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迷失時空之路 >第2章醫院糾紛


  好在好心人比較多,見到一個小女孩在大路上哭便有幾個人走過去,齊齊的護著她回到了人行道。
  一個頭發花白的老奶奶不知道什么時候到了蘇小雨的身邊。
  她輕輕的摸了摸蘇小雨的頭發,蒼老的面孔上全是慈祥之色。“好孩子別哭,告訴奶奶,你怎么了?你的媽媽呢?”
  蘇小雨想到媽媽鼻子就一酸。她努力的吸了吸鼻子,弱弱地說道:“隔壁的大姐姐說媽媽去了很遠的地方,不會再回來了。所以爸爸又找了個新媽媽。”
  小小的蘇小雨并不懂去很遠的地方是什么意思。她根本就不知道她的媽媽在三年前已經死了。
  她不懂,可是周圍的大人卻都懂,紛紛心疼起這個孩子。誰都知道沒了媽的孩子有多可憐。
  老奶奶抱了抱她,又問道:“好孩子,那你爸爸呢?”
  說到爸爸,蘇小雨更難過了,眼淚又忍不住的開始打轉。
  可是此時老奶奶的懷抱卻像是有魔力一樣,讓蘇小雨溫暖了許多。“爸爸不要我了,他和新媽媽去醫院生小弟弟了。”
  “什么?怎么會有這樣的父親!真是個王八蛋!”
  人群一片沸騰,個個開始義憤填膺,大有摩拳擦掌去找蘇小雨那個無情無義的父親的架勢。
  然而誰也沒有注意到抱著蘇小雨的老奶奶眼底閃過一道黑芒。
  蘇小雨在老奶奶的懷里覺得很溫暖,像媽媽般的溫暖。一個聲音在她的腦中想起,“好孩子,你愿意跟奶奶走嗎?”
  那時的蘇小雨幾乎是想也沒有想便應下了。
  這里聚集了這么多人,終于引起了一旁交警的注意。
  年輕的交警一撥開人群便看到了蘇小雨。這人正好是先前蘇小雨求救的那個交警。
  他一臉驚訝地看著蘇小雨說道:“小朋友,怎么是你呀?你的爸爸媽媽不是已經去醫院了嗎?你怎么還在這里?”
  一旁的目擊者便嘰嘰喳喳的把這里的情況說了一遍。
  年輕的交警先是愣了愣,臉上很快有了怒色。但是他在看向蘇小雨的時候臉上的神色卻柔和了許多。
  他蹲下身子摸了摸蘇小雨的頭發,柔和地說道:“好孩子別著急,我馬上給我的同事打電話看看他們到底去了哪家醫院,我現在就送你過去。”
  蘇小雨這時才發現那位老奶奶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不見了。
  ……
  蘇顯明到達醫院門口的時候吳芬已經是滿頭大汗。
  王師傅收了錢第一時間就走了,他一分鐘都不想再看到這對惡毒的夫妻。
  這次倒不是吳芬在裝,她是真的要生了。也不知道是得意忘形還是怎么的,她的肚子突然就猛烈的疼了起來。一路的哭天喊地要死要活的,讓蘇顯明急得滿頭大汗,心慌意亂的,全然忘記了就在剛剛他丟下了一個女兒。
  沒有出租車師傅的幫助,蘇顯明只得攙扶著吳芬往醫院里快步走去。
  他一邊走一邊大喊著,“醫生,醫生,我老婆要生了,快來人呀!”
  好在這是一家很有醫德的醫院,接診臺的護士飛快的推了一張床出去,幾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這才讓吳芬躺了上去。
  剛要把吳芬往里推,這時吳芬突然覺得肚子一疼,就好像有人一個重拳打在她的肚子上一樣。
  劇烈的疼痛讓她立刻就喊了起來,“殺人啦!來人呀!哪個殺千刀的打我的肚子啦!要了命了!疼死我了!救命呀!”
  蘇顯明本來推著床頭的位置,幾個小護士在后頭推。
  聽到吳芬說有人打她的肚子,蘇顯明哪還忍得了,立刻怒視著那幾位小護士大罵道:“誰打了老子的兒子,站出來!老子倒要看看你們這是救人的地方還是殺人的地方。”
  幾個小護士年紀都不大,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壞了,一個年紀稍大些的護士忙說道:“誰也沒有打過產婦呀!我們就只是推著床而已,這話你可不能亂說。”
  蘇顯明自然不會就這么放過這些人,一行人就這樣停下了腳步。周圍看熱鬧的人也圍了上來,嘰嘰喳喳的議論著。
  “我老婆都說有人打她了,那就一定是有人打了!我兒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我要你們償命!今天你們誰也不許走!”
  正好站在吳芬肚子邊的那個小護士一臉的莫名其妙,沒有人比她更清楚了,她們幾人一路推著產婦,哪有時間干別的。再說了誰也不認識這個產婦,又怎么會去打她的肚子。
  “我們沒有人動過產婦,你可以調監控查看。現在產婦的情況比較危急,還是盡快送手術室給大夫看看,若是出了事那就不得了了。”
  這個護士本是一片好意,誰知蘇顯明聽到這個話直接抬手就是一巴掌甩了過去。
  “你敢咒我兒子!老子跟你沒完!”說著還要撲過去繼續動手。
  年輕的小護士一下就被打蒙了。也沒有說些什么,捂著臉就委屈的哭了起來。周圍的人這才反應過來,連忙過去把人護在身后。
  看熱鬧的人紛紛上前勸說,這才把還想再動手的蘇顯明拉開了。
  小護士委屈的在一旁捂著臉哭著。“我沒有動過產婦,你們若是不信可以查監控!若真是我動了手,報警也好,處罰也好,都隨你!我沒做過,就是沒做過!”
  “老子的兒子要是有個好歹,你們一個個都跑不了。”蘇顯明大罵著。
  “產婦見紅了!”人群里不知誰大喊了一聲。
  蘇顯明這才慌了,三兩步跑到吳芬床邊大喊起來,“醫生,醫生!快來看看,我兒子要是出事了,我要你們償命!”
  人群中不知道誰說了一句“現在倒是知道找醫生了,早這么明事理不就什么事都沒有了!”
  蘇顯明恨不得此時有個地縫鉆進去,可是吳芬此時的情況逼得他不得不再次開口乞求。
  這邊的吵鬧早就被人傳到了值班醫生那里。這樣的病患家屬是他們最討厭的。雖然十分討厭,但是人命關天他也只能冷著臉上前檢查了一番。
  醫生緊急檢查了一番以后臉色變了變,“產婦情況如此危急,你這個做家屬的居然還有心思找小護士的茬,不知道是心大還是沒有一點常識!產婦必須馬上進手術室,不能再耽擱了!”
  這話說的十分嚴厲,蘇顯明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紫的,也不敢再耽擱了,連忙幫著護士推著吳芬往手術室跑去。
  那邊產房已經接到了消息。好在她們也都是身經百戰的十分有經驗,一時也沒有手忙腳亂。
  然而當胎心監護儀貼到產婦的肚子上時,原本應該傳出的“嘭嘭嘭”的心跳聲卻沒傳出。護士又在肚子上換了幾個地方試了試,依然沒有聲音。
  緊急的床頭B超最終的結果也讓他們大失所望。
  這種事她們也遇到過,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幾人嘆息一聲,手術方案做了調整。一個助產護士脫下口罩走出了手術室。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