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戰國趙為帝 >第372章秦國人幫了大忙第1更
  雖然田文自覺得很有把握,但畢竟在這件事情上田文是把一口黑鍋悄無聲息的扔到了趙國的頭上,所以在面對著趙國使者蘇代的時候自然不可避免的有些心虛。
  不過作為一名合格的政治家,田文還是將自己這點小九九掩飾得十分良好,至少從臉上是看不出來這家伙在打這么一個主意的。
  蘇代看上去似乎并沒有什么疑心,只不過神色有些奇怪的看了田文幾眼,然后就笑道:“薛公果然是一個爽快的人,我們大趙就喜歡和你這樣的人合作。既然如此,那么還請薛公速速將這些人驗明正身之后處刑,蘇代也算是能夠完成大王交待的差事了。”
  田文松了一口氣,立刻笑道:“請蘇大夫放心,本侯這幾天馬上就將這些罪人處死,給趙國一個交待!”
  看著蘇代離去的背影,田文也是長出了一口氣。
  雖然這會讓薛國的力量遭到一定的削弱,但是能夠因此而換來趙國的支持,田文覺得也是相當值得了。
  蘇代回到了館驛之后,找來了蘇秦。
  “伯兄,看來薛國之中的內亂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嚴重不少啊。”
  蘇秦的臉上帶著濃重的黑眼圈,這是因為他這些天都忙于和幾名田文贈送的美姬“周旋”的緣故,用蘇秦的話說就是自己犧牲色相看看能不能反向從這些田文的美麗眼線之中套出什么對趙國有利的情報,當然作為弟弟的蘇代也就只能這么一聽了。
  蘇秦打了一個哈欠,道:“怎么個內亂嚴重法?”
  蘇代正色道:“整個薛邑之中的謠言都已經沸沸揚揚了,但是薛公今日找我的時候卻完全沒有提及此事,除非他有足夠的自信能夠完全解決此事,不然的話這位薛公定然就是被下面的人給蒙蔽住了。”
  蘇秦看上去越發的莫名其妙了:“什么謠言?”
  蘇代有種想要扶額望天的沖動,好一會之后才壓下了心中的郁悶,將整件事情一五一十的給蘇秦道來。
  蘇秦聽著聽著,臉色漸漸的變得奇怪起來:“你是說,有人搶在我們之前散播了謠言?”
  “對。”蘇代苦笑道:“而且,還散播了和我們一模一樣的謠言,這倒是省事了。”
  說是省事,但是從兄弟兩人那漸漸變得十分凝重的臉色來看,真正的情況顯然和省事搭不上邊。
  對于薛國,蘇代和蘇秦也是有一套計劃的,單單憑借他們兩個人和麾下這一兩千護衛想要吞并薛國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么就只能用計來削弱薛國,這樣也算是功勞一件了。
  想要削弱一個國家,最方便的計策莫過于挑撥離間,因此蘇代先是利用田文多年前在趙國屠城的把柄逼迫田文殺死了一百零一名官員,從而讓薛國陷入動蕩,隨后再傳出謠言讓薛國之中的游俠階級和田文進入對立。
  游俠階級在別的國家都是被嚴厲壓制和取締的對象,但是在薛國之中卻蔚然成風,雖然比不得官軍但也擁有一定的武力,并且還和不少薛國的大臣聯系密切,屬于實力階層。
  這樣的一個階級只要和田文鬧翻,那么薛國之中的內訌就會立刻爆發到一個驚人的程度,原本就已經十分弱小的薛國便會再遭重創,趙國將來攻滅薛國的行動就會更加順利。
  但是蘇代這邊的計劃才剛剛進行了第一步挑撥,第二步離間還沒有開始呢,居然就已經有人在薛邑之中傳播了謠言,幫蘇代搶先完成了這個步驟。
  蘇代和蘇秦面面相覷了好幾息時間之后,突然同時想到了什么,異口同聲的說道:“是秦國人!”
  蘇代長出了一口氣,臉龐之上開始出現了怒意:“想不到這些秦國人在大梁城之中鬧事還不夠,竟然還跟著來到了薛邑!”
  蘇秦微微點頭,突然笑道:“確實,田文當時在大梁城就和魏王一起被秦國人耍得團團轉,現在發現不了秦國人的陰謀也很正常。說起來,我們和秦國人這算不算是英雄所見略同?”
  蘇代可沒有心情去附和蘇秦的玩笑,而是騰的一下站了起來:“不行,我要進宮去再見一次薛公,將這件事情告訴他!”
