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迷失時空之路 >第47章生死存亡2


  只是連蘇小雨自己也不知道的是,當她在拼命輸出時空之力的時候,她胸中的那個金色的小球也開始滴溜溜的轉了起來。
  與此同時,遠在萬里之遙的另一片虛空中武慕胸中的那個金色小球也同一時間轉悠起來
  此時的武慕正在打坐,等他感覺到這個金色小球的動靜,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小雨。莫非是小雨那邊出了什么事嗎?為何此次反應如此之大。”他的眼中閃出一道金光,悠悠地站起身來。他不能再歇下去了,他必須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這里,否則他的小雨會有危險的。
  那金色小球的轉動不僅讓武慕感應到了,蘇小雨一旁的慕夫人也皺緊了眉頭。在那金色小球轉動起的那一刻,她總覺得有股熟悉的力量,藏在蘇小雨的體內。
  慕夫人就這樣皺著眉頭看著蘇小雨一時也沒有說話。
  “轟隆隆!”
  這大白天天空中突然響起一道驚雷。兩人的臉色瞬間變得更加難看。
  “小雨,必須要加快速度,他們已經來了。”慕夫人見此不得不再次催促道。
  蘇小雨此時早已是拼盡全力,只可惜她的時空之力太過薄弱,要移動這樣一所宅子,本身對她來說還是很有難度的。所幸有著金色小球的補給,她才一直堅持了下來,并沒有倒下。
  那牌匾在蘇小雨全力的時空之力的補充下終于閃耀出白色的光芒。這白色的光芒異常詭異,在這大白天,蘇小雨竟然也能看這道光芒的耀眼。
  那塊本來巴掌大的牌匾吸收滿了時空之力之后緩緩的變大,同時它也向大宅的門頭上飛去。
  “小雨快走!”慕夫人此時大手一揮。那個本已關閉了的大門應聲打開,兩人飛快跑了進去。
  幾乎是在兩人進府關上門的一瞬間,那塊牌匾已經恢復了正常大小。在這牌匾與整個宅子融為一體的時候,那三個原本暗淡無光的雅音閣三個字突然發出一道金光。這金色的光芒幾乎是瞬間就覆蓋了整個宅子。
  而后這間大宅就這樣憑空的消失了,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若是蘇小雨此時看到宅子消失后的景色必然會大吃一驚。
  這座宅子消失后地上居然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水潭。原來這座宅子居然是安置在一個水潭之上的。
  也幾乎是宅子消失的那一瞬間,三五個面色冷峻的人就到達了宅子原本所在的地方。
  看著空無一物的水潭他們都有些驚訝。他們誰也沒有想到一個剛成為守護者的小女人居然會從他們的空間封鎖中逃跑。此時他們每個人的臉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這是怎么回事?怎么會什么都沒有,而且連氣息都消失了!”一個人有些疑惑的說道。
  他的話同時也問出了在場其他幾個人的心聲。這時空都被封鎖住了,這女人怎么會憑空消失,這實在是太過詭異了。
  就在那幾人還在發愣之際,又有三五男子也到達了此地。
  “怎么回事?人呢?不是說發現那人的蹤跡了嗎?”說話的人正是武家年輕一輩的第二任人,武長明。
  武長青此次受傷對他來說簡直是大喜若望。他早就摩拳擦掌想趁此機會一鳴驚人,好代替武長清在長老心目中的地位。
  看著到手的鴨子就這么飛了,他不免有些生氣。
  “那個死丫頭不是說剛成為守護者沒幾年嗎?怎么會逃脫咱們的時空封鎖。就算那些有了數百年時空之力的人,也不見得能超脫咱們的牢籠。實在是太詭異了。”
  其余幾人紛紛附和,“是呀,大哥。這氣息明明就到了這里,為什么突然就消失了呢?”
  武長明雙眸微閃往四周看了看,當他發現不遠處倒在地上的那幾個沒來得急逃走的匪徒,眼底爆出一股寒意。
  “你們去查查那幾個人的身份。務必要搞清楚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兒。咱們可不能讓武長青拔得頭籌。”
  “大哥,你放心吧。這次咱們絕不會輸給他。”
  以他們的速度和身手,這一找自然就找到了之前逃亡出去的那幫匪徒。武長明的一個本家弟弟武大力很快就手提幾個匪徒回來了。
  那原本強弱精壯的幾個大漢,在武大力手中,仿佛像幾個弱小的雞崽兒一般,被他狠狠地扔到了地上。
  在他們幾人還沒有回過神來之際,武長明就冷冷的問道:“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這里的人都去哪里了。說!”
  那幾個匪徒被摔得七暈八素的意識還沒有回過神來。可武長明卻沒有心思再等下去。他直接不耐煩地一掃手,一個男子便應聲飛出去至少五米遠,最后撞在一顆大樹上這才掉落到地上。
  一聲巨響那匪徒身后的大樹應聲而斷,而男子卻倒在地上口吐鮮血生死不知。
  見此其余幾個匪徒全都清醒過來了。他們來這里本就也是想搶幾個女人回去罷了,根本就沒想到會一而再再而三的遇到這樣的事情。此時他們哪敢不說,只恨不得把腸子刮干凈了給他們看。
  之前的那個匪首也在這幾人之中,他就本心思活泛。不用武家那些人再多說,他就爬了起來順著武長明的目光看過去。
  只是這一眼他頓時就驚呆了。那兩條腿忍不住的開始顫抖。我的個娘呀!這里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了?難道那個女人是什么神仙不成?天呀!怎么剛剛居然斗膽和神仙動作,真是不要命了呀!
  這邊他還在震驚中,那邊武長明的眼睛就瞇了起來。這人的反應讓武長明直覺事情并不是這么簡單。
  “說!”武大力有些不耐煩了,對著那發呆的匪首就是一個猛踹。
  匪首連忙求饒,只是當他再次看向那個水潭時整個人如篩糠般,又開始不停地顫抖起來。
  “回,回大人。這、這里,這里本不是這樣的。這里有,有一間大宅子的。里,里面有一個很厲害的娘們兒,不,是兩,兩個。還有很多小娘們兒。”
  “你說這里剛剛有一間大宅子?”
  武長明冷冷地撇了他一眼,語氣里透著陣陣寒意與不耐煩。
  匪首長年在江湖上飄,見了不少的世面。他知道這個已經是動了殺氣了,這些人的身手實在是太厲害了。十個自己加在一起都不是他們的對手。
  那匪首哪敢耽擱,連忙跪地磕頭求饒,幾乎是哭喊道:“大人饒命呀!爺爺饒命呀!小人不敢欺瞞,你本來是有一座宅子的,小人也不知道這里怎么就變成了一個湖。小人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呀!”
  武長明的眼底有著一閃而逝的驚訝,當他看到那幾個匪徒的樣子又皺緊了眉頭。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