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能加個技能點 >第36章白影


  月明星稀,晚風吹拂。
  夜晚的谷陽村安靜了下來,連時常聽到的雞鳴犬吠都不知去了哪里。唯有風聲、遠處的竹林聲在谷陽村中響了起來。
  封于白、陳果兩人手持手電筒,在村子內走著。沿著階梯,一步一步朝著村子上方的竹林走去。
  “哥,這個村子好安靜,和爺爺的村子不一樣。”陳果低聲道。
  “嗯。”
  封于白點了點頭。
  “這原本是一個熱鬧的村子,只是出了一些事情而變成這樣。我們只要解決了這個事情,村子應該可以恢復到原來的樣子。”
  “嗯。”陳果微微點頭。
  兩人的話不多,大多數情況都是謹慎觀察周圍的情況。在他們手腕上,都有著一塊特殊的手表,這一塊手表也是靈氣復蘇處理部成員的標配。
  說是手表,準確來說應該是靈氣探測器。
  檢測特殊靈氣的存在,可以檢測到妖族、檢測到特殊之物。
  靈敏度雖然不如專門的檢測儀器,卻足夠封于白這一些新手使用了。
  兩人走上了階梯,來到了竹林面前。
  “這個竹林還真是安靜。”封于白望著前方昏暗幽靜的竹林。
  黑。
  倒是不怕。
  兩人朝著竹林走去。
  “哥,前面好像有一個建筑。”陳果朝著竹林中看去,影影綽綽之間能夠見到一個如同房子一樣的建筑。
  “過去看看。”封于白道。
  兩人沿著竹林小道走著,很快來到了那建筑面前。
  建筑有些破舊了,墻上的白漆剝落下來,墻壁泛黃發黑。屋檐碎裂了不少,甚至于有著半個墻壁直接倒塌了。
  木門,直接沒了一半,另一半也是被蟲蛀了,坑坑洼洼。
  木門之上則是有著一個牌匾,字已經十分的模糊,但還是能夠勉強辨認出來一些字跡。
  “青竹觀?”封于白喃喃道,“難道這里是一座道觀?”
  封于白朝著青竹觀內看去,有這一個庭院,庭院內長滿了雜草。
  “哥,要不要進去看看?”陳果輕聲問道。
  “進去看看,你跟在我后面,小心一點。”封于白提醒道。
  “好。”陳果應了一聲,跟著封于白走著。
  走進了青竹觀。
  整個青竹觀并不大,一個庭院,兩層則是走廊,走廊都有些破舊了。面前則是一個大殿,大殿之中供奉著三清神像。
  果然是一個道觀。
  只是這個三清神像已經有非常長的一段時間沒有打理了,顯得有些破舊,油漆剝落,容貌模糊。案臺都沒了,前方倒是有著兩個蒲團,只是堆滿了灰塵。
  走廊兩側之后,則像是居住的地方。
  過了大殿,還有著一個后殿。
  后殿也有供奉一些神仙,從裝束來看,似乎是土地、財神等一些道教神仙。
  整體來說,就是一個殘破的道觀,并沒有什么特殊的東西。
  “沒有什么東西,我們走吧。”封于白道。
  “好。”陳果道。
  兩人走了出去。
  陳果陡然停了下來。
  “怎么了?”封于白好奇問道。
  “哥,我總覺得有東西在觀察著我們。”陳果輕聲道。
  “有東西觀察我們?”封于白立即轉頭看去,手電筒一點一點照過青竹觀,卻沒有發現什么特殊的地方,也沒有特殊的東西。旋即,再看向陳果,“還能夠感覺到嗎?”
  “沒有了。”陳果搖了搖頭。
  “沒有了?”封于白帶著幾分疑惑。
  再次走進道觀,拔出腰間的制式長劍,緊握在手,仔細檢查著,依舊沒有發現什么特殊的地方。無奈之下,只得離開道觀,繼續檢查竹林。
  在兩人離開道觀之后,兩個身影出現在道觀大殿之中。
  “好敏銳的感知力。”凌松川劍眉一動,“我們只是看了眼他們兩個,竟然就覺察到我們的存在。這封于白與他的妹妹,不可小看。”
  “那是你身上的味道太重了。”徐子安打了個哈欠。
  “你說什么?”凌松川瞪了眼徐子安,真的好想打他,可是未必打得過。
  “你搜查的怎么樣了?我們來谷陽村都兩天了,你到底有沒有發現法器?”凌松川轉移換題道,“如今靈氣復蘇處理部的人來了,我們想要行動就更加困難。”
  “他們應該不知道法器的存在,而是想要尋找那個東西。”徐子安淡淡道,“我們只要稍稍引導一下就可以了。”
  “引導?”凌松川看了眼徐子安。
  “你不是最擅長這個嗎?”徐子安瞥了眼凌松川。
  “說的也是。”凌松川咧嘴一笑,“那我就給這些靈氣復蘇處理部的人一個猛料吧,希望他們能夠喜歡。”
  ……
  封于白、陳果兩人在竹林內尋找著,一直沒有找尋到什么異狀。
  “谷陽村真的每晚都會出現白影嗎?”封于白帶著疑惑。
  他們都找了三個消失了,卻是什么都沒有看到。已經十一點了,一樣的景色、一樣的夜風,有些冷颼颼與恐怖的感覺,卻沒有其他的東西。
  隨著時間推移,反而顯得有些無聊了。
  自從修煉之后,對于其他事物的接受能力變強了很多。
  黑暗。
  鬼怪。
  奇怪叫聲。
  似乎都不會引起太多的反應。
  “哥。”陳果突然喊了起來。“右前方。”
  封于白立即朝著右前方看去,只見右前方的叢林之間出現了一道白影。白影離地有著三米多,懸浮著,似乎在看著封于白、陳果兩人。
  “那是什么?!”
  封于白警惕起來。
  “會不會就是資料上說的白影?”陳果道,“我們要不要抓住他?”
  “小心一點。”封于白道。
  兩人朝著白影而去。
  可白影的速度比起他們想象中的要快許多,還未等兩人靠近,白影呼嘯一聲,沒入到了黑暗之中,消失不見了。
  “沒了?”
  封于白皺起了眉頭。
  “不對,還在這里。”
  手中的探測器上,一個紅點閃爍不定,周圍有著特殊能量波動。
  封于白心有所感,制式長劍陡然一轉,一劍朝著后方猛然斬去。
  嘭。
  一塊石頭被封于白直接斬成兩半。
  再看向后方,白影漂浮在半空中,在白影的雙手之上有著一塊人頭大小的石頭。人頭大小的石頭高高舉起,緊接著猛然砸向了封于白、陳果兩人。
  “小心。”
  封于白提醒一句,躲開了石頭。旋即腳步一點,爆發而出,靈氣灌注雙腳之上,速度猛然爆發,直沖而出靠近白影。旋即,重重一踏,整個人騰空而起,御風劍訣,劍氣御風,斬向白影。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