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絕色毒醫王妃 >第2280章別有用心
    ,!
    狼衛跟虎衛的作用,龍天昱簡單的給她解釋了一下。
    這是完完全全屬于他的勢力。
    沒有各方勢力的摻雜,甚至于他之前吞下可以暫時封鎖記憶的藥的時候,也完全放手,讓這股力量野蠻生長。
    不得不說,這是個冒險的舉動。
    如果失敗,頂多就是費了一些心血。
    但若是有人趁機奪權,那對于他來說,反而是危險。
    不過,他就是有這種豪賭的勇氣。
    現在來看,他顯然是最大的贏家。
    狼衛跟虎衛因為跟他無關,反而沒了束縛。
    這些年來,不管是世家亦或是各個勢力,就算是圣殿內,都有他們的人手。
    “那,我家也有么?”
    林夢雅挑了挑眉,突然來了一句直擊靈魂的拷問。
    龍天昱有些遲疑,才小心翼翼的說道“有是有的,不過他們也沒做什么。你若不喜歡,我現在就讓他們撤出去。”
    林夢雅“哼”了一聲。
    其實她也不是很生氣啦。
    只不過心里有些不平衡,畢竟自家的那些力量,也是她辛辛苦苦拉扯起來的。
    龍天昱這一次,卻十分福臨心至的明白了自家夫人不開心的點,立刻拍起了彩虹屁。
    “我的人也是好奇,只是他們進去之后,沒有一個能占據重要的位置。看來,還是夫人技高一籌。”
    她瞥了他一眼,心情立刻轉好了不少。
    算這家伙會說話,不然,她非得給他點教訓不可。
    這也是龍天昱恢復記憶后,第一次跟狼衛虎衛正式見面,只不過狼衛還有更多的一部分,撒在外面發揮自己的作用沒回來。
    總體來說,虎衛是負責傳達他的要求,直接歸于他領導。
    而狼衛,則是負責外面的各方維系,消息的專遞與執行等等。
    譬如這一次的泄露消息,狼衛就帶回了比圣殿密探們更加準確的消息。
    “我們的人已經發現了消息的來源,是從龍都內傳來的消息。只不過,并不是皇尊留下的人。”
    這消息,讓林夢雅頗為驚訝。
    皇尊與后尊盤踞龍都多年,可以說龍都,就是他們兩人的大本營。
    既如此,更加不應該有他們不可控的事情發生。
    而且消息已經經過了好幾手,來源并不可考。
    也就是說,很有可能消息不是從圣殿流出去的。
    那么――
    她跟龍天昱對視了一眼,在彼此的眼睛里,得到了印證。
    她看著龍天昱,低語道“這消息,很有可能是兇手透漏出去的!”
    龍天昱點點頭,面色凝重。
    “也就是說,后尊早就被人給盯上了。”
    尋根溯源,殺害后尊的兇手竟然就在龍都!
    這讓林夢雅,不由得更加疑惑。
    “可是,后尊死了,對誰會最有利?”
    皇尊么?不可能。
    后尊與他互相扶持這么久,手中不可能沒有拿捏他的籌碼。
    所以皇尊才在后尊死后,立刻威脅上了龍天昱。
    至于其他人,林夢雅轉了轉眼珠子,倒是有了些猜測。
    “會不會,是皇尊的那個情人?”
    后尊手段厲害。
    只不過是因為皇尊后來失去了生育能力,她才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若是讓她知道還有一個私生子的存在,能威脅到她的孩子,那她肯定會用盡手段,斬草除根。
    要是他們想要對后尊下手,那倒是極有可能。
    但后尊卻是絕對不會毫無防備的,更別提甘愿赴死。
    所以,這其中肯定還有什么,是他們所不知道的。
    那二十四人跟著他們一同回到了圣殿內。
    林夢雅本來還有些擔心,該如何不動聲色的將人融入進去。
    卻驚訝的發現,這些人早就找好了自己的位置。
    許多她之前都沒注意到的位置上,竟然早已經換成了他們自己人。
    現在,她才切身的體會到龍天昱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
    這些人是真真正正的無所不能,他們可以以一種完全不同的身份形象,融入到她想要讓她們融入的地方。
    這種事情對于她來說,絕對有著十分重要的作用。
    圣殿內,大家都在為這件事情而忙碌著。
    不過龍天昱卻強行將她送回了房間。
    “我真的沒有問題!”