  蘇代可是差一點點就被秦國人在大梁城里當街刺殺成功,對于策劃了這一次刺殺行動的秦國間諜首領恨得是咬牙切齒的,現在聽到了這個家伙居然跑來了薛邑,哪里還坐得住?
  在大梁城那邊魏國人不能隨便使喚,但是在薛邑這邊蘇代可就沒有這個顧忌了。
  但就在蘇代準備轉身出門的時候,卻被蘇秦一把給拉住了:“賢弟,萬萬不可啊!”
  蘇代回頭,生氣的看著蘇秦:“難道伯兄就不想為愚弟報仇?”
  蘇秦嘆了一口氣,道:“我當然想要為你報仇,但是你別忘了……我們可不能誤了大事啊!秦國人可是幫我們做到了我們想要做的事情,你這個時候去揭穿,那不是讓我們的計劃徒勞無功了嗎?”
  蘇代頓時啞然。
  蘇秦說的還真沒有錯,如果蘇代這個時候去揭穿秦國人的陰謀,那么這個離間游俠階層和田文的計策就徹底告吹了,那蘇代的計劃也就失敗了。
  蘇秦繼續道:“而且你想想,其實秦國人這么做還算是幫了我們的大忙呢。如果是我們親自動手去傳謠的話還有可能被田文察覺,現在是秦國人動手去傳謠,那么整件事情就和我們沒有關系了,秦國人是幫了我們大忙啊!”
  蘇代:“……”
  他突然發現,蘇秦說的太對了!
  被秦國人這么一攪和,蘇代等于只是代表著趙國義正言辭的要求田文處死了一百零一名當年肆虐趙國的罪犯,至于挑動薛國內亂這種事情那都是秦國人干的,和趙國一毛錢關系都沒有!
  蘇代臉上的怒容漸漸消失。
  妙啊。
  這個秦國人,居然主動把這口黑鍋給背過去了。
  蘇代和蘇秦對視一番,極有默契的相視而笑。
  蘇代重新坐了下來,道:“伯兄,你說說,秦國人這么做究竟是圖什么呢?”
  蘇秦想了想,道:“在為兄看來答案其實很簡單,秦國間諜在大梁城和薛邑之中做的都是同樣的事情,那就是離間大趙和它國之間的關系。”
  蘇代若有所思,好一會才道:“所以,秦國人的打算其實就是讓薛國的游俠們認為田文和大趙同流合污?”
  蘇秦贊道:“正是如此!我們的目標是讓游俠們認為錯在田文,而秦國人的目標是讓游俠們認為錯在田文還有我們大趙!”
  蘇代完全明白了過來,聞言冷笑一聲:“這些秦國人,想的倒是挺美的。伯兄,你說我們應該怎么樣去讓秦國人的圖謀落空呢?”
  蘇秦摸著頜下的胡須,沉思良久之后才緩緩開口道:“其實……我們也不一定要讓秦國人的圖謀落空。”
  蘇代頓時愣住:“伯兄此言何意?”
  蘇秦道:“你想想,這一次來我們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蘇代不假思索的說道:“當然就是削弱薛國!”
  蘇秦笑道:“對啊,既然是要削弱薛國,那么肯定是要薛國越亂越好啊。其實你想想就知道了,相比于我們的謠言來說,秦國人的謠言是更加可信的。因為田文很清楚游俠在薛國之中的勢力,他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去削弱游俠,如果解釋成是我們大趙逼迫的田文,那么一切就都順理成章了。游俠們會憤怒起來,會認為田文將游俠賣給了大趙,你也知道游俠都是一些做事沒頭沒腦的人,只要他們一沖動起來做出什么樣的事情也不奇怪。”
  說到這里,蘇秦的表情漸漸的變得耐人尋味了起來:“就算是游俠里面有幾個冷靜一點的人好了,只要我們找準機會在里面好好的挑撥一下,還怕游俠們不立刻和田文爆發沖突嗎?到那個時候,我們只要幫助田文消滅掉這些游俠,對,就是薛國之中的整個游俠階層!你覺得,在那之后的薛國還能夠有多少力量呢?”
  蘇代張大了嘴巴看著蘇秦,臉上是毫不掩飾的佩服:“伯兄此計大妙!不過,我們怎么幫田文消滅掉游俠階層呢?”
  蘇秦嘿嘿一笑,道:“怎么,難道你我身邊的這一千趙國護衛甲士是擺設嗎?這薛邑之中的守軍不過才區區五千,要為兄說咱們這一千人別說是鎮壓區區游俠了,只要立刻發動奇襲的話拿下整座薛邑怕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蘇代一拍大腿,笑道:“那就依照伯兄所言去辦吧!嘿嘿,那秦國人自以為得計,但卻不知道他們那點小小心思早就已經被伯兄洞察,這一次……還不知道是誰能夠笑到最后呢!”
