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鬼抬棺 >第328章永不放棄
    永不放棄
    接下來,我和林耀祖開始了長時間的挖掘。
    餓了就地就咬壓縮餅干,渴了喝背壺里的水。我很快就大汗淋漓,脫了羽絨服。林耀祖也是非常賣力,他倒不是擔憂胖子等人的安危,我覺得他是用這種干活的方式麻痹自己。他現在心理壓力很大,挖雪對他來說是一種發泄和放松。
    我們一邊挖,上面一邊往下滑落,有時候好不容易挖出來一個豁口,結果上面滑下來一片,直接把我倆都掩埋了起來。我倆掙扎出來,不得不再次從頭開始。這樣的事情要是沒有執念是干不下去的。
    我們從晚上一直挖到了白天,又從白天挖到了晚上。大家都心里清楚,上面的雪再多也不是無窮多,我們挖一點就會少一點。終于,我和林耀祖在這里挖出來一個很大的雪溝。
    天快黑的時候,林耀祖實在是累得受不了了,倒在了雪地里就睡著了。
    這是絕對不行的,在這里睡覺就等于送死。我把他晃了起來,我說:“要睡你回去帳篷里面睡,這里很快你就被凍硬了。”
    他睡了也就是十幾分鐘,被我叫醒了之后不睡了,和我一起接著挖。一邊挖,他說:“老陳,要是你的夢不準怎么辦?這入口真的在這里嗎?”
    我說:“不會錯的,就是這里。你聽過一個案子嗎?一個小伙子失蹤了,他的姐姐就夢到了弟弟的尸體埋在鐵路旁邊的樹林里,甚至夢到了在哪個位子。于是帶著警察就去挖了,真的就挖到了。這種夢不是隨便就做的。”
    “我也聽說過這個案子,挺懸的。但還真的沒有親眼見過托夢的事情是準的。”林耀祖說,“你這個要是真的挖到了,我就真的信了。”
    我側著倒在雪地里,用盆不停地往下挖。
    我現在精神極度興奮,一點睡意沒有,就這樣又挖了一晚上時間,到了天亮的時候,我的盆嘎吱一聲挖到了巖石。這令我興奮不已。
    林耀祖也湊了過來,用鐵鍬開始清理周圍,他說:“老陳,你確定是這里嗎?”
    我嗯了一聲說:“確定,就在這里了。”
    很快,我們清理到了一片荊棘,我快速地清理荊棘上的積雪。一點點往上清理,終于,在我清理了有三米的時候,我在這荊棘雜草之間,看到了一個直徑只有兩米左右的洞口。這個洞口傾斜向下,應該是火山噴發之后留下來的直通地下巖漿層的通道。
    我擦了一把汗,回頭看看林耀祖說:“找到了。我要下去救人。”
    林耀祖說:“我和你一起去。我回去拿繩子。”
    林耀祖說完就從一旁的雪上爬了出去,也就是半個小時,就把一大捆繩子帶了回來。我們把繩子拴在了旁邊的一簇荊棘上,然后把繩子扔了下去。林耀祖說:“我先下,免得你不放心我。”
    他一邊下一邊說:“這要是你先下,我在上面來個落井下石,你就麻煩了。我就很放心你,不怕
    你對我落井下石。”
    我說:“那是因為你知道,我不是那樣人,我想害你也不用等到現在。”
    林耀祖拽著繩子往下走,我在上面觀察了一下拴著繩子的那一株荊棘,還是很牢固的。這樣我就放心了。這里是整座山的正南面,到了夏天,這里會有足夠的陽光,所以這一株荊棘長得非常茂盛,有著很發達的根系在石頭縫隙里生長。
    林耀祖下去之后,我緊隨其后,這洞傾斜向下,角度很大。我們的繩子長度有限,到了一百米的時候,繩子就沒有了。不過下面也不是特別陡峭,林耀祖下到這里之后,在這里蹲著等我,我下來之后,他用頭戴式電筒照著下面說:“老陳,我們繩子不夠了。我這里還有個三十米,沒必要再接了。”
    我說:“不用繩子,就這么往下爬。”
    沒有了繩子,只能一點點地緩降,慶幸地是,這下面的坡度變得越來越緩了。到了最后,我倆竟然能站起來,朝著前面行走了。我估算了一下,說:
    “差不多是水平了吧。”
    林耀祖說:“多少還有點斜坡,不過不大了。”
    我們就這樣往前走了有二百多米的時候,我倆都停下了。在我們面前是一道裂谷,在裂谷之內全是巖漿在翻滾,我往下一看,巖漿離著我們有一百多米,只要掉下去,那就什么都沒有了。本來在這裂谷上面應該是有一座鐵索橋的,但是現在因為年代久遠和地震的原因,橋晃斷了,鐵索就垂在裂谷兩邊的斷壁上。
    林耀祖說:“老陳,過不去了。”
    看裂谷不是很寬,也就是十來米,但這十來米也足以把我和林耀祖給愁壞了。要是對面有人接應的話還好辦,我們可以把繩子扔過去,那邊拴上就好了,但是現在我們只能抱著僥幸心理嘗試一下了。
    我們把這邊的繩子上拴上了鉤子,然后朝著對面橋頭的鋼鎖扔,試圖用鉤子抓住鋼鎖,或者抓住任何能抓住的東西。但是對面根本沒有什么東西可以
    抓的。這抓根本就什么都抓不住。我們試了十幾次,都失敗了。
    就是這時候,我和林耀祖在這鐵索橋的旁邊,發現了一座神廟。里面供奉的是一個神族領袖。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上面有一根很長的過梁,有個七米左右。我和林耀祖爬上了神廟,將頂部的椽子抽出來,然后將這根七米左右的過梁給卸了下來。
    但還是不夠長。
    隨后我想了一個辦法,把神廟里的神像推了出來,把過梁的一端捆綁在了神像上,然后我和林耀祖用椽子撬動神像,往前挪,這樣,當神像挪到了大裂縫邊上的時候,那根過梁就伸出去了六米左右。
    只不過,這過梁這么用就有些軟了,就像是跳水運動員的跳板一樣。我說:“我拴上繩子先過去。”
    林耀祖說:“跳過去嗎?”
