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鬼抬棺 >第327章托夢
    托夢
    余震隔一段時間就會發生,山體在晃動之下產生了很多的滑坡。我只能眼睜睜看著對面的龍脈山坍塌,而無能為力。
    龍脈山主峰上的龍頭已經徹底坍塌,碎成了一個個的石塊滾落下去,將主峰山體上的植被給破壞的滿目瘡痍。
    而此時,胖子他們已經走了三天了,我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余震還在持續,但是逐漸減弱。整座山也逐漸的穩了下來。該掉落的都掉落了,該滑落的都滑落了。即便是有一些小余震,這山再也沒有什么不穩定因素了。
    我這時候看著林耀祖說:“我要去找胖子他們,我要么把你捆綁起來,要么你跟我走。”
    林耀祖說:“我跟你走。”
    我看著他一笑說:“你要是在我身邊給我一悶棍,我豈不是死的很冤枉?所以我們要事先約定好
    ,你手里不允許有任何的可以傷害到我的東西,包括石塊,木棒等。”
    林耀祖無奈地苦笑一聲:“你放心,我知道現在自己的處境。”
    我說:“你要是殺了我,出去之后,沒有人知道你在這里做了什么。我必須防備你。因為你有作案動機。所以,我還要把你的一只手捆綁在你的腰里才行。”
    林耀祖說:“隨便你,只要讓我跟你一起走就行。”
    我把他的一只手捆綁在了腰里,只給他留了一只手保持平衡。這樣他就沒有和我戰斗的能力。這么做雖然不是萬無一失,但也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了。
    我和林耀祖吃了一些東西之后,就在這個下午,我們出發了。我讓林耀祖背了大量的裝備,這樣能消耗他很多的體力,免得他胡思亂想。我們順著山林往下,穿過了一片原始森林到了下面的河灘的時候,天已經黑透了。我們只能在河灘安營扎寨,把帳篷
    搭建起來之后,我弄了一些東西吃。
    我倆吃完了之后,我把林耀祖捆綁了起來,這才安心地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我醒了的時候,林耀祖已經坐在墊子上瞪著眼看著我了,我說:“啥時候睡醒的?”
    “夜里兩點就醒了,醒了就再也睡不著了。”
    我過去給林耀祖解開了繩子,然后還是將他的一只手捆在了他的腰里。收拾好了行李之后,我把行囊放到了林耀祖的后背上,我說:“背得動嗎?”
    他說:“我沒問題,上山吧。我也看出來了,這龍涎液啊,應該就在這龍脈山內。這入口在什么地方,可就有點不好說了。我們需要慢慢找才能找得到。”
    我說:“不需要我們慢慢找,會有刃帶消息給我們的。”
    我知道,只要胖子還活著,就會把小米鬼放出來。小米鬼沒有本體,只是一團能量,它是能從縫
    隙里鉆出來給我傳遞消息的。雖然我聽不懂小米鬼在說什么,但是我能看懂它的一些肢體語言。
    現在最關鍵的就是,要盡量地靠近龍脈山主峰,這樣小米鬼就能聞到我們的人氣找到我們。
    我和林耀祖開始爬山,這龍脈山主峰海拔就很高了,越是往上,空氣越是稀薄。這上面的氣溫也是越來越低,逐漸地不能滿足樹木的生長了。我和林耀祖用了一天的時間,穿過了森林,在我們前面只有裸?露的巖石和雜草。
    如果再往上走的話,那就是皚皚白雪了。
    我們在這里森林邊上扎營,這一天下來,林耀祖已經累得沒有一點力氣了,出了很多汗,往他身邊一挪就聞到了汗液的酸臭氣味。他的臉上滿是汗水和污垢,他坐下之后說:“老陳,給我解開吧,讓我休息一下。我不會害你的。”
    我點點頭,把他身上的繩子解開了,他這才晃晃肩膀和脖子,然后往地上一躺,大口地喘著氣說:“你說胖子他們會不會已經死了?”
    我說:“活要見人,死要見尸。這里有我最
    好的兩個朋友,他們要是死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和他們的家人交代。”
    林耀祖嘆口氣說:“這是何必呢,為什么非要來這里呢?”
    我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他的這個問題實際上更多的是在問自己。我們當然知道自己為什么來這里了,我們就是為了龍涎液而來的。他呢?他也是為了龍涎液而來,只不過,他來的方式有些太齷齪了。
    我去煮了六包方便面,我和林耀祖全吃了。吃完了之后,連湯都喝了。我們趕了一天路,實在是太餓了。吃完了之后,我倆都躺在了墊子上,我說:“林耀祖,你還想死嗎?”
