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惡毒女配日常 >第325章、我的貓
    大家排隊洗漱,晏安是小透明又是其中年紀最小的,只好自覺謙讓各位前輩,又因為大家都是女藝人,等輪到她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四個多小時。
    凌晨兩點,晏安從浴室出來。因為一直掛念著給貓喂藥的事,她還沒來得及吹頭發就拿著藥出來找貓。可那只貓不在原地,只留下一個亂窩。
    “貓貓?”晏安小心地移動著步子,努力地不在深夜發出噪音。二樓找了一圈后,還是沒有那只貓的身影。晏安不由擔心是不是哪里的窗戶沒關它跑了出去,或者跑到了一樓?如果這樣的話,情況會很糟糕。
    晏安提著腳,小心地去到一樓。意外地,一樓游戲廳的壁燈開著,沙發上坐著一個黑色的身影。她小心地湊近了一些,就見她的貓四腳朝天趴在沙發上,每次要翻身,就被那人用手指給推回去。
    循環往復,樂此不疲。
    “你……這么晚了還不休息?”
    袁磴明顯是被她突然說話嚇到。但轉過身來,還是一副什么都沒發生的樣子。他問:“這么晚,打算出門當小偷?”
    晏安緊緊抿住嘴,心里想巨星就是巨星,真正能做到視滿屋子的監控攝像不存在,不像她每說一句話都要在腦子里先滾一圈。
    她的貓哼唧著好不容易要把身子翻過來,晏安見那人又把手指伸了過去,忙把他的手拿開,有些惱怒道:“它的腳不方便,你別作弄它。”
    看見她想抱貓,袁磴已經搶先一步把貓抓到了手里。他撓了撓他的肚皮,說:“作弄它?我看它跟我玩得可開心。”
    晏安終于是沒忍住說了一句:“它眼神不好,分不清是非黑白魑魅魍魎。”
    袁磴一下轉過了頭來,問:“你什么意思?”
    晏安好聲氣道:“它要吃藥了。”
    “這貓不是趙丹蝶撿回來的?你那么緊張做什么?”說著這話,袁磴又抓著貓避開了她的手。她的貓估計是真的不舒服,在袁磴手里難受地哼唧。晏安一下就急了,說:“你真別這樣,它已經夠可憐了。讓它吃了藥好好休息,行嗎?”
    袁磴古怪地看了她幾眼,不甘愿地把貓送到了她手里。晏安抱著貓,轉身就往樓上走。可是這樓梯寬,對方走一步就夠她走三步。她很容易被追到,貓又被搶走。
    今天這一天下來,晏安真是沒什么力氣了。她把手向著對方腰間伸過去,在對方驚慌的眼神中一下關掉了他的麥克風,然后再關了自己的。
    她問:“你究竟想要怎么樣呢?”
    “這貓是你撿的還是趙丹蝶撿的?”
    晏安沒出聲,這人轉身就走。晏安費力地追上,說:“趙丹蝶撿的。”
    “關了麥你都不說實話?我對你這人人品存疑。貓我可不敢給你,誰知道你有沒有什么虐待傾向?”
    晏安嘆氣,說:“我撿的。”
    “你撿的?你撿的讓趙丹蝶給抱回來?還一口一個她的貓?”
    晏安站在矮他三個臺階的位置,看他就跟看一個無法逾越的巨人一樣。她問:“你真不知道假不知道?”
    袁磴摸了摸貓的脊背,不說話。
    晏安問:“現在可以把貓給我了嗎?”
    她把貓抱回窩里,看著它吃了藥窩在窩里才放心。她起身,卻見那瘟神還沒走。
    “你就不怕剛才那些內容播出來?”
    要離開之前,她聽到那人這樣問了她一句。
    晏安腳步不停,只小聲但堅定地說了一句:“不會的。”
    無論江朝暮出于什么目的,都不會也不允許這些內容播出。
    一夜多夢,晏安第二天掛著一張慘淡的臉色完成了一天的艱難拍攝。
    挨晚一些的時候,江朝暮來了。晏安摘了麥和她出去說話,說了這兩天時間經歷的魔鬼般的一切,說著,就忍不住委屈起來。“錄節目怎么那么難?”
    “當藝人的,錄節目的,尤其是你還不火的時候,怎么可能不受點委屈呢?袁磴是幼稚惡劣了點,但不是那種勢利眼的人,你不用擔心他以后為難你。”
    “可是我的貓……”
    “我跟張伊說過了,這次節目錄完就讓你徹底帶回家。”
    “那節目這邊……”
    “他們自己會找借口的。”江朝暮摸了摸她的臉,又問:“你回去會跟晁朕說節目錄制的事嗎?”
    “他還在法國沒回來。”
    “那就好。”
    晏安看江朝暮明顯地松了一口氣的樣子,好奇地問她:“你好像很怕他?”
    雖然江朝暮拒不承認這事,但晏安還是自她慌張的神色中察覺到了一些什么。拜別了江朝暮,她只好繼續回去完成之后的拍攝。剛到門口,她就聽見袁磴的聲音在客廳響起。他說: “丹蝶姐,我很喜歡這貓,也覺得和它有緣,不如以后就讓我來照顧它?”
    “這樣當然好,貓貓有你照顧我也更放心。”趙丹蝶絲毫沒推脫地答應了。
    “那就……謝謝了。”
    說這話的時候,袁磴看見了在玻璃門外的晏安,他摸了摸懷里的貓,沖她笑了一下,露出了一個挑釁的神色。晏安轉身,小跑著回去找江朝暮。
    “我直說,既然這貓是晏安撿的,是她從水里撈出來的,也是她送醫院的,你們就無權決定它的歸屬。”
    這是第一次,晏安見江朝暮如此強硬地開口說話。
    “說什么呢?這貓怎么就是晏安撿的了?這不是趙丹蝶抱回來的?她都答應讓我養了,你們還有什么意見?”袁磴出聲。
    江朝暮沒理他,只喊了一聲:“張伊!”
    張伊頭疼地捏了捏鼻梁,自知無力處理這事,只能把爛攤子拋給倪凡,說:“這貓我一早就答應晏安了。”
    “晏安答應有什么用呢?這貓是趙丹蝶打泳池里撈回來的,她答應讓我養,你們憑什么擅自決定給晏安?我認為……”
    “袁磴!”倪凡打斷他的話,說:“你跟我出來!”
    “你直說!”
    倪凡扯著他的袖子,咬著牙齒厲聲質問:“你是不是很反感我給你接了這節目?所以要讓節目組,讓我都下不來臺?你說說,你為什么就非得和晏安過不去?你有任何意見你直說,別給我來指桑罵槐這一套!”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