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閃婚獨寵:總裁大人難招架 >第1527章失蹤

    阿黎看到洛云瑤臉上的表情,很快明白,她知道自己是誰了。
    “看樣子,你應該知道我是誰了,也該知道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
    她的手慢慢往自己的口袋里放,本想偷偷給米瀾打個電話,讓她知道自己這邊的情況,誰知道,米瀾好巧不巧在這個時候打了過來,云瑤心里一驚,就看見對方臉色陰沉了下來。
    她戴著帽子,云瑤只看著她上揚的嘴角,看著她沖自己過來,云瑤下意識轉身逃開,不料身后也出現了一個,正是何柔。
    “是你!”云瑤有些頭皮發麻,一個何柔她都很難對付,現在還冒出兩個,她該怎么辦?
    “看到我,很驚訝嗎?讓你驚訝的地方還在后頭。”何柔笑著朝她走了過去,前有狼后有虎,云瑤根本沒地方躲。幾乎沒有了還手的余地,不知道什么東西扎在了自己的身上,她仔細一看,是一根針。
    “這……”
    她剛將針頭拔出來,眼前的畫面已經漸漸變得模糊起來。她雙腿無力,眼看著要倒下去,只看見兩個人影在眼前晃蕩著,眨眼間,就徹底失去了知覺。
    米瀾坐在車里四處張望著,一邊給云瑤打電話過去,奇怪的是,她的手機一直沒有人接。她的車似乎堵到了后面要出來的車,她不得已將車靠路邊停下。看著外面淅淅瀝瀝下著雨,她也覺得奇怪,就算帶著孩子去買糖果,也該接自己的電話。
    該不會,這么一小會的功夫,她就出事了吧?
    她心里開始慌了起來,立即給唐易升打了電話:“易升,云瑤不見了。她跟我一起出來,在樓盤的售樓部現場,然后就不見了。”
    唐易升聽到她的慌張,安撫著她:“你先別著急,到底怎么回事?現在外面是在下雨,她會不會回去售樓部了?”
    “不會的,我和她說好了,我去開車,讓她買了糖果直接過來,誰知道,她一直沒來,我給她打電話,她也沒有接。”
    “糖果?那邊不是還在開發嗎?連商店都沒有,怎么會有賣糖果的地方?”唐易升一句話點醒了米瀾,她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是啊!這里連小商店都沒有,為什么會突然冒出一個小孩來?看著他穿著干凈整潔,當時她也沒多想。她怎么就忘了,這里沒有商場,一個小孩子,是不會跑到這里來的?
    云瑤的電話一直打不通,肯定是……
    “糟了!恐怕云瑤出事了,你快過來。”她說了地址,匆匆掛了電話,也顧不得外面下雨,到處找了起來。這地方空曠,旁邊就是樓盤區,地方很大,她一個人找起來太難了。
    她一邊打電話一邊找,第一時間告訴了霍彥辰。
    霍彥辰聽到米瀾突然說人不見了,整個人都懵了:“你冷靜一下,她不會自己到處跑的。這樣,你在那邊找,我現在就給云瑤打電話,也許是手機掉了。”霍彥辰沒敢往不好的地方想。
    沒人接,有可能是手機被人偷了,或者掉了,她有防身的能力,不會輕易出事的。
    他一邊安慰著自己,立即給云瑤打了電話過去,真的沒有人接聽。有了上次的教訓,霍彥辰第一時間打開了衛星定位系統尋找她的下落。送給她的首飾里都裝有這樣的芯片,這樣只是以防萬一。
    他一句話,韓銘立即將系統連上,只花費了幾分鐘的時間,就找到了確切位置。確定人還在盛世云廷的樓盤那邊就好。
    霍彥辰立即拿著鑰匙離開了,順便將定位發給了米瀾:“洛洛應該在那里,你快過去看看。”地圖上顯示,那里是一條死胡同,他擔心洛洛有危險,自己趕過去還需要一段時間,現在他只能讓米瀾先去看看情況。
    他帶著韓銘馬不停蹄往現場趕過去,霍彥辰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一路飛馳,連韓銘都嚇得臉色發白。
    千萬不要有事才好!
    米瀾一路小跑著,好不容易找到了定位的地方,果然看到云瑤的手機掉在了地上,還在響著,可她看不到云瑤的人。
    她的心里慌了起來,看著周圍空蕩蕩的樓盤,大聲喊了起來:“云瑤,你在哪?你快出來!你別嚇我。”云瑤是跟著她出來才出事的,萬一她有什么閃失,自己如何向霍彥辰交代?
    手機旁邊,好像是她身上取下來的首飾,項鏈,鉆戒,耳環,手表,手鐲,是她身上佩戴的東西,全部都被摘了下來,連衣服上的胸針也不例外。米瀾越看不明白了,到底發生了什么?
    那個小男孩,又到哪里去了?
    他們只是去買糖果,為什么一轉眼,人就不見了。
    她站在原地,一時間大腦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看著一地的東西,她感覺,云瑤十有八九是出事了。可這也不像是打劫,值錢的東西全都留在了這里,只是人不見了,這不是很奇怪嗎?
    霍彥辰比唐易升先一步過來,看著米瀾一臉狼狽站在雨里,不知所措,霍彥辰黑著臉,也不好再責備。
    “到底怎么回事?”
    米瀾將當時的情況說明,霍彥辰拿著云瑤的身上留下的東西,一言不發。聽完米瀾說的,看樣子,這是一場有預謀的挾持,身上的東西都留在這了,看來,對方很熟悉自己的習慣,甚至知道,自己在洛洛佩戴的東西里加了定位的芯片。
    對方的目的,是不想自己找到人。
    他想了想,能想得這么周全,又能將洛洛輕易帶走,整個計劃滴水不漏,能做到這些的,只有兩個人能做到。
    他神色一暗,可惡的是,這里沒有監控,他根本無法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憑借這些東西,想要立案是可以的,但是要有更足夠的證據才好。
    他環顧四周,看到了丟在角落的一根針管,他的臉色變得更難看了。
    “韓銘!”他示意韓銘將東西小心包起來,不知道這針管里頭是什么藥物,這是用在洛洛身上的嗎?
    “看起來,像麻醉針。”
    “馬上報警,保護好現場的一切,另外,把何柔住的地址發給我。再有,讓人去問周圍的人,有沒有看到可疑的人,拖著什么大件的東西,或者帶著人。”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