  蘇秦大笑,道:“其實這都是小事罷了,我大趙才是笑到最后的那個國家,這不是早就已經天下皆知的事情了嗎?”
  兄弟兩人對視一眼,同時大笑起來。
  就在蘇氏兄弟商議對策的時候,在薛邑之中某座府邸的密室之中,幾個人也正在悄悄的商議著事情。
  這是一間真正意義上的密室,雖然是白天但卻沒有任何的光芒,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坐在黑暗之中,看不清楚任何一人的面容和表情。
  一個十分粗豪的聲音說道:“薛公最近是怎么回事,殺了這么多的人?”
  另外一個聽起來比較平和一些的聲音道:“不就是通秦么,薛國之所以失去了魏國相邦之位又險些被魏國大軍滅國,那都是因為秦國人做的好事,殺一批通秦之人發泄怒火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粗豪的聲音冷冷的說道:“是嗎?為何某家聽到的傳言卻并非如此?”
  密室之中安靜了好幾息時間,隨后平和的聲音說道:“你聽到了什么傳言?”
  粗豪聲音道:“我們聽到的傳言是薛公已經將我們賣給了趙國人,他想要除掉整個薛國之中的游俠階層!”
  平和的聲音頓了一下,道:“簡直是無稽之談!在場所有人都是當過游俠的,難道你真以為薛公會將我們全部除去不成?”
  粗豪聲音哼了一聲,道:“某家當然不希望這種結果發生,但是現在的情況卻已經容不得某家不往這方面去想了。”
  另外一個聽起來有些尖利的聲音響起,道:“你乃是我們之中久居民間之人,一直以來底層的游俠們都是交給你打點的,究竟發生了什么讓你這么覺得?”
  粗豪聲音道:“首先,我們都知道牢里的那些家伙都會被處死,你們難道沒有發現,很多原本出現在這間房子之中的人都在其中!”
  這句話一說出來,房間之中頓時又安靜了片刻,然后平和聲音道:“確實損失了幾個人,但是你我還在。”
  “是嗎?”粗豪聲音冷冷的說道:“你們就等著吧,薛公的行動不可能就此結束的,等到薛國的士兵沖入你們府中的時候,可別說某家沒有提醒過你們!”
  平和的聲音似乎輕出了一口氣,緩緩說道:“你口口聲聲說薛公將我們賣給了趙國,但是……為什么薛公要這么做?”
  粗豪聲音道:“難道你們都忘記了多年前我們跟著薛公逃出秦國函谷關之后,在趙國之中發生的那件事情了嗎?”
  平和聲音的語氣第一次出現了波動:“那都已經是陳年往事了,那時候的趙王都還只是一個小孩子罷了,他能記得這件事情?”
  粗豪聲音嗤笑道:“趙王那時候確實是一個小孩子,但是趙主父呢?”
  密室又一次的變得沉寂下來,只有隱隱約約的呼吸聲還證明著有人類的存在。
  尖利的聲音又一次的開口了:“雖然趙主父已經退隱,但是趙主父的話據說趙王向來都是言聽計從的。”
  又一個聲音開口道:“而且趙王的性格素來霸道,若是真的提出這種要求也讓人不意外。”
  平和的聲音嘆了一口氣,道:“被你們這么一說我也想起來了,被逮捕的那些家伙當年在趙國的時候……嘿,好像就是燒殺擄掠最多的一群吧。”
  啪的一聲,似乎是有人拍了大腿,隨后粗豪的聲音響起:“沒錯!這些家伙每一個人的身上都至少有一條或者幾條趙國人命!我說他們被逮捕的時候我就覺得有些不對呢,原來是在這里!”
  平和的聲音嘆了一口氣:“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以薛國眼下的形勢,薛公要將我們這些游俠乃至于游俠相關的人全部一網打盡來為趙國出氣,好像也不是什么難以理解的事情了。”
  粗豪的聲音哼道:“什么狗屁薛公,不就是趙國人的一條狗罷了!兄弟們當年跟著他用命來博前程,他現在卻要用兄弟們的命去獻媚給趙雍和趙何父子!”
  平和的聲音微微抬高了音調:“你少說一些!事情還沒有確定,還是要調查一下再說。”
  尖利的聲音道:“不管怎么說,還是要做好準備,如果薛公真的要殺我們,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
  平和的聲音猶豫了好一會,道:“也好,那就讓我們的人都動一下,做一下準備。趙國……哼,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好了,都散了吧。”
  一陣腳步聲響起,密室之中很快就恢復了平靜。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