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群員是大佬 >324通天教主你別看了說的就是你4K
  龍族這是一個自從開天辟地以來,就十分強大的種族。
  曾經一度是洪荒之中的霸主。
  但是因為一次大劫之后,龍族已經從此陷入了低谷。
  但是這里所說的低谷,僅僅是針對龍族。
  實際上,龍族現在的實力還是有的。
  據說那個龍王,也有著不俗的實力。
  組重要的是,現在的龍族已經依附與天庭了。
  所以一般人也不會去惹怒龍族,不然的話,豈不是不給天地面子?
  但是現在哪吒就將龍族的三太子給打死了。
  李靖:“真是怕什么來什么!”
  李靖捂著自己的腦袋說道。
  李靖就害怕哪吒再一次的將龍宮三太子給打死。
  這還沒找到哪吒,交代哪吒呢。
  哪吒就又一次將龍宮三太子給打死了。
  {“真是一個孽障!”
  李靖罵了一聲,然后立刻開始去尋找哪吒。
  現在雖然說出現了這個事情。
  但是對于李靖來說也就到此為止了。
  李靖總不能夠讓哪吒繼續血肉挖骨吧?
  這樣的話,對于李靖來說,打擊實在是有點兒太大了!
  李靖受不了這種刺激。
  商紂王:“那你最好去看住哪吒,不要讓哪吒將龍王給揍了!”
  商紂王對李靖說道。
  李靖:“嗯!”
  “我一定看住哪吒!”
  李靖點了點頭對商紂王說道。
  亞索:“雖然我知道這個時候不應該說什么泄氣話!”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感覺你們不會非常的順利……”
  亞索對李靖還有商紂王說道。
  李靖:“你最好不要烏鴉嘴!”
  “不然的話,到時候恐怕就有大麻煩了!”
  李靖嘆了一口氣對亞索說道。、
  亞索:……
  “希望這是我多慮了吧!”
  亞索聽到李靖這么說,立刻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因為著急自己兒子的情況,所以李靖直接就跑到了海邊兒。
  想要去找哪吒。
  但是到了海邊兒之后,這里哪里還有什么哪吒?
  只有一群蝦兵蟹將的殘肢遺骸,
  還有被鮮血染紅的海水。
  “完蛋了!”
  看到這一幕之后,李靖的心都涼了。
  雖然知道哪吒最后能夠活下來。
  但是那血肉挖骨的疼痛,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啊!
  “該死的!”
  李靖暗罵了一聲。
  同時李靖這個時候也在想一件事。
  如果哪吒這一次再死了的話,那么自己李家大半還是會倒向西周。
  如此一來的話,自己跟紂王在群聊之中可能就十分尷尬了。
  而且一想到商紂王的那個暴虐的性格,李靖甚至有一些害怕。
  就怕商紂王一不小心,將自己全家給弄死。
  現在商紂王之所以沒有弄死李靖全家。
  原因可能只有兩個。
  一個是商紂王還沒用弄清楚群聊之中的群規。
  另外一個就是,商紂王還是想拉攏李靖的。
  如果是原本的李靖的話,商紂王自然是不會多說什么的。
  畢竟原本的力量真的是沒有啥逼用啊!
  直接宰了就行了。
  但是現在的李靖既然加入了這么一個神奇的群聊之中。
  那么對于商紂王來說,就是一個非常不錯的盟友了。
  ……
  “莽王,你打算什么時候過來跟我學習?”
  商紂王對王莽說道。
  王莽:“emmmm”
  “等一下,我處理好了這邊兒的事情馬上就過去!”
  王莽對商紂王說道。
  商紂王:“好!”
  “希望我這邊兒的武學能夠讓你滿意!”
  商紂王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這個王莽,看起來也是十分厲害的樣子。
  反正對于現在的商紂王來說,高手能夠拉一個,自然是好的。
  岳不群:“羨慕啊!”
  “真的是羨慕!”
  岳不群對王莽說道、。
  王莽:“你羨慕,你要來么?”
  岳不群:“我不去!”
  岳不群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說道。
  “我可不想跟你們一樣去找神仙的麻煩!”
  “畢竟我還有一個門派呢!”
  岳不群有一些憂愁的對王莽還有商紂王說道:“老咯,老咯……”
  “老了之后,就沒有辦法跟你們一樣這么剛了!”
  岳不群有一些遺憾的說道。
  崩壞之主:“老岳也是苦啊!”
