小妹妹,你別怕,我不是壞人。我想找慕夫人,你能帶我去嗎?”
  小姑娘紅撲撲的臉蛋閃過一絲猶豫,隨后又點點頭,可是很快又搖了搖頭,
  這是什么意思?蘇小雨突然覺得自己有些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這個小姑娘實在是太可愛了。
  “小妹妹。那你為什么會在我的房里呢?”
  小姑娘略微猶豫了一會兒,這次終于開口說話了。“是,是夫人讓我來看著你的。”
  小姑娘嫩嫩脆脆的聲音讓蘇小雨的心都化了。她伸出手拉起來小姑娘那藕節般的小手輕聲問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我叫雅兒。”
  雅兒?不知為何,蘇小雨此時竟想起來那塊牌匾上的三個字,雅音閣。
  “姐姐帶你去找夫人好不好?”
  雅兒又一次搖了搖頭。
  “夫人說讓姐姐就在這里等她。她一會兒就回來了。”
  蘇小雨略微有些驚訝,夫人為何讓自己在這里等她?莫非這府里還有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嗎?
  兩人在說話間,大門那邊傳出吱呀一聲輕響,緊接著就傳來慕夫人那爽朗的笑聲。
  “小雨是醒了嗎?我在門外就聽見你的聲音了。”
  蘇小雨甜甜笑了笑。“我和雅兒說話呢。”
  “雅兒?”慕夫人眉間閃過了一絲驚訝。
  蘇小雨正想問問雅兒的事情,可是當她一轉身竟雅兒已經不見了蹤影。
  “咦?小丫頭剛剛還在這兒呢,這是去哪兒了?”
  慕夫人若有所思的看向蘇小雨,眉間閃過一絲疑惑,“你是說雅兒一直在你的房里嗎?”
  不明所以的蘇小雨點了點頭。
  “對呀,我一醒來就看見她在這屋里。這小丫頭倒是挺怕生的,我頭一次來這里的時候就在大門口見著了她,那時她被我嚇得落荒而逃,這次見我居然又被我嚇了一跳,真不知道我到底是哪里長得可怕了。”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