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房子穿越諸天 >040劍嘯鳴音
  空間的轉移似乎有所錯位。
  本是面向房小明的水鏡,此時卻變成了最底下的黑色通道。
  房小明看著那通道,眼神微暗。
  這種空間上的錯位,已經是對法則力量的利用,稍有不對,形成空間切割,那結果就……
  呱呱說它一直在變小……沒準這邊的空間穩固性也在不斷減弱……這恐怕才是最危險的地方。
  調整好心緒,房小明抬頭向上游去,也不知游了多長時間,他終于露出水面。
  在水面上轉了一個圈,四下看了看,卻看到周圍碧綠一片,全是巨大的荷葉。
  呱呱正躺在其中的一張碩大荷葉上,翹著二郎腿好不愜意。
  這些荷葉大得驚人,而且種類繁多,或圓潤或細長,但都顏色墨綠深沉,表面散發著瑩瑩的光澤。
  房小明游到類似王蓮荷葉的邊上,伸手摸了一下,卻是觸手冰涼,完全不像是在摸荷葉,更像是在摸冰塊。
  雖然涼了一點,但起碼比泡在水中要好上許多,房小明直接從水中一躍而出,跳到了荷葉上。
  這片王蓮荷葉十分巨大,像是個小平臺,房小明一人站在上面,竟然稍顯空曠。
  身上的水珠不斷的落下,迅速的就在荷葉上形成一顆顆宛若寶石的水珠,然后像是被吸收了一般,縮小消失。
  濕淋淋的房小明,根本還沒動用能力,身上的水珠就這么莫名其妙的被荷葉統統吸走了。
  他伸手看了看,干燥很,就像是被烘干了一樣。
  但終究還是不同的,一種刺骨的冰寒,隨著濕水的消散,開始主動的侵入房小明的體內。
  可還沒等這股冰寒成功侵入,一直攥在手心的發簪突兀的一熱,將那冰寒化為無形。
  房小明還沒有反應過來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就感到手中的發簪越來越燙,燙到他不能手握,不由一松。
  發簪向下掉落,可還沒有落到荷葉上,就無聲無息的懸浮而起。
  璀璨奪目的白光,從發簪上噴涌而出,刺得房小明雙眼,不由別過。
  “呱呱!”躺在荷葉上休恬的呱呱,不由大叫一聲,一下就跳到房小明的邊上,用萬分激動的眼神看著那璀璨的白光。
  房小明瞇著眼睛,順著聲音看了過去,一眼就看到距離他不遠的呱呱,心中不由覺得奇怪。
  這白光耀目的同時,還帶著一股直逼心頭的寒意,讓房小明僵在原地,無法移動。
  而呱呱似乎對白光的寒意視而不見,不僅不受白光寒意的影響,反而看見白光,像是看到了什么欣喜若狂的事情一樣,在邊上又唱又跳,激動的不行。
  又過了一會,白光漸漸變淡,不再那么刺眼,但那彌漫在周圍的寒意卻一丁點都沒有消失,反而有越來越重的趨勢。
  就在此時,呱呱一臉嚴肅的走到房小明的邊上,它甚至順手抽出了腰間的小劍。
  小劍對房小明來說十分迷你,但對呱呱而言卻大小剛好,在白光的照耀下,竟然也漸漸的發起光來。
  呱呱對著房小明微微鞠躬,“呱呱很感謝你,雖然丑人不好看,沒呱呱漂亮。”
  房小明一頭黑線,這個死蛤蟆的審美觀已經突破天際了好嗎!!有這么自戀的蛤蟆嗎?
  “所以呱呱將給丑人一個機會。”呱呱這么說著,用迷你小劍沖著那發簪散發的白光比劃了一下,下一秒,白光匯聚成光柱,直接照射向小劍。
  本來只是一把小巧而又可愛的小劍,但被光柱一照,卻見光就漲,只一會的功夫,小劍就變成了一把大劍。新網 手機端:https:/m.x81zw./ァ網
  對房小明來說,也算得上長劍的大劍!
  小劍變大的時候,呱呱就松開了手,待到變成大劍,已經懸浮在半空中。
  無數的細小字符在長劍上如瀑布一般刷過,房小明盯著那些看似毫無意義的字符,不由屏住呼吸。
  自學制器師的過程,實際就是了解這個世界的符文的過程,這是基礎中的基礎,無論房小明要不要冒充制器師,都得經過這個過程。
  有著魔力語言的房小明,對這個世界的符文解析異常的迅速,常人可能需要一輩子才能有所成就的符文學識,對于他而言毫無阻礙,只要他想,他就能學會,甚至能舉一反三,另辟蹊徑。
  也正是有著這樣的扎實基礎,所以長劍上閃過的字符,房小明能識得大半,便是有不懂的,在魔力語言以及通曉語言雙重作用下,其含義也能推個八[]九不離十。
  字符閃過的時間很短,但卻重復了三次。
  三次過后,字符不再出現,長劍的劍身微微震動,邊上的那發簪,像是受到無形力量的牽引,直接投向長劍。
  發簪與長劍相碰,似是沒有發出聲響,又似是大音希聲,讓房小明不由愣神。
  等房小明回過神來,卻發現簡單的制式長劍,此時竟然變了個模樣。
  劍身變得細長尖銳,劍柄也拉長了幾分,劍托微微收斂,有個彎曲弧度,并且在劍身的正中,劍脊之上多了四點印記,其中一點印記已經填上,是一抹熟悉的瑩白。
  圍繞這四點印記,密密麻麻的細小符文蔓延劍身,一絲絲亮銀色的光弧,在劍身上不斷跳躍閃現。
  也不知過了多久,長劍從空中落下,直接插在荷葉之上。
  密密麻麻的亮銀光弧,跳躍著蔓延到荷葉之上,便是邊上的湖水也開始蕩漾起波紋。
  荷葉似乎被光弧激活,生冷的生硬感頓時消失,深沉的墨綠漸漸變淺,一點淡淡的花香從周圍傳來。
  房小明向四周看去,那一朵朵的蓮花也不知在什么時候冒了出來,白的、紅的、紫的、粉的……當真是一個姹紫嫣紅,美麗而又高潔,散發著清冷的香氣。
  插在荷葉上的長劍微微震動,發出清脆悅耳的劍嘯之音。
  也就在荷葉變得嫩綠的同時,一點淺綠沿著劍身逆向而上,染綠了白色印記邊上的空白印記。
  一朵紫色的蓮花落下一瓣花瓣,直接飄落在劍身之上,一點淺紫的印記被點出。
  邊上的湖水蕩漾,一滴水珠被甩出,恰如其分的落在最后的印記之上,一抹淺藍。
  劍身上的四點印記全部點亮,長劍頓時沉寂下來,嘯音也隨之消失。
  房小明身形一震,無形禁錮頓時解開。
  ()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