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封靈星神 >第598章強勢的唐陽

漆黑的殘淵河上,湍急的河水呼嘯著向下沖去,呼嘯的風聲帶著刺骨的寒意,席卷著煞氣在河面上掃蕩,偶爾打出的浪頭也會濺上數丈高。
許久,一個腦袋從水下鉆了出來?蒼白著臉大口呼吸著空氣,緊接著是第二個和第三個,第三個人蒙著面紗,但這并不能遮擋她氣喘吁吁的喘氣聲。
這自然是唐陽幾人,他們在河中已經走了一個多時辰,那眼珠將他們本來無誤的位置沖的極遠,好不容易才根據煞氣的濃郁找到方位。
“再加把勁,已經看到對岸的黑影了!”唐陽聲音帶著喜悅,指著對面。
卓洋心有余悸,本來以為這是安慰的話,一眼看去果然看見遠處有一道黑影,這比他們沒有盼頭已經好了太多太多。
三人一鼓作氣,再次潛入水中,向前游去。
半個時辰后,唐陽腳掌落在了實處,接連向下踩了幾腳,這才登上了岸。
一屁股坐在地上,暢快的大口呼吸新鮮空氣,忽然覺得活著竟然是一件如此幸福的事情。
卓洋連爬帶走的上了岸,坐在漆黑的地上大口喘氣,而宋君顏也是如此,現在的她沒有絲毫溫婉的形象。
“喲喲喲,我的三條小魚上鉤了?”遠遠傳來一陣戲謔的呼喊聲,人還沒到,但強悍的氣機已經牢牢鎖定了唐陽。
三人瞬間站起,這才看到一個手臂被雷光纏繞的青年似笑非笑的向著這邊走來,而在他身后,雷玄正一臉得意的看著三人。
而在兩人身后,最少七八個尋天境中期,氣息皆是不弱,向著這邊不緊不慢的包圍。
“現在你們能跑么?”唐陽低聲問道。
卓洋不解,估摸了一下自身情況,篤定道,“應該可以,可能跑不遠”
“那好,我從前面跑,卓洋去左邊,宋君顏去右邊,現在,跑!”唐陽話音剛落,周身籠罩上一層銀白色的光芒,而生命之火更是在體內熊熊燃燒,快速補充著自身的靈力,身形化為流光向前沖去。
雷戰先是一愣,看著三人各自跑向一個方向,隨后眼神徹底陰冷下來,當著他們的面都敢玩這個小九九,還真當他們這九個尋天境中期不存在?
轉眼唐陽已經來到了雷戰身前,一拳轟出。
這一拳他用出了全力,強悍的靈力掀起音爆,腳掌踏在地面甚至讓大地都在顫抖,聲勢極大。
雷戰冷哼,可心底的鄙夷還未說出口,臉色微微一變,因為他感受到了唐陽這一拳蘊含著的恐怖威勢。
“想以自己的死換來兩個同伴的生?唐陽,看在你這么講義氣的份上,我給你留個全尸!”雷戰身軀涌現雷光,恐怖的道息向著四周蔓延,有著要將此處徹底鎖定的趨勢。
拳鋒相撞,雷光和靈力相互碰撞,道息肆意,那正準備上前的十幾個人一時間難以下手,藍光和青光相互交織,難以看清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唐陽快速脫身,烏金棍握在右手,體內的靈氣仿佛無窮無盡,按照特定的脈絡流動,甚至他的氣息也在短時間內上升一大截。
“無限戰斗法”
那七八個尋天境中期強者只能模糊的看見一道人影以快到不可想象的速度向前沖來,呼嘯的風聲隨著狂暴的靈力涌動,讓人頭皮發麻的慘叫聲隨后響起。
咔嚓咔嚓!
一聲聲輕微的骨頭碎裂聲不斷傳來,等到那幾個尋天境中期強者反應過來時,跟隨他們的幾個尋天境初期強者捂著各個地方在地上哀嚎,骨頭斷了不少。
唐陽宛如鬼魅,揮舞著烏金棍向前方沖來,直指離他最近的哪一個強者!
“唐陽!我要活剮了你!”雷戰咆哮,雷光轟開了周邊的靈力,他原本只是以為唐陽想和他對拳,但那一拳竟然蘊含了空間之力和封印之力,生生扭曲了他周身的空間!
數棍落下,那尋天境中期強者有力氣無處使,他不敢和唐陽硬撼,因為唐陽的棍法竟然被揮舞的密不透風,這實在有些可怕。
雷戰還未上前,唐陽已經閃到了雷玄身旁,一直處在震驚中的那些尋天境強者如夢初醒,紛紛甩出靈力,惱羞成怒的圍攻唐陽。
七位尋天境中期,這在天戰殘淵內不算多厲害,但絕對可以呼嘯一方,可如今竟然被唐陽給震住,這如果被其他人知曉,那他們的名聲就徹底臭了!
早已跑開近千丈的卓洋注意著后方的動靜,拳頭緊緊握著,指甲攥進了肉里也沒有發覺,力量,他渴望力量!
如果不是缺少力量,自己的兄弟怎么可能被這么多人圍攻?
