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迷失時空之路 >第41章隔閡


  一個卷軸落到他們幾人眼前。還沒等眾長老松口氣,武辰河冷冷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若是找不到此人,這里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幾位長老的心立刻就提了起來,身體如墜冰窟,是透心的涼。此時他們哪敢有一絲輕視之意。
  很快整個武家都動了,大門處不停的有人匆匆離去。接著一些帶著傷的人也面色冷峻沉著臉匆匆離去。
  索性武家建在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并沒有太多的外人會來這里。否則定會引起動亂。
  武家有不少人在上次的斗爭中都受了傷,可是這次也不得不出去找人,其中最可憐的便是武長清了。可憐他剛剛醒過來,連氣都沒來得及順順就被告知要出去執行任務。
  高傲如武長清當場就一口鮮血吐出。
  這一切都只是因為族長的命令是要求所有人都出動,既然是所有人自然就包括了傷員。以如今武辰河的怒氣,幾位長老誰也不敢去觸這個眉頭。
  ……
  武家的人不停的穿梭在一條條的時空亂流之中尋找此次事件的主角蘇小雨。而蘇小雨本人卻因為受傷的事情在時空之路養傷。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武家對她已經下了時空搜查令。
  由于前一次的大戰,遲遲沒有任務下來。蘇小雨每日在時空之路中無所事事。
  自從那日從回到時空之路從藥鋪療完傷出來后,她便回了自己的房間直接關上了大門。至今都沒和小金說過一句話。
  這些日子小金的情緒有些低落,然而蘇小雨心里又何嘗舒服呢!
  在她的心里,小金就如同她的親人一般,可是小金卻對她的各種欺瞞。它居然還不顧自己的意愿向武慕再三出手。這一切都超出了她的預期。
  這些日子下來,蘇小雨的心中不是沒有疑慮。小金的出現,與那本時空守則里面的很多地方都有著相悖之處。之前只是她不愿意承認罷了。
  想了這些天后,她才發現有些問題不得不面對。因為她是時空之路的守護者,而小金依然是她的伙伴,他們是要朝夕相處的。所以哪怕她不想面對,可是卻不得不面對。
  蘇小雨縱然可以原諒小金對自己的出手。可是這其中對她的各種隱瞞,卻是讓蘇小雨無法接受的。
  小金心中也很是復雜,它日日都守在蘇小雨的門前,可是卻沒有進去。其實若是它愿意,它可以去到這條時空之路的任何一個地方,包括蘇小雨也到不了的地方。
  只是它的心里有著無法對任何人說的秘密。它沒有辦法和蘇小雨敞開心扉。
  這一日,隔著門兩人依舊誰也沒有說話。
  時空之路的白色燈籠在此時再次微微晃動,讓這條道路都籠罩在這種無盡的憂慮之中,沒有一絲溫暖的氣息。
  直到虛空中一道亮光閃過,小金終于忍不住了。它金光一閃,猛一下撞開了房門,出現在蘇小雨的眼前。
  蘇小雨淡淡的看著它沒有說話。
  感受到她心中的不滿,小金猶豫再三,終于開口說道:“主人你是生我的氣了嗎?小金知道小金做錯了,不該傷了主人。”
  蘇小雨神情淡淡的,沒有表情。小金明明知道自己是為什么生氣,可是它卻就是避而不談。這讓蘇她心里怎么能痛快。
  “你回去吧,我也想休息一下。”見小金遲遲沒有別的解釋,蘇小雨下了逐客令。
  小金一下就急了,“主人,你不要這樣對小金好不好?小金是為了保護你,不希望你被人家欺騙。他是武家人,武家人有多壞主人你還不知道。小金見過太多的守護者被武家人殘害,見過太多太多的血,小金不希望有一天看見主人也到了那樣的下場。”
  見到了這個時候小金還是這樣說,蘇小雨怒了,她猛地站了起來臉色十分的難看,“小金,武慕不是那樣的人,我以為你知道的。”
  小金似乎是不愿意回答這個問題。
  “那個狩獵者家族有多卑鄙,主人你還不知道。我怎么能眼睜睜的看到主人受到傷害,小金做不到,小金做這一切也是為了保護你。”
  蘇小雨就這么站著,臉上的表情越來越嚴肅,此時看著小金的眼神,就像看著一個陌生人一樣。
  蘇小雨已經不想再和它說下去了,語氣十分的不快。
  “你應該知道我說的是什么。”
  小金此時卻像是個受了氣的孩子般突然大喊道:“武慕有什么好!主人為什么就喜歡他。他能天天陪著主人嗎?更何況他還是武家人,他是狩獵者家族的一員。他根本就不能天天陪伴著主人。”
  聞言,蘇小雨皺了皺眉。她對小金的這個答案有些詫異還有些不滿。
  小金又說道:“主人說好了要永遠陪伴小金的,可是為什么出去了幾次,認識了他之后就全變了。我不喜歡他,我討厭他,我討厭他搶走了主人!”
  蘇小雨心中十分復雜,“小金,從我來到這里的第一天起,就一直是你陪著我。這幾年下來,我以為你會很了解我。我也以為我很了解你。只是到了今天我才發現不是這樣。”
  “不,不是這樣的,主人是小金唯一的親人。小金怎么會騙你呢?”小金有些激動,它身上淡淡的金光不自然的又開始凝聚。
  蘇小雨眼睛瞇了瞇,她發現似乎小金每次情緒控制不住的時候身上就會不自然的凝聚金光。那金光便是它攻擊的武器。
  蘇小雨心中一陣苦澀,小金到底還藏了多少的秘密?
  她搖了搖頭,苦澀地說道:“小金。我記得你曾經告訴過我。守護者是不能離開時空之路的,只有做任務時候才能離開。那你能告訴我今天我又怎么能回到我原本的世界。如果真如你所說的那樣,你只是一只書寫時空的筆。那你能告訴我,你為何可以打通時空通道連接時空之路。你說過我是守護者,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可為何我做不到的事情,你卻能做到?”
  小金有些啞然,這里面的事情太復雜了。它不知道該怎么解釋這一切。這一切都是事關它心中那個隱藏了多年的秘密。它不能說,更不敢說。
  “主人,小金不想騙你。可是有些事小金也沒有辦法說。你只要知道小金永遠都不會傷害你這就行了。”
  蘇小雨搖頭苦笑,她自然知道小金不會傷害自己。可是要她再如同幾年前那樣對它全無保留的相信,蘇小雨已經做不到了。兩人之間的信任此時已經蕩然無存。
  面對著一個對你藏了無數秘密的人。自己又怎么會對他敞開心扉呢?蘇小雨原本就是一個十分敏感的人,這幾年她能做到如此信任小金本已十分不易。
  到了此時,小金依然不愿意對自己說明,蘇小雨也就不再勉強了。
  她突然覺得心里一陣酸楚,胸口堵得難受。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