    林耀祖說:“我還能活嗎?把我綁起來吧,我想睡覺了。”
    我過去把他的雙手在前面捆綁了起來,這樣捆綁的話他會舒服一些。
    我也是累壞了,往炭火盆里扔了幾塊炭,倒下之后很快就睡著了。
    在后半夜的時候,又發生了一次不小的余震
    ,我和林耀祖都醒了,但是都沒說話,余震過去之后,我翻個身繼續睡了。天亮之后,我們起來繼續出發,踩著巖石和雜草爬了半天時間,這才到了雪線。此時這里的氣溫已經有零下二十度左右了。
    我從小在東北農村長大的,只要多穿點還能適應這樣的氣候,但是林耀祖有些受不了了,他說:“這風就像是在割我的肉。”
    我說:“你多穿點,把臉蒙上。”
    我帶了不少秋褲,我穿了四層秋褲,才算是能壓住這山上的風了。林耀祖找到了一條絨褲套上了,然后用一條褲子蒙住了自己的臉,他說:“我在前面,你在后面,別綁我的手了行嗎?”
    我說:“那就把你的手指捆綁起來。”
    我用一塊布把他的手包住,然后在手腕的地方用繩子捆了起來。我說:“你走在前面,我在后面跟著你,我們保持五米距離。”
    林耀祖苦笑一聲說:“你還是不信任我。我說過不會害你就真的不會害你。”
    我說:“人心隔肚皮,你也要理解我。”
    我倆越是往上,這呼吸就越困難,加上低溫,走得就越來越慢了。
    到了天黑的時候,我們還沒能爬上峰頂。
    我們只能找了個背風的巖石后面,將這里的雪都清理出去,就在這里搭建起了帳篷來。一切都弄好了之后,我搜集雪燒了一壺開水,然后一邊吃著壓縮餅干一邊喝水。
    林耀祖說:“老陳,你真的覺得入口在峰頂嗎?”
    我說:“我不確定,但是我知道,應該離著峰頂不會太遠。”
    林耀祖說:“你是怎么判斷的?”
    我說:“時間上啊。不然他們早就回來了。”
    吃完了之后,我就覺得嘴唇很干,用手一摸已經掉皮了,撕下來一塊,頓時嘴唇就出血了。我知道,最近蔬菜吃的太少了,再這樣下去,估計我也要堅持不住了。
    林耀祖已經累得倒在了墊子上,呼呼大睡起
    來。我過去把他的雙手捆綁了起來之后,我也就倒下睡了。
    就是這天的晚上,我迷迷糊糊就聽到胖子喊我的名字。我睜開眼的時候,心里一陣不安,心說壞了,是不是胖子遇難了啊。我坐了起來,開始回憶剛才的夢。我似乎記起來一些事情,在夢里,我聽到胖子在喊我,胖子在告訴我入口的位子,而且我似乎在夢里看到了那個地方。我努力讓自己加深這段記憶,同時,我感覺到胖子很可能已經不在了。
    想到這里,我頓時眼淚就出來了。但我只能擦干眼淚,然后叫醒了林耀祖,我說:“我們出發。”
    林耀祖說:“這天還沒亮呢。”
    我說:“不能等天亮了。我們走。”
    林耀祖要收拾行囊,我說:“啥也不用了,帶著吃的就好。入口離著這里不遠了。”
    我出來之后,用手電筒照著路,按照模模糊糊的記憶往南走,接下來我見到的場景,在夢里似曾相識,一塊橢圓形的大石頭,我繞過去之后,看到遠
    處有一個巨大的黑影,到了近前看清那是一根石頭柱子。
    我再次到了石頭柱子后面,這里應該是有一小段斷崖的,那洞口,就藏在這斷崖上的一片荊棘之下,非常的隱蔽。
    但是這時候,我看到的不是斷崖,而是一片雪原。山上的雪坍塌下來,把這里徹底掩埋了。
    我說:“入口就在這下面了,我們挖!”
    林耀祖說:“你確定?”
    我說:“我確定,胖子托夢給我了。”
    “托夢?托夢的事情你也相信?”
    我說:“我讓你挖你就挖好了。”
    林耀祖說:“我看你是瘋了。再說了,用什么挖?用手挖嗎?我們先回去拿工具才行。”
    我們兩個再次回去,拿了一把折疊鐵鍬,還有一個飯盆就回來了。林耀祖按照我說的位置,用鐵鍬挖,我用飯盆挖。我們在下面挖,上面不停地往下坍塌。林耀祖說:“這根本不行,挖不完的。”
    我說:“必須挖,林耀祖,人要是救出來,
    我就放你一馬。”
    林耀祖聽了之后笑了,說:“你怎么放我?”
    “我可以不送你去公安局。”我說。
    “我出去就打算去自首了。不需要你的憐憫。”
    說著,他再次挖了起來。
    我看了他一陣子,然后也低下頭開始挖了起來。挖了一陣子之后,林耀祖突然停下了,他抬著頭看著山頂說:“老陳,我們必須先撤離,山上的雪好像要堆下來。”
    我也抬頭看著,果然,我也感覺到了異樣。這是一種非常微妙的感覺。我說:“撤,撤。”
    我和林耀祖快速撤出來,剛撤出來,這山上就雪崩了,大量的雪滑落下來,順著我們挖的位子就沖了下去。大量的雪粉揚起,將我和林耀祖包裹其中。
    雪崩結束之后,再看我們挖的位子,又是一片雪原了。林耀祖看著我說:“老陳,還挖嗎?”
    我說:“挖,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