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這號有毒 >067、內測開始


  街道上,人來人往。
  路潯沖季梨招了招手,示意她別傻站著了,快點過來。
  季梨一向很聽他的話,快步走到他的身邊。
  “受傷了嗎?”路潯問道。
  “一點點,都是輕傷。”季梨作為江湖兒女,一些小傷倒是沒放在心上。
  從下山開始她就很堅強,所有復仇的環節全是她一人完成,直到這時候意外看到了路潯,沒來由的想哭,但卻忍住了。
  “報仇雪恨了?”路潯又問道。
  “嗯!”這次季梨很用力的點了點頭。
  路潯伸出右手揉了揉她的腦袋,本就有些雜亂的頭發被他揉得更亂了,笑著開口道:“真厲害。”
  僅僅三個字,就攻破了季梨所有的堅強。
  與此同時,她心里又升起了一股很少見的情緒,很復雜,但一定夾雜著些驕傲與自豪,還有滿足。
  “能進去嗎?”路潯指了指季府道。
  “應該可以的。”季梨帶頭朝大門走去,這里畢竟是她曾經的家。
  “里頭沒人。”慕容燕用神識探查了一下道。
  既然沒人,一道門肯定攔不住他們。
  進門后,路潯打量了一下季梨的家,發現還挺有格調的,想來她的父母雖然是武林人士,但品味并不差,而且是懂得享受生活的人。
  “這小丫頭曾經也是位大小姐啊。”路潯在心中道。
  季梨的家里很臟,畢竟很久沒人打掃了,慕容燕施展了一道除塵術,周圍一下子就干凈整潔了不少。
  回到家里后,季梨左看看右看看,陷入了回憶之中。
  她也曾在這個小院子內習武,玩耍,挨爹爹的板子,然后爹爹被娘給追著打。
  最終,路潯等人只在這里停留了半個時辰,季梨把那個黑色包裹給埋在了樹下后,就主動要求離開永安縣。
  她想回來看看,但她無法在這里呆太久,至少她現在做不到。
  ——回憶太重了。
  每個人碰到這種情況時,所做的選擇都會不一樣,路潯與慕容燕尊重季梨的選擇,便花銀兩買了一輛馬車,離開了永安縣。
  畢竟鴻毛劍扛著路潯與慕容燕就已經很辛苦了,再加個季梨,那是要它死!
  在路潯的示意下,眾人前往了桐縣,因為在他的記憶中,桐縣也是新手村之一,離永安縣也不算太遠。
  天塵大陸太大了,新手村也太多了,內測玩家總共就那么點,只開放了一千個名額,一個新手村估計也沒幾個。
  路潯都不確定自己能不能碰上玩家,懷著的是碰碰運氣心態。
  這一千個名額里,其實只有一小部分是幸運玩家,大部分是各大工會與職業俱樂部的人,路潯倒是挺期待與他們見面的。
  畢竟他玩了這么多年的《天塵》,也是靠《天塵》恰飯的,與各大工會與職業俱樂部肯定有不少接觸。
  其中,會有朋友,也會有冤家。
  路潯人送外號“暴躁大棒俠”,自然是浪出來的。
  沒辦法,要吸引眼球嘛,多點曝光度,才方便接單子嘛!
  我們這種獨行俠是骨子里就浪嘛?還不是為了生活!
  如今一下子變成了NPC,那一切就變得更好玩了。
  “都給我等著哈!”路潯在心中道。
  馬車比路潯預想中的還要慢一些,畢竟他暫時還不具備“地圖功能”,該功能顯示的是“待解鎖”,也不知道內測時能不能解鎖。
  本來預期是在內測前趕到桐縣,沒想到內測時間已經到了,眾人還在路上。
  不過遲上半天功夫也無所謂,畢竟內測時間換算到天塵里,有整整20天,足夠了,不差這幾個時辰。
  而且以沙雕玩家的尿性,現在又是內測,鬼知道剛降臨的時候會搞什么飛機!
  現在肯定鬧得厲害!
  還是等他們鬧完了之后,開始安心做新手任務了,然后再去接觸比較好。
  路潯現在坐在馬車內,最關心的反而是解鎖的新功能。
  “【叮!內測已開啟,內測時長為20天!】”
  “【叮!地圖功能已解鎖!】”
  “【叮!NPC模版功能已解鎖!】”
  路潯眼睛閉著,故作小憩狀,實際上內心很是興奮。
  地圖功能終于??的解鎖了,之前一直在魔宗里呆著倒是無所謂,下山后才知道,沒有導航的日子可真雞兒難熬!
  不過相比較于地圖功能解鎖,他更在意的則是解鎖后的【NPC模版功能】!
  研究了老半天后,他發現還是要靠自己摸索。
  狗系統寫的語焉不詳的,根本看不懂。
  但想來正常NPC所具備的功能,路潯應該都是有的。
  比如給玩家發布任務,比如向他們收購或者售賣商品,比如傳授技能,比如好感度調節,比如收徒系統……
  這些功能,將是路潯在未來最大的倚仗!
  “好想現在就抓個野生玩家,然后開發摸索出更多姿勢啊。”路潯內心更加迫切了。
  他越發覺得自己這次下山的決定很是英明,等到公測了再去研究這些功能,哪里還來得及!
  對于天塵大陸來說,公測代表著什么呢?
  代表著混亂的開始!
  對于這個世界的土著們來說,玩家究竟意味著什么呢?
  意味著要變天了!
  玩家能一次又一次的打破他們的認知,一次又一次的改變整個天塵大陸的格局。
  哪怕對于魔宗這種大門派,也能造成巨大的沖擊!
  對于這些,天塵大陸的土著們把一切都歸結于天塵歷4000年,正式公測時,玩家大規模降臨前的那一次天地異象!
  就是那一天,天塵大陸的天……破了!
  所有人都能看到,天空炸開了一個大洞!
  一道道刺目的光線席卷人間,哪怕是修為再高的人,也無法直視!
  這一道道刺目的金光持續了好幾分鐘,自那以后,大陸上的許多人便“變異”了。
  他們被殺死后好像會復活!
  他們胡說八道,好似精神也有了問題!
  他們可能會突然原地消失,然后又突然出現!
  他們的許多行為舉止讓人無法理解!
  ……
  大部分人都覺得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天的異象!
  而修行者們則給那天的天地異象取了一個名字,叫作……
  ——天道崩塌!
  ……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