    再說,有這么多事情堆積著,她就算是想睡也睡不踏實。
    但龍天昱的態度卻很強硬。
    他替她脫了外衣跟鞋子,將人按在了被窩里。
    “不行,你現在必須要好好休息。聽話,一切都由我來處理,你的事情還很多。”
    林夢雅只好勉強自己點點頭。
    在龍天昱離開沒多久,林夢雅就收到了父親傳來的消息。
    上一次為了保證龍天昱師父的安全,她讓父親跟哥哥也一路隨行保護,再加上昱的母親,一大家子人在路上也有了伴。
    只不過他們為了掩人耳目,一路上裝作游山玩水的富商,走的并不快。
    但是父親在路上聽說了一件事。
    林夢雅看著信上的內容,眉頭微微簇起。
    信上寫道,父親在經過一個小世家的領地之時,發現當地人對宮家尤其是對她相當的仇恨抵觸。
    知女莫若父,父親自然是不會相信,她會做出一些對不起大家伙的事情。
    可是那里的老百姓們一提到宮家,就恨得咬牙切齒,又不像是被輿論誤導蒙蔽的樣子。
    所以父親擔心她會受到什么傷害,這才急忙寫下一封信,讓人給她傳了過來。
    說實在的,父親提到的那個地方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系統內小藥也是無辜的攤了攤手。
    “我可以確定系統沒有故障,主人也沒有任何失憶或老年癡呆的前兆。”
    林夢雅都懶得去吐槽這小家伙的用詞。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
    梁家的事也好,還是這個小世家的事也好,她一點都不知情。
    俗話說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那這恨到底是為何憑空砸到了她的頭上。
    可惜梁靜死了。
    林夢雅搖了搖頭,感嘆道“我可真是冤枉,對了,讓你們去查梁靜,你們可有什么線索了?”
    采茹搖了搖頭。
    “我已經吩咐咱們所有的人出去查關于姓梁的人的消息,可是姓梁的人那么多,誰又知道是哪一個梁家人呢?”
    林夢雅知道這不是采茹他們無能推脫的借口。
    大楚的國土面積不小,人
    口眾多。
    又因為其勢力的分布特點,注定了各家各戶的消息都有一定的封閉性。
    雖然她有大商會與四泰學院,以及鎮龍堂的暗中支持。
    但是想要從這么多的世家之中,翻出一個被人害死的姓梁的家族,還真是難上加難。
    “我知道,這件事不亞于在大海撈針,你們先找,若是實在找不到,我們再想其他的辦法。”
    她想了想,將信又交給了采茹。
    “我父親在線上所提到的地址,你們最好也去看一看。”
    也許會找到那位梁小姐的消息。
    這幾日注定不是太平日子。
    就在龍天昱忙著排查,圣殿內外還有多少是他們無法掌握的人手的時候,壞消息再度傳來。
    皇尊遇刺。
    也幸好是之前龍天昱做了部署,讓他的人替換了皇尊手下的所有人。
    不然只怕皇尊不是會被毒死,就是會被人殺了。
    總之是有驚無險的才將此次危機按下。
    林夢雅聽完這個消息之后,也趕了過去。
    此時皇尊獨居的院落里,正橫七豎八的躺著十幾個人的尸首。
    皇尊就站在屋檐下,面色慘白。
    林夢雅看了對方一眼,心里卻覺得怪怪的。
    要知道,皇尊也算是大風大浪里闖過來的,還能有什么事把他給嚇住?
    只不過她只是看了一眼就走到了龍天昱的身邊。
    “人都死了?”
    他點點頭,面無表情的說道“一共死了十三個人,全部都是皇尊的心腹。”
    “哦?”
    這倒是讓林夢雅覺得不可思議。
    “難怪之前我們一直在排查,潛伏在圣殿當中的敵人到底是誰,總是查不出來,原來他們就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
    這一批人其實應該是最先就被人排查的。
    但誰又能想到他們所有人都背叛了皇尊。
    而且在行事之后,他們的手段狠辣利落。
    在發現行動失敗后,所有人全部都服毒自殺了。
    可她在檢查一番尸體后,卻說道“他們不是自殺,而是提前就吃下了一種毒藥。算一算日子,恰好是現在斷絕生機。”
    所以他們不是單純的刺客,而是死士。
    那毒藥服下之后只有三天的壽命。
    而他們在離開人世之前做的最后一個任務就是殺了皇尊。
    “好縝密的心思!”
    很辣的手段,她見的多了,但能如此果決的,倒也算是少見。
    對方的手段與處置梁靜知識如出一轍。
    不管成功還是失敗,所有的人證都是要被消除的。
    龍天昱瞇起眸子,若有所思地看向了皇尊。
    后者似乎還無法接受的樣子。
    龍天昱要走了過去,冷冷的問道“你是不是還有什么事情瞞著我?”
    皇尊一愣,隨后鐵青著臉色質問道“你不是說讓你的人保護我的安全嗎?那這些人是怎么回事,慕容曦我告訴你,如果我死了,你會更加麻煩!”
    “嘖,這可真是惡人先告狀!”
    林夢雅可看不上皇尊的裝傻充愣。
    只不過現在,他們還沒有什么證據能把他拆穿。
    不過她倒是有種感覺,皇尊也許知道想要是誰殺他。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