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極夜玩家 >032承情·0時源式·恨意
  “你怎么來了?”李想記起那時菲尼斯來她的房間,似乎還告密了,應該被禁足了才對,“我、我們的事情......”
  “嗯,我是來道別的。”鳴緒挨著他坐下,語氣前所未有的溫柔。
  “道別?”李想有種不好的預感,他看向鳴緒,少女笑得很甜,但這并不是鳴緒的常態,“是不是菲尼斯他們又動了什么手腳?道別是什么意思。”
  “今晚,我就會離開這里,回歐陸。”鳴緒搖了搖頭,輕輕握住他的手,“和菲尼斯他們無關,是老師要求我回去的。她還讓我帶個口信給你。”
  “什么口信?”李想已經從希絲特莉亞口中知道,一直照顧鳴緒的老師就是當初給予他那份邀請函的第一夫人。
  也間接知曉了她在冬零家的地位和分量。
  還有鳴緒對她的那份特殊感情。
  如果是她開口,鳴緒一定會聽從命令的。
  “老師特赦了冬零嵐和路雨母女,她們不用再繼續躲藏,可以回冬零家繼承那份老師給予的產業。她還說,如果你愿意,可以隨時去那里看她們。”
  李想愣了下,旋即點頭。
  第一夫人對他示好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早在極夜訓練營期間,她就挑中自己參加冬零家的“one計劃”,也就是許多人口中的玩家精英計劃,這是普通出身的年輕人在七大陸最快,最可能走向輝煌人生的道路。
  沒有之一。
  即便自己拒絕了她,第一夫人后來也沒有阻礙過他任何事。
  她還是鳴緒的老師,這次又特意給了一份大恩情。
  李想再不承情,就有點不識時務了。
  “回去后幫我謝謝第一夫人殿下,如果可以,我想重新申請冬零家的‘one計劃’,不過......”
  “老師說了,你如果提出這個要求,可以特殊對待,不會讓你舍棄姓名。”鳴緒眨著大眼睛,有些驚異,“她說冬零嵐母女是給你終極排位賽成績的一個小獎勵,還說你一定會承情重新申請‘one計劃’,不過你會提出不想舍棄姓名這個要求......”
  “全猜中了呢。”
  李想笑了笑,看著鳴緒呆萌可愛的模樣,他有股沖動,突然想問問鳴緒,對于她而言,是他還是老師更重要,不過擔心受到打擊,還是沒說出口。
  有了這個念頭時,他甚至恨不得抽自己幾個耳光......
  明明已經有了一個正牌女友,為什么會對一直視為搭檔的鳴緒產生這種異樣的感情呢?
  可對鳴緒,他就是狠不下心來。
  還是說那時費鈺景對他和鳴緒之間的感情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后給了自己一點其他可能的瞎想呢......
  涉及到感情問題,李想瞬間變得有些不知所措,干脆暫時不再考慮,畢竟他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抬頭就能看到云海中的白家建筑群落,那里才是他的最終目標。
  “這個,送你。”鳴緒忽然將懷里溫熱的惡魔之翼塞到了他的手中。
  “這是回禮。下次見面,你要變得更強。”鳴緒將惡魔之翼狠狠塞在他的懷里,似乎把那份自己都沒覺察到的感情也全部拋了出去。
  兩人對視一笑,心領神會。
  他們未來的道路還很漫長,見面的機會也不會少,有關one計劃的后續通知,會有冬零家的人來找李想。
  而有冬零家的背后支持,也能讓李想更安心一點。
  極夜的背景雖好,但白家或是其他死敵真要找他麻煩,處理起來也會很困難。
  只有同為五大王座之一的冬零家才有真正面對白家的話語權。
  即便這次終極試煉的影像資料全部被封存了,白家的人總有辦法尋找到事情真相。
  他手上現在有白云飛和白海霆兩個人的命,第六分家和第十六分家是得罪死了,未來不得不防。
  “那......再見了!”鳴緒鼓起勇氣,踮起腳,最后還是沒敢吻下去。
  這對她太難了。
  從未有過的感情體驗讓她不知所措,回調也是她自己的意愿。
  她需要和李想分開一段時間,來重新適應自己的生活。
  和李想在一起很快樂,但她知道還不是時候,她需要像老師所說的一樣,更加努力的前行,才能有一天不再只是看著櫻樹下水池中母親的背影,而是親手斬下仇人的頭顱。
  她打算殺死仇人后再去正視對李想的這份感情。
  沒得到鳴緒的吻別李想還是蠻遺憾的,發現自己有這種念頭時他又狠狠鄙視了自己一番......
  什么時候變得那么花心了......
  通訊滴滴滴響了幾聲,打開看到是鳴緒發來的簡訊。
  【零時源式】――零。
  李想記得這個大學,他特意詢問了希絲特莉亞有關時計塔聯盟大學的內容,結合之前神秘人L給他的信箋,總算是對十八所頂尖大學有所了解了。
  【零時源式】是其中一所,位于歐陸1區,也是三所不參加終極試煉的大學之一。
  它在年初公布的時計塔聯盟大學排名中再次蟬聯第一,也是七大陸公認第一的玩家大學。
  對于大部分準大學生來說,那就是一所宛如神話的大學,只聞其名不見其身,是傳說中的傳說。
  有第一夫人撐腰,鳴緒能去那所大學也正常。
  之前他還懷疑鳴緒在本家不受待見,擔心她一直被欺負,當作工具人。
  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想太多了。
  有第一夫人做老師,她在哪里試煉,成績如何,都不重要,反正就算再爛,只要有第一夫人推薦,【零時源式】就不會拒絕。
  之前都替她白擔心了......
  他挺好奇【零時源式】的真面目,可惜等有機會去歐陸1區,才可能見得到。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隨后一襲盛裝的希絲特莉亞走進醫療房。
  “該出發了,去領取你的獎勵吧。”
  ......
  二百零六名參加終極排位賽的試煉者興致勃勃地來到0001號城市的玩家工會。
  這幢傳奇建筑高聳入云,懸浮在半空中,常年隱藏在云霧里,別說一般人,就是魔術使用者都沒什么機會走進這里。
  因為這里一般只給真正的玩家提供服務。
  他們每人都需要有一名玩家做擔保,才可以暫時進入這幢玩家大廈。
  希絲特莉亞熟門熟路地領著他一路進入大廈,然后來到地下倉庫,在倉庫門前排著長長的隊伍,這些試煉者身邊都陪同著一名玩家,已經形成一個小小的圈子在低聲交談著。
  放眼望去,基本都是世家子弟,也印證了之前探病時,王博苦笑著說出的一番寒門無貴族理論。
  階級固化太厲害。
  所以他這樣的人才會讓0126號城市癲狂。
  因為要排隊,李想也沒機會去找姬晚晴他們。
  姬晚晴的引路人是維納斯集團的一名坐鎮玩家。
  在這里的引路人大部分都是1級玩家,不過那隱隱的傲氣讓試煉者們小心謹慎,不敢輕易去搭話。
  玩家畢竟是一個全新的群體,就算能走到這里,也沒人敢說自己百分百能成就玩家序列。
  李想耐心等待,就在這時,耳邊響起一道些許幽怨些許憤怒的少女聲音。
  “李想,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你的。”
  李想愣了下,怎么在這里都能碰上恨透自己的人。
  他回頭,看到個子嬌小的伊勢靜子剛說完,就被她身后的一名高大男子給強行捂住了嘴巴,他驚恐地看著李想身側的希絲特莉亞,不斷鞠躬道歉。
  說的是蒸汽語,李想聽不懂,但那尊敬無比的神情倒是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