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老婆是花木蘭 >第975章裹挾流民
    隨著流民們進城,他們的目光四處亂掃,一個個餓極了的神情讓拒馬后面站崗的劉宋兵士們心里都發寒,一個個大為緊張,唯恐被這些餓極了的流民們撲上來啃光血肉。
    趙俊生、李寶、姜輝和偽裝成流民的龍衛軍將士們都眼睛四處亂看,他們在查看著周圍的防御部署。
    通過觀察,趙俊生發現,除了拒馬后面的劉宋兵之外,城墻上還有不少弓箭手正嚴陣以待。
    趙俊生低聲對李寶說:“待會兒一旦打起來,讓將士們先殺了拒馬后面的劉宋兵搶奪他們的盾牌,或用他們的尸體做掩護,然后殺上城墻!”
    “明白!”
    通道走到一半,姜輝扭頭看向趙俊生,趙俊生扭頭看了看左右,又看了看身后,發現大部分龍衛軍將士都已經進城了,于是對姜輝點頭,示意可以開始了。
    姜輝當即大吼一聲:“鄉親們,劍門關有糧食,跟我殺了這些守軍搶奪糧食,有糧食就能活著去川南了,殺啊——”
    “殺啊——”趙俊生等人紛紛把纏在兵器上布料拿掉,提著兵器就一腳踹倒拒馬向后面的劉宋兵們殺過去。
    “噗嗤”一個兵士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就被趙俊生一刀砍成兩半,他一連幾個快步,直接沖向附近的劉副將。
    “大膽!”劉副將大怒,提著長槍向趙俊生殺來。
    趙俊生揮刀把長槍劈開,一腳踢在對方胸口,劉副將被踢飛倒在地上,張口突出一口鮮血,還不等他爬起來,趙俊生就一刀捅進了他的胸口。
    “殺——”趙俊生大吼一聲,揮刀一連砍殺了好幾個沖過來的劉宋兵,周圍為之一空。
    “快,關閉城!放箭,放箭是射死他們!”城樓上的守將裴規擔心的事情終于還是發生了,他立即下達了命令。
    但此時為時已晚,城內殺起來之后,城門口的偽裝成流民們的龍衛軍就拿出兵器殺了站崗的兩隊劉宋兵,流民們一陣大亂。
    有龍衛軍軍官大喊:“鄉親們不要怕,只有殺了這些守軍我們才能得到劍門關的糧食,有了糧食我們才能活著前往川南找出路,跟我沖去進去啊,沖進去就能搶到糧食了!”
    流民們被鼓動起來了,剛才的殺戮帶來的恐懼很快消散,他們一個個跟著龍衛軍源源不斷的涌入劍門關內。
    此時趙俊生又快速揮刀劈開兩支射來的箭矢后,迅速撿起一面盾牌擋在身前,回頭對李寶大喊:“李寶,你帶第一幢肅清城內參與劉宋軍!第二、第三幢跟我殺上城墻,殺——”
    “殺——”數百龍衛軍跟著趙俊生涌向城墻樓梯,一些龍衛軍停下來打開包裹取出弓弩迅速蹲在地上向城墻上的劉宋弓箭手放箭。
    “嗖嗖嗖······”劉宋軍的弓箭手大意之下損失慘重,局勢很快就被龍衛軍弓箭手控制了,劉宋軍的弓箭手對龍衛軍的威脅也大大減小。
    趙俊生帶著大批人馬從到城墻樓梯口,迎面幾個劉宋兵端著長矛刺過來,他揮刀連續劈砍,劈開他們的長矛,然后沖入他們中間,一刀殺掉一個,很快就殺死四個人。
    “跟我沖!”趙俊生提著滴血的戰刀率先沖上了城墻樓梯,身后的龍衛軍本身就是一個個英勇善戰的戰士,此時又有皇帝親自帶隊廝殺,他們一個個悍不畏死,剽悍至極。
    一個個劉宋軍兵士從城墻上沖下來,趙俊生連續揮刀不停劈砍,一個個劉宋兵被砍翻,頭頂不停有箭矢射來,他舉著盾牌快步向上沖上去,硬生生殺出了一條血路沖到了城墻上。
    一躍登上城墻,視線為之一亮,但大量的劉宋兵涌過來。
    “都給我死開!”趙俊生揮舞著戰刀大吼一聲,一排刺來的長矛被他一刀全部斬斷,再一刀接一刀,不停有劉宋兵被砍倒下。
    身后的龍衛軍也沖了上來加入戰團,龍衛軍的士氣完全打起來了,受到突襲的劉宋兵一個個士氣大跌,心驚膽戰,不敢放肆拼殺,被趙俊生帶著龍衛軍殺得連連后退。
    不消片刻工夫,趙俊生就帶著龍衛軍殺到了城樓處,劍門關守將裴規提著一桿長槍帶人殺了過來。
    趙俊生提著刀沖上去,“當當當······”兩人瞬間交手六七個匯合,趙俊生的戰刀適合步戰,裴規的長槍受到了限制,被趙俊生近身之后被壓著打,毫無還手之力。
    “噗嗤噗嗤······”轉眼之間,趙俊生的狂風刀法在裴規身上制造了十幾處傷口,裴規被砍成了一個血人,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
    一刀血光閃過之后,裴規的頭顱被趙俊生斬了下來。
    裴規一死,劉宋兵就徹底亂了,失去了控制和組織之后,一個個成了無頭蒼蠅,很快被龍衛軍一一肅清。
    “報——”一個龍衛軍牙主跑過來向趙俊生報告:“將軍,城墻上的劉宋軍全部肅清了,沒有一個活口!”
