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楊小落的便宜奶爸 >第901章麻麻叫夏姨2/2
  準備落落的入園考試,楊言還是做了一些功課的,下午回家之后,他便在網上、論壇里搜羅出了一些題目,然后打印出來。
  而且,為了模擬出真實的考試環境(楊言自己設想的),晚飯過后,他還將飯廳收拾干凈,飯桌上所有餐具、碟子都整理放到廚房去,落落的寶寶餐椅也被他擺到了桌子對面!
  “落落坐這里!”楊言將還有些茫然的落落抱到寶寶餐椅上,認真地跟她說道,“到時候考試,會有老師帶你進教室,然后你要乖乖聽老師的話,老師叫你坐在哪里,你就坐在哪里,知道嗎?”
  夏瑜坐在了落落的對面,她正在翻著楊言答應下來的“試題”,一絲不茍的樣子,令落落感到了氣氛的嚴肅!
  小姑娘莫名地有了一些緊張,小嘴巴都微微抿著,眼巴巴地看著爸爸。爸爸的話,每個字她都能聽得明白……可是,她還弄不明白爸爸整段話講的是什么呀!
  考試,啥意思?
  稀里糊涂之間,落落只能似懂非懂地跟爸爸點了點小腦袋。
  “OK,我們現在開始考試,就是爸爸和媽媽會提一些問題,落落你就按照你知道的,如實回答即可!”楊言坐回到了夏瑜的身邊。
  他們兩個隔著桌子直面著落落,讓落落心里頭感到有些不踏實,她忍不住按著小桌板,身子在里頭不安分地扭了扭……想下來,不想跟爸爸和媽媽這樣玩……
  “要坐好!”夏瑜溫聲糾正了一下女兒“面試”時候的態度。
  不得不說,夏瑜平時在家里扮黑臉,她的威嚴還是樹立了起來,落落挺害怕媽媽的,她這么一說,落落就不敢隨便亂動了――頂多是抬一下小屁股,還得偷偷看一眼媽媽,確認媽媽沒留意自己才有動作。
  “第一個問題來了,落落,現在你假裝爸爸是陌生的老師,好嗎?爸爸要問你,寶寶你好啊,你能不能告訴老師,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幾歲了?”楊言笑瞇瞇地看著女兒,聲音很溫柔地詢問道。
  還是爸爸的聲音好聽!
  落落聽著爸爸的聲音,稍微放松了一些,而且,她覺得爸爸說得很有意思!
  爸爸是老師?
  “嘻嘻!”小姑娘忍不住咧開了小嘴巴,笑眼彎彎地看著爸爸。
  夏瑜微微皺了皺眉毛,她覺得落落這個考試的態度不行,一會兒動來動去的,一會兒又“嬉皮笑臉”,她要是做考官的話,一定給不合格!
  不過,夏瑜沒有再度出聲。她雖然要求比較嚴格,但也不至于暈了頭,忘記落落還是小孩子的這個事實。楊言說過,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的天真爛漫,對她要求太高,那就是揠苗助長!
  還是讓楊言來教吧……
  還好夏瑜沒有打斷,落落其實有注意到爸爸的問題,她只是跟爸爸甜甜一笑,接下來她還是想要在爸爸面前表現一下的!
  只見她可愛地歪了歪小腦袋,然后伸出了右手兩只小小的手指頭,奶聲奶氣地跟爸爸說道:“唔,落落,落落叫落落!落落,唔,兩歲了!”
  “回答得不錯,落落的反應很快哦!”楊言滿意地跟夏瑜對視一眼,似乎都在認同落落聰明伶俐的這個事實,然后他才豎起大拇指,笑道,“不過,以后要是別人問你的名字,只說落落這個還不夠,因為落落的全名是叫楊小落!落落你可以這么回答:我叫楊小落!”
  落落還是知道自己的全名的,只是剛才沒有想起來。所以,經過爸爸的提醒之后,她就跟著爸爸的話,聲音軟軟地重復了一遍:“窩,我是楊小落……”
  夏瑜看著,滿意地輕輕點頭,她看到落落逐漸變得認真起來了!
  “對了!”楊言輕輕地拍了拍手,接著說道,“我們看下一個問題:小朋友,你知道你爸爸和你媽媽的名字嗎?”
  爸爸和媽媽的名字?
  平時落落就叫粑粑跟麻麻而已呀!
  爸爸、媽媽究竟叫什么名字呢?
  落落似乎陷入了苦惱地思考中,楊言都看到女兒小臉蛋上漸漸變得焦急起來的神情。
  可能還是需要教一遍,她才會知道吧?
  楊言忘記了他以前有教過落落這些信息,等了一會兒,他就準備開口說話了。
  “粑粑,唔,粑粑叫,叫羊,楊言……”落落卻搶在他的前面,跟擠牙膏一樣,很困難地擠出了這一句回答。
  “哎,沒錯!那媽媽叫什么呢?”楊言驚喜地握住了拳頭,他決定再給落落多一點時間,看她能不能想起來。
  落落的聰明程度還是被低估了,她不像其他小朋友那樣,在兩三歲的年紀基本上忘性都很大,她的記憶卻很清晰!
  努力地想了一會兒,小姑娘居然就能夠找到了答案,就好像落落的名字叫楊小落一樣,爸爸跟媽媽也有他們的名字,平時別人都叫媽媽……
  “姨,嘻嘻,麻麻叫夏姨!”落落揚起了下巴,一臉高興的樣子,欣欣然地說道。
  她分辨不出瑜的發音跟她現在說的有什么區別,她不是叫霍嫣然姨姨嗎?現在,她覺得媽媽也是叫姨的,夏姨……
  “噗……”這次,夏瑜跟楊言一樣,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落落發音不標準倒沒有影響楊言跟夏瑜對她很高的評價,只是,這小姑娘把媽媽的名字叫成了這個,也是太有意思了!
  “落落說得也沒錯,但是稍微發音不是很準確,媽媽的名字應該叫,夏瑜,咿魚瑜!”楊言忍著笑,跟落落說道。
  落落有些無辜地眨了眨大眼睛,她努力地分辨了一會兒,終于學著爸爸卷嘴的樣子,卷著小嘴巴說對了:“魚?夏魚?”
  這回雖然是說對了,但落落對這兩個相近的發音還是缺少很清晰的分辨能力,她甚至還沒有太大的概念,下次能不能說對,還是個謎呢!
  ……
  其實,幼兒園的入園考試也沒有那么BT的要求――要求一個小朋友將父母的名字說出來,還要說得字正腔圓的?
  它們還不將難題調得這么高,又不是挑選播音員!
  詢問一個孩子能不能說出自己的名字、能不能說出父母的名字,目的不外乎是考察這個孩子的表達能力,以及她對一些基本“常識”的了解程度。
  只要她能說得出來,或者愿意表達,沒有那么自閉、內向,那就可以了,誰還會在意一個小朋友萌萌的小奶音說得標不標準呢?
  以后還是有機會教好的嘛!
  當然,面試中,落落可能會面對的問題還有更多,還有更加不走尋常路的考察方式,但經過這幾個問題的嘗試,楊言倒是對落落充滿了信心,這個小家伙這么機靈,肯定沒問題的!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