唐陽和他都知道,他一旦沖上去,只能是送死!
宋君顏速度更快,到了千丈外,復雜的看了一眼正在交戰的場中,留下一句,“如果你沒死,那這一次算我欠你的”隨后加快速度遠去。
“大哥救我!”雷玄被唐陽的戰力嚇破了膽,拼命的向著后方竄動,而距離他最近的那強者離他也有兩丈!
唐陽殺意凜然,無論如何,雷玄必須死!
烏金棍甩出,刺耳的風聲帶著音爆在人群中炸開,雷玄想要低下身子,但足有萬斤的烏金棍轉瞬即到,洞穿了他胸膛。
轟轟轟!
數道狂暴的靈力在他背后炸開,將喉嚨處傳來的腥甜忍住,左手虛握,右手有一道青色火苗在竄動。
“九重青炎變,第九變”
唐陽長嘯,火苗急速擴大,數十丈的青色火龍盤旋上空,巨大的龍目冷冷的看著下方。
雷戰殺到,飽含怒火的一拳轟出,炸響的雷光和恐怖的威勢接連不斷,好似一桿千萬斤的重錘,轟在了他的胸膛上。
唐陽遭受重創,身形更是宛如斷線的風箏般向著遠處栽去。
“去”
唐陽低吼,就著這個功夫鮮血狂噴,鮮血夾雜著肉沫染紅了小半邊天。
青龍咆哮,雷戰并不滿意,再次上前,一拳帶著萬千雷光想要一擊絕殺唐陽。
雷玄已經死了,他的心臟被打的粉碎,渙散的雙眼無神的盯著天空,驚恐的臉龐至死都沒恢復原樣。
一道道長虹斬出,那七八個尋天境中期和雷戰持平,各施手段轟向唐陽。
“爆!”
唐陽怒吼,凌空展翅,聲音冰冷的吐出這一個字后,頭也不回的向著遠處沖去。
轟隆巨響聲傳來,滔天的青焰甚至映照了半邊天空,四面八方的煞氣好似找到了目標,瘋狂的向著那邊匯聚。
而雷光不斷炸響,夾雜著憤怒的咆哮,遠遠傳開讓人不敢上前。
激蕩的靈力化為沖擊波向著四面八方沖去,而唐陽更是第一時間遭受了波及,即使飛出百丈還是被掀飛,來不及恢復自身的傷勢,生命之火全力恢復自身靈力,快速前沖。
沒過多久,暴亂的靈力被幾人鎮壓下去,熾熱的火焰讓他們受了不同程度的傷,最嚴重的一個甚至連頭發都沒燒光。
只是這些人沒有一個能笑的出來。
一個尋天境初期竟然把他們耍得團團轉,還當著他們的面打死了一個,打傷了數個。
雷戰低吼,像是困頓的野獸發出最后的低吼,那些人不由自主的和他拉開了一段距離,這是雷戰暴怒的征兆,暴怒狀態下的他并不是可以好好說話的主。
不久,雷戰斂去自身全部氣息,向著后方慢吞吞的走去,那里,躺著他死不瞑目的弟弟。
“你們放心,我肯定會為你們報仇的,現在看來,唐陽肯定來自傲宋王朝了?沒事,我遲早會殺了他們所有人,給你們報仇的”雷戰聲音低沉,既是對著雷玄說,也是對著那些受傷的尋天境初期說。
“雷戰大哥,救救我們!”一個被打斷了手臂的強者對著雷戰哀嚎,眼中滿是渴求,他在雷戰的話中聽到了別的意思。
雷戰轉過身,手掌向下輕輕一劃。
轟隆!
雷光肆虐,無數雷霆從上方落下,慘叫聲只持續了幾個呼吸,世界安靜了。
……
狂奔了數個時辰,唐陽終于停下了步子,此時的他臉色蒼白到了極點,好似隨時都會昏迷過去,生命之道雖然在極力保住他的性命,但剛才的狂奔牽動了傷勢。
這一次的他傷的不可謂不重,肋骨被雷戰生生打彎,要不是星辰戰甲和他的防御力了得,說不定被直接打死都有可能。
五臟六腑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損傷,這注定要花費一段時間去修補。
在這天戰殘淵內,但凡受了傷,死亡的概率就會大幅度的上升,畢竟這里靈氣稀薄,自然修復的可能性很小,在修復傷勢時還要擔心有沒有打擾。
趁虛而入才是這里讓很多天驕含恨的原因。
找到一處背風的地方,盤膝坐下,封靈之力將身軀牢牢護住,這才恢復起傷勢來。
在這里打坐一個時辰,將傷勢穩定了大半后,變換了位置,再次打坐幾個時辰,再度變換位置,如此耗費了幾天,終是讓傷勢好了大半。
沉吟片刻,唐陽拿出了一些殘靈,將體內的道靈調動,一股腦將大半的殘靈都塞了進去,道靈舒服的打了個嗝,回到第十道靈府中煉化。
正準備走時,七八個人風風火火的向著這邊沖來,為首之人是尋天境中期,氣息不算強悍,勉強到了一般的層次。
“小子,給你三個呼吸爬起來,不然我打斷你全身骨頭!”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