    趙俊生抬起袖子擦了擦臉上的血跡,走到內側墻垛邊向下看去,城內的劉宋兵此時已經被龍衛軍和流民們聯手解決。
    趙俊生當即吩咐:“留下一個幢的人守在城墻上,弓箭手做好準備!其他人跟我下去穩定局面!”
    “是!”一個幢的兵士們留在城墻上。
    趙俊生帶著剩下一個幢的龍衛軍來到城墻下于李寶和姜輝、林敬輝等人匯合。
    “怎么樣?劉宋軍都肅清了嗎?”趙俊生問道。
    李寶喘著粗氣回答說:“都肅清了,南城門那邊的人也全部被我們干掉,現在末將已派人控制了南城門,沒有人逃出去!”
    “這就好!”
    趙俊生又看向林敬輝和姜輝問道:“有沒有找到劍門關的糧倉,里面有多少糧食?”
    林敬輝抱拳說:“找到了,但糧食不多,節約一點,每人每天兩碗稀粥,只夠這些流民們吃三天的!”
    趙俊生迅速拿出地圖看了看,抬頭看向姜輝問道:“三天時間可以抵達涪水關嗎?”
    姜輝說:“應該是可以的!”
    趙俊生當即說:“那好,你現在告訴所有流民,糧食不多,我們只有三天的糧食,每人每天兩碗稀粥,三天之內我們必須趕到涪水關,否則依然要餓肚子,我們只能在涪水關就食!”
    “是!”
    姜輝立即跑上城門樓,城內大部分都是龍衛軍,涌進來的只有少數流民,絕大部分流民還在城外。
    “諸位鄉親們,我們已經搶奪了劍門關的糧食,但是糧食只夠我們所有人吃三天的,三天的時間只夠我們走到涪水關,所以我們必須在糧食吃完之前抵達涪水關,然后再在涪水關內找糧食,現在諸位都不要擠,不要慌,都依次通過劍門關,大家在劍門關南邊停下來等待領取食物,我已經派人去南城墻外架起鍋灶,立時就能生火煮粥!”
    聽說所有人都有吃了的,城墻下的流民們都安靜了下來,按照秩序進城,也不再擁擠,很顯然姜輝發揮的作用相當之大。
    趙俊生的計劃就是裹挾這些流民一口氣殺到蜀中,然后從蜀中向四周擴散,但怎么能控制這些流民呢?希望、活路和糧食!
    趙俊生只留下少量兵力清理劉宋軍的尸體和兵器弓弩箭矢,大部分兵士們都被派去維持流民秩序,并且保護好從劍門關內搜出的糧食,這些糧食可都是這些流民們的救命糧食,絕對不能被流民們一窩蜂搶了,如此的話他的計劃就不能實現了。
    足足一個時辰,數萬流民才通過劍門關抵達南城墻外,密密麻麻人頭涌動,都在等待著熱粥煮熟,一百個手持利刃和弓箭的壯漢圍在一堆麻布袋裝的糧食周圍,對周圍的流民們嚴加戒備。
    姜輝走過來對流民們說:“諸位鄉親,這些糧食是劍門關內的所有糧食,都在這里了,我們要依靠這些糧食走到涪水關,我能保證每一個人每一頓能都喝到一碗粥,但如果大家哄搶,那么絕大多數人就沒得吃,就會餓死了,所有但凡想要來搶奪糧食的人,希望你們放棄這種想法,因為你們的做法會讓你們成為所有人的公敵,你們會犯眾怒,會被群毆致死!”
    對這堆糧食虎視眈眈的一些流民聽了這話都猶豫了一下,默默的轉身離開,等著放粥去了。
    隨著大火生氣,一口口大鍋里的米被煮得翻翻滾,粥的香味被煮出來了,四散開去,流民們都拿著陶碗聚攏過來。
    姜輝立即安排年輕力壯的流民維持秩序,然后讓所有的流民排隊領取食物,越是混亂,效率越低,越是有紀律、有組織,效率越高,這是經過實踐檢驗過的。
    “都不要擠,排隊、排隊,我保證你們每個人都能領到一碗粥,你們這么擠下去,很多人到明天都吃不到一口,太耽擱時間了,快快快,排隊!”
    姜輝帶著上百個年輕力壯的流民經過一通奴隸,終于讓所有的流民都排隊按照秩序領取食物。
    鍋的數量有限,連續煮了三批稀粥,總算讓所有人都喝上了一碗熱粥,有了這一碗熱粥,流民們的精氣神就不一樣了,這是救命的粥啊!
    這一碗粥讓姜輝的威信在流民直接拔高一大截,除了少數不滿他把持著糧食的流民,大部分人都開始擁戴他,直到現在為止,趙俊生才算真正控制了這些流民,接下來的事情就好做得多了。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