  “
  根本就沒有體驗過年輕的意氣風發!”
  張遠對岳不群說道。
  岳不群:“還好吧,主要,這都是我自己選擇的!”
  岳不群笑了一聲對張遠說道:“華山派就是我的青春啊!”
  張遠說的沒有錯,岳不群從年輕的時候,就接手了劍氣之爭之后的華山派。
  那個時候的華山派雖然說氣宗贏得了勝利但是整個山門也就剩下了大貓小貓三兩只。
  而岳不群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要勵志復興華山派的。
  數十年如一日,始終不曾放棄。
  其實,如果岳不群放棄了復興華山的念頭的話,岳不群能夠過得很不錯。
  但是,岳不群并沒有。
  應該說直到死,岳不群都沒有放棄復興華山的這個想法。
  不過好在因為張遠的出現,岳不群不僅僅成功的復興了華山派。
  而且還沒有黑化。
  這對岳不群來說,應該是一個非常不錯的結果了。
  “不知道始皇帝有沒有興趣?”
  這個時候商紂王對秦始皇問道。
  秦始皇:“還是算了吧!”
  “我自己就是修仙的!”
  秦始皇搖了搖頭對商紂王說道。
  陳永仁:“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啊!”
  陳永仁對秦始皇說道。
  秦始皇:“……”
  “閉嘴,就你話多!”
  秦始皇看了一眼陳永仁對陳永仁喝了一句說道。
  陳永仁:“可怕的大佬……”
  “我實在是太難了!”
  陳永仁對秦始皇說道。
  秦始皇:“主要是,我實在是不想摻和到這封神之中去。”
  秦始皇對陳永仁說道。
  “這封神之戰,實在是有點兒太慘烈了!”
  秦始皇嘆了一口氣說道。
  崩壞之主:“可不是么。”
  “原本這封神之戰只是一件小事情,但是結果越玩越大,最后全都賭上了自己全部的家當。”
  “別窺屏,說的就是你,通天教主!”
  張遠對通天教主說道。
  通天教主:“……”
  “群主,你怎么知道我在窺屏?”
  崩壞之主:“因為每一次搶紅包,你都在,我懷疑你一直在監視著本群!”
  張遠對通天教主說道。
  通天教主:“……”
  “怎么窺屏也犯法么?”
  通天教主對張遠問道。
  崩壞之主:“當然不犯法了!”
  張遠對通天教主說道。
  “我只不過是想要采訪你一下,你最后輸了一個底朝天是什么感覺?”
  張遠的臉上露出一絲壞笑對通天教主問道。
  通天教主:“能夠有什么感覺?”
  “就是萬念俱灰的那種吧!”
  “到了最后是真的輸不起了!”
  通天教主對張遠說道。
  “現在想起來,自己真的是白修了這么多年的道了。”
  通天教主對張遠說道。
  “我當初就不應該這么沖動的!”
  “不然的話,我當初不會輸的這么慘!”
  通天教主說道這里,也是嘆了一口氣對張遠說道。
  崩壞之主:“不過這一次的慘敗,要讓你悟道了一些東西不是嗎?”
  張遠笑著對通天教主說道。
  通天教主:“話是這么說,但是我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大到我有一些沒有辦法接受!”
  通天教主說道這里,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當初的通天教主可真的是輸急眼了。
  不然的話,通天教主也不會擺下誅仙劍陣這種利器。
  到了最后,甚至想要重開世界。
  索性,被鴻鈞給制止了,不然的話,別的不說,重開世界,通天教主不知道要損掉多少的功德。
  崩壞之主:“說起來,教主你找的道找到了嗎?”
  張遠對通天教主問道。
  通天教主:“我是我,我不會干涉孔丘的選擇!”
  “我要看看按照群主所說的教育方式,到最后是怎么樣的!”
  通天教主低聲說道。
  看起來,通天教主還在糾結與篩選人心之后到底還是不是真正的有教無類。
  張遠對此并沒有多說話,畢竟這個東西幾乎已經是通天教主的心結了。
  當初通天教主認為萬物如一,不管是什么出身,什么品性都應該能夠得到教化。
  在加上天道五十天衍四十九,所以通天教主就創建了截教。
  為的就是給眾生截取這一線生機。
  但是從封神之戰來看,最終的通天教主輸的一塌糊涂。
  亞索:“感覺大佬在說話的時候,群里面好安靜啊!”