    我說:“你見過跳水運動員嗎?幾步走過去,然后一個起跳,人就竄出去了。”
    “但你不是跳水運動員,你要是一個跳不好,可就跳到下面去了。看起來簡單,這起跳的角度太難掌握了。”
    我說:“把繩子拴在神像上。”
    林耀祖這時候看著我說:“你不怕我把繩子割斷了嗎?”
    “怕。”我說。“但是我覺得,我有把握跳過去。小時候我很淘氣,經常在墻頭上奔跑,這過梁和墻的寬度差不多,我有九分把握。”
    林耀祖說:“你要是信得過我,我跳過去。”
    我搖搖頭說:“我信不過你,我覺得你不如我。”
    說著,我在腰里拴了繩子,這頭拴在了神像上,我跪在地上對著神像祈禱了一番之后,走上了那根過梁,我深呼吸幾下,穩住了心神,然后幾步就奔跑了起來,到了過梁的頂端之后,雙腳用力往下一踩,過梁給壓彎,隨后我反彈了起來,人直接就朝著對
    面竄了過去。
    我沒有華麗麗的動作,人就是直接彈起來,落下,落下的時候人還沒站穩,摔在了地上。我站起來之后,回過頭看看,林耀祖在對面靜靜地看著我呢。我把腰里的繩子解開,然后綁在了橋頭的鐵索上。林耀祖把另外一邊也捆綁在了橋頭的鐵索上,這樣一來,這根繩子又把兩端給連接了起來。
    林耀祖先是抓著繩子踩著過梁往這邊走,走到過梁的前端之后,就倒掛在了繩子上,給自己帶了安全扣,然后從繩子上滑了過來,到了邊緣,我伸手把他拉了上來,我說:“我就說吧,我能行。”
    我和林耀祖相視一笑,他站起來之后,看著我點點頭說:“老陳,要是我們早就認識就好了,也就不至于發生這么多不愉快的事情了。你是個值得交的朋友,你能為了朋友兩肋插刀。我以前一直以為朋友之間都是利益交換的關系。見到你和胖子、藥罐子的關系之后,讓我改變了我的想法。這世上是有真感情的。”
    我說:“老林,其實你還有希望。”
    他搖著頭苦笑說:“作孽太多,我這輩子是徹底完了。我們走吧,救人要緊。”
    我和林耀祖繼續向前走,前面一片漆黑,我倆頭上戴著光源,手里還拿著強光手電筒。往前走了大概有一百多米的時候,我倆都停下了。
    這里的通道逐漸變寬,本來越走越順,走了五十米的時候,發現前面塌方了。大量的石塊擋住了我們的去路。我說:“應該就是這里把他們困住了。如果是這樣,他們也許還活著。尤其是這里面是有食物的,藥罐子說這里面的柳樹都結了果,你能信嗎?”
    林耀祖說過:“我信,龍涎液那可是天地精華,不然解釋不了神族的人是怎么活到現在的。”
    我戴上手套,開始在外面搬石頭,小的還是可以搬走的,但是大的可就搬不動了。我說:“我們回去拿椽子,把大塊的石頭都撬出來。”
    林耀祖說:“也不知道塌了多少,我倆憑著
    人力能行嗎?要不我們去求援吧!”
    我說:“來不及了,胖子也許他只是深度昏迷,靈魂出竅去給我報告的消息。出去再回來,黃花菜都涼了。”
    林耀祖說:“可是我們不知道塌了多少啊!”
    我說:“不管多少,總要試試的。挖吧。”
    我倆返回去,扛了兩根椽子回來,開始撬動那些巨大的石塊。一塊石頭有的足足有將近一噸重,我和林耀祖只能使勁力氣,一寸一寸往旁邊撬動。大塊石頭往旁邊慢慢挪,小的搬到遠的地方,是在搞不動的巨大石塊,我們就從旁邊掏縫隙。
    我有一個信念,我必須把人救出來。不管有多大的困難我都不能放棄。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