  岳不群:“你這不是廢話么?”
  “大佬說話,你還敢廢話?”
  岳不群對亞索問道。
  白素貞:“噓,大佬說話的時候,我們就安靜的做一條咸魚,靜靜的聽大佬的話就好了!”
  白素貞對亞索說道。
  亞索:“emmmm。”
  “難道這個時候我們不應該是上去舔他們么?【小糾結】【小糾結】”
  林九:“問題來了,你想要舔大佬,你知道大佬在說什么么?”
  “你連大佬說的什么都聽不懂,你就不怕到時候拍馬屁拍到馬腿上面?”
  林九對亞索問道。
  亞索:“說的有道理……”
  “哇,不過你這么一說,我感覺我更加的菜了!”
  亞索對岳不群說道。
  亞索:“本來,我還能夠在群里面當一條只會喊666的咸魚,但是我現在連666都不敢喊了!”
  亞索嘆了一口氣對岳不群說道:“我就怕到時候大佬問我一句,小索子,你來說說哪里6。”
  “到時候我說不上來,多尷尬啊!”、
  岳不群:“……”
  “我發現你擔心的可真多!”
  岳不群對亞索說道:“你放心就好了,大佬是不會關注撲街的!”
  岳不群對亞索說道。
  亞索:“……”
  陳永仁:“瞎說什么大實話,別讓亞索這么尷尬啊!”
  陳永仁對岳不群說道。
  岳不群:“……”
  “好吧……”
  “我不說了。”
  “我就笑笑不說話!”
  岳不群最終對亞索笑了一聲之后,如此說道。
  ……
  而另外一邊兒,李靖在海邊兒沒有找到哪吒之后,立刻就跑去了天庭。
  好在這段時間,李靖也算是在群聊之中學會了一些東西。
  不然的話,李靖現在連上天庭都上不去。
  當李靖來到了天庭之后,頓時目眥欲裂。
  因為李靖竟然看到了哪吒正騎在一頭龍的身上,對著這龍就是一頓胖揍。
  “你個孽畜,你給我住手!”
  李靖對哪吒怒吼了一聲說道。
  “嗯?”
  “爹爹?”
  哪吒轉頭,看到了李靖對李靖叫了一聲。
  “你這個孽子,你快給我下來!”
  李靖說著從將哪吒從龍王的腦袋上拽了下來。
  “你好大的膽子啊,你居然敢打龍王?”
  李靖對哪吒說道。
  哪吒:“你這個老頭壞的很,明明跟說算了,但是現在居然來天庭告狀!”
  哪吒雖然被李靖給抓住,但是卻一臉不服的對李靖說道。
  李靖:“那你也不能夠打人家啊!”
  李靖對哪吒說道。
  哪吒:“……”
  李靖說著來到了龍王的身邊兒,對龍王說道:“龍王大人您沒事吧?”
  李靖小心翼翼的對龍王問道。
  “你看我像是沒事的樣子么?”
  龍王看了一眼李靖,對李靖問道。
  在說話的時候,龍王額頭上的鮮血現在一滴滴的滴了下來。
  看到龍王額頭上面的鮮血,李靖也是有一些……心疼。
  所以李靖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來了一個玉瓶,然后將龍王額頭上面的鮮血全都接了進去。
  東海龍王:“……”
  “你在干什么?”
  看到這一幕,東海龍王立刻對李靖怒吼了一聲問道。
  “咳咳……”
  李靖拿著手中的玉瓶,干咳了一聲對東海龍王說道:“這些可都是龍血啊,非常的珍貴,不能浪費啊!”
  李靖看著東海龍王,臉上露出尷尬的笑容。
  東海龍王:“……”
  “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
  “有什么樣的兒子,就有什么樣的爹!”
  “真是氣死我了!”
  東海龍王臉上露出憤怒的神情。
  說實話,如果不是心中想著要給自己的兒子報仇,東海龍王可能現在就一口痰噴死這一對父子。新首發 https://.x81zw. https://m.x81zw.
新首發 .x81zw. m.x81zw.
  但是現在龍王絕對不能夠出手,如果出手的話,自己背后的龍族就要遭殃了。
  畢竟哪吒身后面可是站著太乙真人的,太乙真人又是元始天尊的弟子。
  龍王,招惹不起。
  只能夠選擇別的方式,進行報仇,他要為自己的種族負責!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